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格绝对超半亿。

    “我的天……”不由的,顾雪儿惊呼出来,本来还有些漫不经心的心立马的变得紧张起来。双手急急的改拿为托,递回到程文龙面前:“快收好,这东西也太贵重了。”大半个亿啊,那是什么概念,虽然在顾家的生活档次比她以前远远的高了不知道要多少,可这么贵重的东西,说实话她现在还真的没接触道。房间的首饰都是最近在市面上一些珠宝店里买的,虽不便宜但不是属于那种珍藏,更不会像这条看着像饰品店里那些卡哇伊的玻璃造型项链,可价值却吓的跌破人的下巴。

    “就是因为贵重才送,这可是我给你精心准备的十八岁成人礼,从选料到加工就用了一个多月,本来三天前我就该回来,然后临时接到委托加工这条项链设计师打来的电话,说项链已经完工,我特意从新加坡绕去美国拿回来,为的就是让你第一时间看到,不收下是不是太不给面子了,也太伤我这份心了。”

    顾雪儿诧异:“这是特意为了我而定制的?“

    程文龙笑:“不然你以为这种粉钻会被用来做成这么卡通的造型吗?”

    顾雪儿一时间五味杂成,至从那次她接到程文龙电话回打过去后,这大半月两人就一直没有联系,还以为程文龙终于发现她对他来说只是一时新鲜,热度过去了也就慢慢冷却了。还想着等程文龙回来,就跟他说她已经和云鼎发生关系,所以不用再这样维持三人行的关系了。

    不成想他竟然会为了她的成人礼礼物如此的大费周章,而且还这么早就开始准备。这一刻忽然觉得自己要是告诉他,她已经和云鼎那个了是不是有些不地道。不过……这种事情也是瞒不了的,虽然并不是未来就确定和云鼎,但是如果能通过这么一件事情,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给化为零,给自己一个清净的事情,也不失为一个办法中的办法。

    合上盖子,默默的首饰盒又推回去,低着头,顾雪儿一脸的歉疚:“这个,我真不能收。”

    程文龙不解的看着她:“不要跟我说贵重什么的,我觉得作为你男人送你一件体面的礼物,还在这么重要的时刻,并不是一件突兀的事情。”

    顾雪儿看着他,咬了咬唇,踌躇了下:“我……我和云鼎%$$%了。”语速又快又轻,加上那两字因尴尬特意的含糊了下,程文龙竖着耳朵也没听清什么意思。

    “你在说什么?”

    顾雪儿一阵纠结,把首饰盒放在驾驶台面上,低垂的看着自己的膝盖,深呼吸了下:“做了。”

    “什么做了?”程文龙更不解。

    顾雪儿闭了闭眼,一副豁出去了的神情,转头看着程文龙一字一句道:“我和云鼎上??——床了。”

    “叽——”的一声,车胎和地面用力的摩擦着,顾雪儿顾不得自己惯性往前冲,急急的伸手接住要滑落下来的首饰盒,天,这可是大半亿的钱啊,要是哪跌坏了还不得心疼死啊。

    “你说什么,再说一次。”车猛的靠边在树旁停下,程文龙一脸震惊的看着顾雪儿,眼里满是不敢置信。

    这么一折腾,本来鼓起的用力立马跟泄了气的球一样,顾雪儿脸色尴尬的僵笑了下:“就……就是你刚才听到的那样。”

    程文龙双手按住顾雪儿的肩,迫使她正面朝着他,面色由震惊到布满怒气:“什么时候的事情?怎么发生?是不是那小子强迫你的,是不是?”

    顾雪儿虽然有些忐忑,但还是摇了摇头:“不是,不是,是……是我先提的。”

    “什么?”这话比之前的消息更让程文龙惊讶:“你提的?真是你提的?”

    顾雪儿怯怯的点头:“是……是我提……”

    “为什么,为什么。”程文龙火大的打断顾雪儿的话,怒不可遏道:“那家伙做了什么,竟然让你主动提这个,到底做了什么?”

    顾雪儿在程文龙的怒视中慢慢的低下头,脸上有些凄凄感:“没有做什么,什么也没有做,只是……只是我想找个人跟我上床而已。”

    “什么?”这已经是短短时间内,程文龙三次惊诧了。他怎么觉得他出去不是大半月,而是大半年,怎么会有这么不可思议的话从顾雪儿嘴里说出来。

    “为什么……为什么都这么惊讶,现在这社会不是很正常吗?”呐呐的,顾雪儿道。

    “社会是正常,可是对你就不正常,你……你之前不是……”不是很保守这话,程文龙这会真不知道还合不合适说。

    “是,之前是,但现在不是,至少……不完全是。”垂了垂头,顾雪儿自己都带着一些迷茫。

    “是不是在我离开这半月发生了什么?”程文龙皱眉,他还是不相信,顾雪儿会无缘无故的变了种想法。

    顾雪儿轻轻摇摇头,看向他:“没有,什么都没发生,只是我自己不想再做那种什么都循规蹈矩的女孩子而已。所以,谢谢你为我的礼物费了这么大的心,但是……恐怕让你失望了,我配不上这份承载了你这么多心思的礼物。”

    一时间车厢内谁也没有说话,沉默的气氛迅速的蔓延在两人之间。

    顾雪儿抿着唇,转头看向车窗外面,如果换成原主她在做这事情说这话,想必不会有人如此惊讶。而换成她,却要承受如此多异样的眼神,不过比起以后将来定型为好女人好妻子再来出格,受到更多的大众舆论和异样眼神,顾雪儿忽然觉得现在这一点点,其实也没什么了。

    原来人在开始跨出一步后,之后的二步三步走出去,也不是那么的困难了。瞧,以前她还为别人误解她而气的心肝肺疼,现在却觉得没什么大不了,哎……真是世事难料,没想到自己也有这么看的开的一天。

    车缓缓的重新上路,这一次谁也没有再开口说话,到了校门,顾雪儿主动开口:“就到这吧,我自己过去就行,麻烦了。”

    淡淡的,程文龙踩住刹车转身看着顾雪儿,在她起身的时候,忽然伸手拉住她的手臂。

    顾雪儿不解的转过头,程文龙从驾驶台上拿起那盒首饰递过去:“不管怎样,这都是为你而打制的,也只有你才能佩戴。”

    顾雪儿没有动,程文龙径自拉开的她的书包放进去:“先去上课吧,别的我们再找时间。”

    愣愣的被推出车,顾雪儿握着书包带,整个人呆滞的看着慢慢驶入校园的车子。

    车内程文龙一直从后视镜里看着站在校门旁的顾雪儿,心中百味杂成。今天的言论,顾雪儿确实打破了她一贯在他心里的形象,也让他有一瞬间感觉崩塌。不可否认他喜欢顾雪儿,确实是因为她对感觉的纯和真。因为从小在国外,看的最多的是男女之间的快餐感情和性、生活。回到国内,因自身的条件黏上来的开放女人也多,圈子里也大

章节目录

肉文女主想从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空白A12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空白A123并收藏肉文女主想从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