是雪儿昨天给你准备的礼物,不过现在主人成了我。我二姐说过,人生就像电视剧,开头看着是你,但结局不一定就能坚持到最后。”

    季非凡怔怔的看着皮夹里那张笑的灿烂的照片,身后那绿油油的稻田是上次他带她去的油菜花田,只不过此时已经换种了稻谷,唯一没变的是那个土丘。

    季非凡慢慢的站了起来,云鼎立马收好钱夹一脸戒备的看着他。

    季非凡敛了敛眼皮神情没了来之前的怒气冲冲,取而代之是一种落寞的恍惚:“你以为你就是那个结局。”

    云鼎没有说话眼里闪过一抹茫然,季非凡嗤笑了下转身往大门走去,就在他将要跨脚出去的时候,云鼎开口:“不管结局是不是我,我都会呆在她身边守护。”

    季非凡低垂了下眼眸,没有多余的话语抬脚离开。

    中午前后,顾雪儿低低的转醒,第一个反应便是在哪里,等到昨晚的记忆全部回来后,轻轻的哀嚎了一下,拉上被子一阵叹息。

    门外云鼎轻轻拧开门把,床上的顾雪儿动了一下,探出脑袋。

    “醒了?”云鼎眼眸含笑的走过去,态度自在的仿佛雪儿已经在他家里醒来无数次般。

    顾雪儿看着他眨了眨眼,略带些尴尬的点了点头:“那个,几点了?”

    “十一点多了,我来看过好几次,你都没醒。”云鼎道。

    顾雪儿略显羞赫,在移动视线的时候,不经意的看到云鼎淤青的脸颊:“你脸怎么了?不会是我弄的吧?”

    云鼎笑,伸手点了点她的额头:“你哪有那么大力气。”

    顾雪儿疑惑的看着他,云鼎迟疑了下决定还是坦诚相告:“早上,季非凡来了。”

    顾雪儿脸瞬间的呈呆滞状,嘴巴不自觉的张大。

    云鼎低头看了她一会开口:“要不要打电话给他?”

    顾雪儿慢慢的转头,盯着他的眼睛好一会才愣愣道:“你想我打电话?”

    云鼎摇头:“我以为你想。”

    顾雪儿呆呆的没有回答,垂下眼,双手紧紧的拽着被子,良久问:“他有说什么吗?”

    云鼎偏头想了下,还真想不出他说了什么实质的话,好像一上来就说相见雪儿,然后就打,再说见雪儿再打,最后呢……最后好像就走了……

    “……我给他看了你给我的钱夹,告诉他我二姐说的话,最后他走了。”云鼎把情况简单的重复了下,说实话他也不是很明白,季非凡这走是放下了还是没放下。

    顾雪儿听了后久久没有说话,云鼎在床头坐了一会,眼神微有些黯然起身:“我先去楼下让佣人给你烧点吃的。”

    顾雪儿无意识的嗯了下,在云鼎把门轻关上的时候,眼泪轻轻的溢了出来,虽然是自己先主动背叛了这段感情,可是当听到季非凡没有一点留恋的转身,顾雪儿还是觉得好心痛。为什么男人出轨了能理直气壮让女人原谅他的一时失足,可女人却连一次对话的机会都没有。

    这样也好,至少自己也不用每天担心自己和云鼎、程文龙的相处,会让他心里不愉快,也不用纠结他到底是因为好胜心还是真的喜欢自己才追求。虽然自己昨晚的决定草率,可是现在想来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人好像跨出了那道线,以前看的如生命重的东西,此时确如空气般那么轻。

    怪不得那个培训班老师说,现在玩*情游戏的人越来越多,因为真的比放下感情来相处来的轻松太多了。

    而关上了门的云鼎,此时没有像在屋里那般看的不在意,一向冷清的面部含着淡淡的忧心:“她是不是后悔了?”

    顾雪儿是在十几分钟后才洗漱完毕,看着镜子里那个肤如凝脂的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心里作用,为什么她觉得今天的自己仿佛少了份少女的清纯而多了份女性的柔媚?难道做、*真的能让一个女生蜕变成女人吗?

    略略不解的从浴室出来,从床头柜拿起手机按下开机键,几十秒后手机启动完毕,才划开页面,那嘀嘀嘀的短信一个接一个的发来,全是未接电话的通知。

    里面除了季非凡之前打过的几个,接下来便是顾青渣爸和安律师的。

    “糟了,竟然一点都不记得要给渣爸打个电话。”看着那近百条条从昨晚十点多打到早上十一点多的未接记录,顾雪儿觉得内疚的同时也预感到黑云罩顶的恐惧。

    呜呜呜呜,她忘了现在不是二十三岁的她,而是顶着未成年身份的学生啊。这样随意外住还不通知家长……悲催的……悲催的……

    忐忑的按下回拨键,没响两下就被对方火速的接了起来,一阵咆哮从电话里重重的传了出来:“死丫头,你给我去哪里了。“

    ☆、79

    “真不要我上去?”电梯口,云鼎不死心的问着。虽然这次上去可能会吃排头,但是这也是已正名分的好时候,云鼎难得死皮赖脸的从车里跟到地下电梯入口。

    顾雪儿瞪:“不要。”

    “有我在,你爸不会发你脾气。”因为脾气只会在他这里。

    “不要。”顾雪儿依旧简单两字,她才不傻,要是云鼎这会上去,一定会被渣爸痛骂什么的,然后云鼎再弄个什么我负责的,那她的人生不就成定局了,她之所以会借着酒疯其实真的只是想反抗一下,明明洁身自好,却还是被莫名其妙的安排着多了两个男人,成了名副其实的脚踏多船,弄的她本来坚持的东西都开始混乱。

    如果自己的这次事情又被用来安排她的人生,那她真的是想撞墙的冲动都有了。

    “回去吧,我会打电话给你的。”顾雪儿闷闷道。

    “真的?”云鼎一脸怀疑。

    顾雪儿无语,这什么表情,弄的她像吃干抹净拍屁股走人般,虽然她是有那么点意思了拉,略略心虚的点着头。

    “我打你电话。”忽然的云鼎开口。

    顾雪儿看他哦了一声。

    “不许不接。”

    顾雪儿嗯了一下。

    “要记住。”

    顾雪儿憋了下嘴,点头。

    云鼎继续张口,顾雪儿郁闷的抢在他面前开口:“知道了知道了,怎么比女人还啰嗦。”

    云鼎眼神哀怨。

    顾雪儿重重的呼了口气,然后踮起脚在他的唇上轻轻的碰了下:“可以了吧。”

    云鼎裂开嘴傻乐,然后在电梯门叮的打开时,按着顾雪儿重重的吻了一下,然后在她满脸通红的时候推她进电梯:“顶不住打我电话。”

    电梯里,顾雪儿看着紧闭的双门,扑哧一下的笑了出来:“云鼎也不是很无趣嘛。”笑完后,脸色又微微黯然,一声叹息从她口中溢出。

    电梯很快到了指定楼层,叮的一声,顾雪儿深呼吸准备好接受大训斥的场面。

    推开厚重的玻璃门,一身米色套装的秘书

章节目录

肉文女主想从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空白A12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空白A123并收藏肉文女主想从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