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不是吗,再说他现在应该有人陪在那了,迟点去看也一样的。走吧,你这血流的有些吓人,要是失血多昏倒,我可扶不动。”

    云鼎看着她忽然低头在她的额头轻轻的触碰了下:“真怕你真把我丢下去看他。”

    顾雪儿愣了下,忽的轻笑开来,有些恶作剧般的伸手在他的伤口轻轻的戳了一下:“混蛋,你现在都会耍心机了。”

    云鼎看着她眼里是藏不住的幸福。

    顾雪儿和他并肩走出校园,一路上引来了不少的打量的眼神和窃窃私语的议论声,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虱子多了不痒,此时的顾雪儿对这些外在的舆论竟然多了几分抗压性了。

    从出租车上到云鼎包扎完毕,两人也不知道是默契还是回避,竟然谁都没有提起这次打架的原因,不过顾雪儿也隐隐知道肯定是自己的因素。

    走出急诊大门,顾雪儿看着云鼎:“那个……程文龙回短信了,他也在这医院。”

    “我在这里等你。”云鼎没有啰嗦的直接道。

    顾雪儿抿了下唇迟疑道:“你先回去吧,我也不知道要呆多久。”

    云鼎没有说话,静静的看了看她,好一会才伸手拉她进自己的怀里:“别有负担,这和你没关系。”

    顾雪儿轻嗯了下,但心里那种沉沉的感觉依旧没有消去多少。

    挥别云鼎后,顾雪儿重重的深呼吸了下,抬脚往骨科住院部走去。

    七楼的病房内,金倩像个小女人般的忙进忙出,真没想到她竟然还有机会陪在程文龙身边,这实在是一个机会。

    “金倩,刚才麻烦你了,等下看护就过来了,你先回学校吧。”程文龙右手打着厚厚的石膏,用绷带挂在肩头,左手插着针头挂着点滴,脸上还贴着一块四方的纱布,整个形象和平儿的英俊稳健天差地别。

    金倩放下清洗好的小番茄,从纸巾盒里抽出一张,一个一个的从盆中拿起,擦干放进一边的塑料碗里。

    “看护是看护,我是我,看护就算再细心也比不上自己人照料来的好。“金倩坐在床边的板凳上,一点都不脸红的把她归为自己人一类。

    程文龙眼皮淡淡的敛了下,正要说话床头柜的手机响了起来。

    金倩忙笑着站起来,把盆往凳子上一放就去接。至从刚才程文龙手打上点滴后,只要来电话基本都是她给接的她给回的,除非是一些比较重要,她拿着电话程文龙说。像刚才那顾雪儿发来的信息,程文龙看都没让她看,自己点着手指头给回的。

    哼,在心里轻轻的哼了一声,金倩伸手拿起电话,上面的名字让她眼闪了下。

    “谁打来的。”程文龙问。

    金倩忙笑了下,伸手把电话递过去:“是伯母,我帮你拿吧?”

    “好,麻烦了。”程文龙点了下头,微微侧着头。金倩按下通话键,把手机放到他的耳边,身子轻轻的挨过去,从门外往里面看,两人的姿势看着无比的暧昧。

    “你好,请问703在哪个方向。”顾雪儿步出楼梯,对着走廊上推车而走的护士礼貌的询问。

    护士抬头回了个笑,伸手对着身后的方向指了一下:“从这直走,里面左边第二间就是。”

    “谢谢。”顾雪儿道谢后,抬脚往那边走去,等看到那703的房号后抬手轻敲了下,伸手拧开门把,头微微的探了进去,里面是一个拥有客厅的vip病房,需要穿过客厅才能看到病人。

    顾雪儿有些疑惑怎么都没人走动,抬脚轻轻的走了过去,临近病床门口的时候,里面的那一幕彻底让她呆立在那。

    床上一身短裙的金倩背对着门口跪在程文龙的双腿间,低着头双手不住的在他的胸口抚动着。

    ☆、82

    顾雪儿惊呼一声,忙双手掩面急急的背过身。床上的两个人猛的同时转头,惊讶后一个尴尬一个面露喜色。

    程文龙眼里闪过一声恼怒,低头呵斥:“你到底好了没有。”

    金倩轻咬了下牙齿,垂敛的眼皮下是浓浓的忿恨,只要这个女人出现就没啥好事。本来她还以为能趁着这个机会让程文龙对自己重新燃起兴趣,却不想这个扫把星出现的还真是时候。

    原来在刚才打电话的时候,程文龙的点滴到了瓶底,她一手拿着电话,一手倾过身去关那个流量大小的按钮,回转身子的时候,一缕卷发缠在了他的衬衫纽扣上。

    本来这是稍微扯一扯就能分离开的事情,但是为了能和程文龙多点亲近机会,看似在解开实质却是把头发都缠绕了几圈,等到护士换好新点滴离开的时候,凭着程文龙双手的不方便,用侧着身子不好解开的借口脱鞋上床。

    其实有时候男人也是种奇怪的动物,当他的身体和某个男人有过接触的时候,就算分手但在某种意义上,并不会很排斥彼此一些比寻常人稍微亲近一点的举动。这也有了顾雪儿在门口看到的暧昧借口。

    本来弄了四五分钟都没有解开的头发,在顾雪儿出现后,不到几十秒就已经完好无损的脱离那颗肇事纽扣,连一丝头发丝都没落下。

    程文龙眼沉沉的看了眼金倩,对于这个状况久经情场的他又怎么会看不明白金倩的心思,不满的哼了下冷道:“下去,这里不需要你了.”

    金倩脸色难堪的下床穿鞋,讪讪道:“那我明天来看你。”

    “不用。”程文龙眼皮没抬的应道,转头看着立在门口不知道该进还是该退的顾雪儿,神态自然的解释:“刚才她给我关点滴的时候,头发缠在了我衬衫纽扣上。”

    顾雪儿僵着脸笑了笑,抬脚往房里小小的迈了一步,这是从那次落水事件后,她第一次和金倩再次见面。

    上次渣爸去学校处理这个事情的时候,她原本是要一起去校长室的,不过后来渣爸查了下金倩的背景,让她如常上下学不用操心这个时候,言词间充满了对金倩家庭背影的不屑神色。

    本来她还是有些好奇的,不过渣爸没跟她透露,只说上不了台面以后尽量避着一些,免得沾染了什么不好的名声。

    金倩佯作微笑的用手梳理了下头发,从一边拿起挎包抬脚走向门口,经过顾雪儿的时候眼神忿忿的直射过去。

    顾雪儿一阵无语,翻了个白眼撇嘴看着她,瞪个毛啊,现在程文龙是我名义上的男人,我还没瞪你,你反而来瞪我,脑子有病是吧。

    心里这样想着,眼神里也不由的透了出来,金倩张了张嘴,整个胸口气闷的堵在那。

    “你别太得意,总有一天会有人收拾你的。”低低的,金倩威胁道。

    顾雪儿无奈的抽了下嘴角:“那你每天祈祷那人快出现吧,不然我怕你没时间亲眼看到。”

    金倩咬着唇,因太过气愤而唇微微颤了颤,冷哼一声握紧包带重重的快叫

章节目录

肉文女主想从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空白A12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空白A123并收藏肉文女主想从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