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是豪放不羁的作风。像顾雪儿这种家庭背景都相当,自身感情又单纯,尤其对*情那种坚持让他确实有很不一样的感觉。让他觉得被这样的女孩*上会很幸福,因为会是一辈子的坚守,就像那次她明明瘦弱却依旧陪在自己身边战斗一样。

    这也是为什么他明知道顾雪儿有喜欢的人,同时还有云鼎这种借机插入的家伙存在,还坚持要和顾雪儿遵守那约定,因为他一直觉得就算表面上看着是雪儿脚踏多只船,可她的内心一定是干净的,而他也期待着这样干净的女孩,最后会成为他的女人。

    可现在……似乎这种干净消失了……

    静静的程文龙再次看了看那身影,眼神带着一抹失望又透着一些迷茫,失望那种美好没有了,迷茫自己为何心中还有留恋。

    ☆、81

    顾雪儿如常的上课下课,期间还拟着邀请的名单,之江高中那边几个曾还谈得来的女同学是要请的,k大这边,同学的背景几乎都盘根交错的,有些就算和她不是很有交情,但是冲着人家的背景,这帖子还是得发的。

    这七七八八的加起来,顾雪儿发现她这没啥交际圈的人,竟然邀请的人数高达三十多位,好吧,这年头应酬啥的得从小培养。

    拟完这些名单后,剩下的就是比较纠结的两个,程文龙和云鼎不用说都在单子里,只是本来安排的开场舞是和程文龙跳的,只是现在……

    如果程文龙不去,那肯定是安排自己和云鼎跳了,而且凭着云鼎两个姐姐的性子,肯定趁机和记者媒体渲染他们的婚事。

    哀嚎了下,顾雪儿忽然觉得早上要是什么都不说直到生日会后开口,是不是就没现在的问题了。

    不过……想到这顾雪儿摇了摇头,就算自己不说,等云鼎和程文龙碰面,云鼎也会开口的,这两家伙巴不得对方先下去。

    李博文要发个帖子,不发给他按照他的性格,肯定会不请自来,还会当面数落她。

    王亚秋也得发一个,这家伙虽然各种自私懒散,不过也帮助她不少,理应要请。

    现在还有个纠结的就是季非凡了,到底要不要请。发邀请函吧,现在他们算是分手了吧,这发过去怎么都觉得别扭。不发邀请函吧,好歹认识一场,自家妈妈和他家还是关系不错的,被大人知道没邀请会觉得自己失礼。

    哎,真是烦。咬着笔杆,顾雪儿眉头紧皱。

    “雪儿,雪儿,不好了,不好了、出大事了,出大事了。”一阵风风火火的喊声,郭青青急匆匆的从教室外跑了进来。

    正和苏涵埋头看新一期娱乐八卦的邵安琪忙抬起头,好奇问道:“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情。”

    顾雪儿也不解看着郭青青:“怎么了,什么不好了。”

    郭青青大口的喘着气,不停的拍着胸口,断断续续道:“刚才……刚才老师让我去大学部的学生会……拿拿东西,然后……然后……”

    邵安琪不满的挥手打断:“天啊,急死了,你先喘口气再说,听的我心脏一阵阵的缩。”

    郭青青郁闷的瞪了她一眼,一手拄着桌子,一手用力的拍着胸口,喘了好一会才有些缓过气道:“程文龙和云鼎打架了,程文龙的手断了。”

    “什么,手断了?”猛的站了起来,顾雪儿一脸震惊的喊道。

    同一时间身边几个听到这消息的也都一脸的惊诧。

    “是不是真的,青青,你可别乱说。”邵安琪看了眼脸色发白的顾雪儿,伸手扯了扯还微微喘气的郭青青。

    郭青青摸了摸耳垂道:“那个……我也是听来的,我从学生会出来就看的有一帮人围着,好奇过去,听到他们说手断了了什么的。”

    话才落下,顾雪儿就从书桌里拿出手机,低头快速的按了几个键,只是在响了近一分钟都无人接听。

    “青青,有听到程文龙现在去哪了吗?”

    郭青青想了下道:“应该去医院里吧,好像是同学送去的,要不我陪你去他班级问问?”

    “不用了,我自己过去,麻烦你们帮我请个假。”说完顾雪儿拿出手包就急急的奔出了教室。

    邵安琪看着顾雪儿的背影很是感慨;“哎,红颜祸水啊。”

    苏涵听了,看着郭青青不解道:“那个云鼎没有受伤吗?程文龙好像也蛮能打的。”

    “这个……我不知道,反正就听到说程文龙手断了。”郭青青眨了眨眼,一脸无辜。

    学校的废旧仓库里,云鼎脱下短袖衬衫,有些困难的想单手把衬衫给绑道,左臂上那一条略有些狰狞的口子,这是在和程文龙打架中被对方拿打折的桌腿给划伤的,虽然不深,但口子大,流出的血还是有些吓人得多。

    顾雪儿是以百米跑的速度从高中部跑到大学部,本来以为找起来会很费时间,可不想一路走来不时听到走廊上的学生在谈论这打架的事情。也不用她问什么,那些高谈阔论的声音里就有了她想要的答案。

    “打扰一下,请问你们刚才说的废仓库是在哪个方向?”

    几个正说的兴起的学长听到问话后也不看清问的人是谁,伸手对着一个方向胡乱的指了一下:“那边,转弯过去,看到一排铁皮屋顶的就是。”说完又和其他几个继续着刚才的话题。

    顾雪儿听了道了声谢后,又拔腿跑过去,来大学部的路上听到几个人说似乎云鼎还在那仓库里没出来,她想过去看看,虽然担心程文龙,但是云鼎一直没出来是不是说明有更多的危险的。

    仓库的房门是厚重的铁皮,顾雪儿伸手推了推竟然纹丝不动。

    急急的跺了下脚,顾雪儿伸手在门上乒哩啪拉的拍了起来:“云鼎,云鼎,你在里面吗?在里面吗?云鼎、云鼎……”

    拍啦了数十下,然后一阵刺耳的轰轰声,厚重的铁门慢慢的从里往外被推开。

    顾雪儿往旁边退了几步,抬头盯着从铁皮门后面□着上身的云鼎,眼猛的瞪大。

    急急的走过去,伸手探向那只被衬衫胡乱绑着的左臂,浅灰色的布料上明显能看到暗色的血迹:“你也受伤了?严重吗?怎么这么多血。”

    云鼎伸手握住那只想要解开查看的手,轻轻笑:“没什么,就是看着有些吓人,你别看,免得晚上做恶梦。”

    顾雪儿反手握住他的手心:“我陪你去医院吧。”

    云鼎点点头,但没有抬脚走动:“你知道他手断了吧。”

    顾雪儿转了下眼珠请点了下头,没有说话。

    “你不去看他?”云鼎问。

    顾雪儿抬头看他:“你希望我去啊。”

    云鼎回视:“不希望,不过我想你听到消息,应该是想去找他的。”

    顾雪儿略带无奈的笑了下,伸手拉着他那只没有受伤的手:“是,本来是,可是现在你也受伤

章节目录

肉文女主想从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空白A12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空白A123并收藏肉文女主想从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