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懦弱的以为世界要崩塌。”

    “你说的要杜绝,就是用这种方式?”安律师依旧不能理解。

    顾雪儿继续摇头:“不是,昨晚的事情并不全是因为这个想法,昨晚是很多因素下才会有了那个事情。不过我并不后悔,虽然听起来很大逆不道,但是妈,昨晚的事情真的让我的想法改变了很多。不是只有很相*的男女才能上床,不是上床了就一定要死要活的在一起。而且……我还发现如果昨晚那个男人换成是我很*的男人,今天早上起来告诉我他不想负责,我一定会痛不欲身。可是今天早上我告诉那个男人平常心看待的时候,我竟然没有一点悲伤的感觉,那一刻我忽然觉得,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坏女人,真的很有可能比一个好女人来的幸福。妈,我想尝试做一个没有那么多规矩枷锁的坏女人。”

    安律师怔怔的看着脸上还透着一丝稚嫩气息的女儿,从那澄清的眼眸里却看出她对这想法的深思熟虑的坚定。

    顾雪儿口中的坏女人,严格说起来也不是坏,因为在社会上,这样的女人现在已经太多了,而现在的她算起来应该也是雪儿口中的坏女人。正如顾雪儿所说,她这些年没有再婚,除了为女儿考量的因素,最重要的还是她怕了,怕了把心放一个男人身上最后换来的结局是受伤。因此这些年她虽然交过几个男性,也和这些人发生关系,但每一段她都没有用上百分百的心,因此当那些男人被拒绝求婚黯然离开的时候,她都会带着一丝庆幸,看,幸好*的深的不是她,如此此时被拒绝的是她该是多么的糟糕。

    她曾经为自己能这样控制感情而骄傲过一段时间,因为总觉得能不用再受伤。可是现在当从女儿口中听到这个想法的时候,她竟然会有一种难过的感觉。因为只有怕受伤的女人,才不敢义无反顾的投进*情的怀抱,而雪儿才18岁,她就已经如此害怕婚姻,这难道不是她和顾青的错吗?

    安律师的自责顾雪儿不知道,如果知道她会更内疚,因为她会有这想法,跟安律师真的没有很直接的关系。她只是被像原主那种坏女人更幸福的理论给打击到了,加上努力了那么久好像除了过程更加糟糕,结果似乎根本没有变化。这一点似乎也在印证,她不如原主这个被她鄙视的坏女人。双重的打击下,又遇到季非凡的失约,就像最后一根稻草压垮了她的坚持般。因为原文里,这些男人真的是事事以原主为先,虽然小说和生活不能想必,但是有上面那个坏女人比较幸福的言论影响下,她才会借着酒劲向云鼎提这个事情。

    至于为什么对象是云鼎……好吧,其实虽然她想变坏,但还是有心里障碍的,一来云鼎之前就已经触碰过,一回生二回熟嘛,总要找老熟人。二来云鼎不是不能碰女人嘛,那肯定还是个处,一处加一处,谁也不用有吃亏了的感觉。其实三,也是她的一点私心,她不是傻瓜,当然能知道云鼎对她的感情,虽然程文龙也告白过,可她心里还是倾向相信云鼎,大概就是因为他以前没有的感情空白期,让她觉得放心。不是说坏女人才会懂得挑*自己的男人嘛,那她这个还没变坏的人也是会挑的。

    那一天顾雪儿和安律师在车里坐了好久,直到渣爸一连打了好几个电话,安律师才决定先把顾雪儿送回顾家,再回头和渣爸商量,这女儿的思想要不要给扳回来。

    回到顾家,顾雪儿以为会受到老太太的责骂,不想对方淡淡的瞄了她一眼啥话也没有,最后她才知道原来那天她没回来,渣爸和老太太用的理由就是回安律师那边住了。好吧,有时候父母离婚也是有点好处的。

    当晚顾雪儿在渣爸那意味不明眼神的审视下吃完晚饭,便急急的逃回屋。和安律师都是女人她可以畅谈一下这种私密的话题,和渣爸……天,饶了她吧。

    回到卧室,就看到了手机上显示两个未接电话,除了一个是云鼎打来的,另一个就是消失了好几天

    ☆、80

    吃过早饭,顾雪儿从佣人手里接过书包,老太太从楼上下来:“这个星期五之前把你要邀请的朋友名单给我,我好准备请帖。”

    顾雪儿抬头:“现在就要准备请帖了吗?”

    老太太回:“离你生日也只有半月不到,现在准备时间正好。”

    顾雪儿点头:“是,我会尽快整理名单。”

    “哦,还有,这个星期六我安排了一家影楼给你拍成人礼写真,到时你好好配合一下。”淡淡的,老太太的表情完全的一副公式化的模式,丝毫感受不到一丝作为长辈对晚辈成人的喜庆。

    浅浅的深呼吸了下,顾雪儿轻点了下头背上书包走出房门。

    坐上司机的车,行驶到交叉路口的时候,一辆牌照有些眼熟的车从对面开过来。

    对方朝着她的车按了按喇叭,车窗摇下来是大半月不见的程文龙。

    程文龙单手托在车窗对着坐在后座的顾雪儿道:“坐我车去吧。”

    顾雪儿倾身看了下点头:“那我先下车了。”

    司机转头应声,打开车门锁。

    顾雪儿下了车,走到程文龙车旁,拉开车门弯身坐进副驾驶座。

    还没等她疑惑发问,一个首饰盒递到了她面前。

    顾雪儿疑惑的接过没有打开问道:“什么东西?”

    程文龙笑:“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顾雪儿纠结了下道:“不会是戒指吧?”

    程文龙看了下后车镜,慢慢的调转车头回:“你希望是戒指。”

    “不希望。”顾雪儿毫不犹豫的摇头:“压力太大,呵呵。”

    程文龙看了眼顾雪儿慢慢打开首饰盒,没有接话。

    盒子里是一条项链,链子没有很大的特别,就是纯素的24k铂金,吊坠却是用少见的粉钻切割成一个大拇指指甲盖的苹果造型,顶上镶嵌着祖母绿的翡翠叶子。这个造型看着没什么很大的惊喜,可这两个用料的价值却能让人瞠目结舌。

    顾雪儿虽然对珠宝不是很精通,可是在老太太的课程的安排下,对于这些名媛基本所要知道的各类品牌价值、珠宝首饰的判别还是有一定的了解。

    彩钻历来比白钻价格高,而且这块顾雪儿不需要拿那个什么专门看八箭八心的仪,也能知道这块钻石肯定工艺完美,放在手心转动的时候,透过车窗的阳光照射在钻面上,真有一种大放异彩的效果,而且这颗钻石的个头起码在五克拉以上,加上那片翡翠叶子,瞧着小小的一片,可这水头和颜色绝对是极品。

    虽然对于这个粉钻颜色级别顾雪儿不是很懂,但是老太太给她的一份资料里她看过,因为粉钻的个头都不会很大,曾有一块3.5克拉的玫瑰色粉钻曾售价高达几百万美元,也就是说她手中的这条项链的

章节目录

肉文女主想从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空白A12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空白A123并收藏肉文女主想从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