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起来亲切的问道:“你好,请问你找谁?”

    顾雪儿冲她点了下头开口:“你好我找……”

    话还没说完,就听总裁室传来砰的一声,然后就看的大门一开,渣爸黑着脸出来“秦秘书你去楼下看看……顾雪儿?”

    顾雪儿干巴巴的笑了笑,僵硬着:“呵呵……爸……”

    顾青伸出一只手拽住顾雪儿的胳膊,同时另一只伸手拧住她的耳朵:“呀,你这死丫头,你总算知道回来了,看我不好好收拾你……”

    “啊啊啊……疼疼……啊啊……”顾雪儿多少年没被这样拧过耳朵了,还是当着别人的面,羞愤的感觉比耳朵上的疼,让她更来的郁闷。

    秘书在一边看的傻眼,天,一向风度翩翩的总裁竟然还有这么粗暴的一面,而且他的女儿怎么能这么大啊,站起来都能和她称姐妹了,呜呜……她的豪门梦。

    “爸……疼……疼呃……妈,你怎么在这?”一进办公室,顾雪儿就看到一脸怒气双手环胸,全身上下散发着浓浓强势气场的安律师,正冷眼的盯着她。

    安律师沉声:“你说我为什么会在这?”

    这时候顾青也松开手,学着安律师的样子双手环胸,只是被安律师瞄了一眼后,略略尴尬的松开,走到办公桌前,按着平儿的样子,半倚着手拄在桌面看着顾雪儿:“你昨儿去干什么了?”

    按律师也接着开口:“为什么连个电话都不打给家人?”

    “就是,就算不回家住,也要打个电话给家里,你知道不知道昨天晚上我找了你大半宿,连派出所都去找过了。”顾青也是怒不可遏,同时也郁闷的不行,因为安律师说肯定是他带坏了雪儿,不然以前她从没这么不回家还不打电话的事情发生。他可真比窦娥还冤啊。

    顾雪儿面对着两位长辈的质问和字里行间透出的担忧,重重的鞠了个躬道歉:“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是我没做事没考虑周全,真对不起。”

    顾青说是当爸,可严格说起来跟孩子在一起的时间也就那么点,基本上还是习惯宠着女儿开心,这会又看顾雪儿如此真诚的认错道歉,那之前还嚷着好好收拾的心立马飞到九霄云外了。

    “知道错就好,以后可不能再这样,要知道……”

    安律师瞥了眼,无语的翻了下白眼开口打断顾青那无意义的话,言简意赅:“昨晚到底去哪了?”

    顾雪儿闻言轻咬了下唇,这是顾青也晴晴嗓子摆正脸色,就是,重点都还没说呢,不能这么快就消火。

    “就是,去干嘛了?”

    顾雪儿抬头看了看两人的脸色开口:“妈,我能单独和你说嘛?”

    顾青听了这话眼猛的一睁,一脸受伤的叫嚣:“哎……雪儿为什么……为什么要和你妈单独说,我……我也是很担心你的。”

    顾雪儿看着顾青一脸抱歉道:“爸,这事我只能和妈说。”

    顾青不满:“什么事情我不能听,到底什么事情我不能听。”

    安律师则细细的看了眼女儿,然后在顾雪儿刻意拿长发遮挡的脖颈间发现了一些可疑的红。眼瞬的眯了眯,上前一把拉住女儿的手:“跟我走。”

    顾雪儿抬头愣了下,然后点点头,抬脚跟着安律师往门口走出去。

    顾青呆了一下,才急急的反应过来,赶紧追过去:“凭什么要甩开我,凭什么……我也是监护……”

    砰的一声,安律师当着他的面重重的把门关上,声音清冷:“你就给我呆着,有什么事情我问清楚后会告诉你的。”

    门后,顾青张大嘴巴的,握拳挥了挥:“啊,这女人……就从没温柔过,你差点把我脸给夹了知道吗?”

    地下车库,安律师一言不发的往自己车走去,顾雪儿忐忑的跟在身后,前后的上了车,安律师也不发车,只是锁紧门窗打开空调,然后转身看着顾雪儿,伸手撩开她的头发沉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你昨晚到底去做什么了?”

    顾雪儿有些尴尬的缩了缩脖子,心里诧异安律师的眼尖:“妈,我……”

    安律师脸色阴沉:“被人强迫?”

    顾雪儿赶紧摇头:“不……不是……是、是我自愿的。”

    “到底怎么回事,对方是谁?”安律师的脸色稍缓和,但依旧阴沉。

    顾雪儿踌躇了下开口道:“妈,我可以告诉你对方是谁,也可以告诉为什么我昨晚会夜宿在外,但是,我希望你能心平气和的听我说,而且……我不想让对方负责。”

    “对方说不想负责。”安律师口气不好。

    “不是,是我不想。”顾雪儿摇头。

    安律师皱眉:“什么意思?就这样便宜了那小子?”

    “妈,为什么不想成是我睡了对方呢?”顾雪儿问。

    “什么?”安律师诧异。

    “大家在这种事情上总觉得好像是女孩子吃亏了,男的占便宜了。可如果是女的想玩*情游戏,而男的想认真经营感情,那这是女的亏了还是男的亏了?”

    “雪儿,你怎么会有这思想,这是该从你嘴里说出来的话吗?妈妈这些年难道都是这样教育你的吗?”安律师不敢置信的看着面前的女儿,忽然觉得一阵的陌生。“*情游戏?你懂什么*情游戏吗?那只是那些不想负责任的男人想出来的一个幌子,你怎么能有这么奇怪的念头。这种东西是你一个孩子能碰的吗?是谁,到底是谁,是你爸爸吗?是不是你爸爸影响了你?”

    顾雪儿焦急的解释:“不是,不是,妈,你先冷静,你先听我说完,我不是说以后我要游戏人间什么的,而是……而是不会把感情看的那么重,不会把女人的贞洁什么的想象的那么神圣。妈……就像你,你觉得你喜欢现在的生活,还是以前围着爸爸一个人转幸福?”

    安律师看着女儿,眼里有着浓浓得不谅解。

    顾雪儿轻咬了下唇:“妈,虽然你从来没有说过再婚什么,可是不能否认这些年你身边也有过几个男朋友。除去我的原因,妈妈真的没有别的原因而一直未婚吗?这别的原因里,有没有一点是妈妈不想再把自己束缚在一个男人身边的想法,不想因为一个男人,自己的生活重心全变成了他,也害怕重心全是他之后反而被对方清理出他的世界。”

    “你……”安律师脸上的怒气慢慢被疑惑取代,同时还带着一丝自责:“你是因为爸爸和妈妈的婚姻,而对未来失去希望吗?”

    顾雪儿摇摇头:“不是的,只是,只是现在社会上这种事情太多,多的让人对这种神圣的相濡以沫的*情产生了怀疑。我很害怕,我倾心相对的那个人最后会像当垃圾一样的对待我,恨不得扔而快之。所以,我想从现在开始杜绝,不是说就能保证以后丈夫不会变心,而是做到就算那个男人变心了,自己也不

章节目录

肉文女主想从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空白A12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空白A123并收藏肉文女主想从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