绪不定,只纠结要不要去,根本没注意酒店地址是在什么地方,这会听母亲一说,才知道原来她和他都走的这么近了。什么想复合,我呸,人家现在日子过的蜜里调油的,就自己这一个傻瓜在这自作多情。

    行,顾雪儿你既然这么放的开,我季非凡有什么放不开的,没你的十八年,我还不是照样过的潇洒,谁没谁不行啊。

    利落的那张带着淡淡香味的请帖,被季非凡准确的扔入了垃圾桶。

    “少爷,少爷你这石膏真不能拆啊。”医院里,司机苦口婆心的劝道。

    李博文一脸不爽的瞪着他:“不拆,难不成要我拄着拐杖去明天的宴会啊。”

    司机脸色讪讪:“少爷,可你这拆了万一脚碰到什么的,骨头又裂开那不是……”

    “裂个毛,我这伤都一个多月了怎么也都愈合了,哪那么脆弱碰一碰就裂开,走走走,别挡着。”李博文一脸不耐烦的推开他,拄着拐杖一拐一拐的往门诊去。

    司机跟在他身后一脸苦恼,这家里没长辈就是不行,他们这些拿工资的再怎么提醒也不能太越规,摇头叹了叹气,无奈的跟着进了门诊。

    大半小时后,李博文一脸轻松走了出来,尼玛,这脚上没那重重的石膏,走路都感觉轻飘了。

    司机在后头看的一身的心惊胆战不停的喊着:“少爷慢点慢点,医生说了你这骨头还得小心护着,不能太剧烈。”

    李博文冲着天空翻了翻白眼,心里对这不停唠叨的司机无语到不行了:“行了行了,知道了知道了,你先回家吧。”

    司机闻言睁了下眼:“少爷还要去什么地方?”

    李博文呵呵两声:“我有私事要办,你先回去吧。”

    司机摇头,他可不敢放这孩子一人走,谁知道回来时会不会又哪受伤了,那次李博文出了车祸,老爷从西北那边回来可把他给骂了好久,说他拿钱不办事什么的,这次说什么也不能在这不安全期让他一个人出去,

    “不行,我不能丢下少爷一人先回去。”

    李博文瞪:“不行我就让你回家吃你自己。”

    司机委屈:“少爷,我这是为了你好.”

    “为了我好,就快点回家,因为我要去见我以后的老婆。”李博文说的一脸坦荡,司机听的一阵抽搐,心里一阵的草泥马奔过,这年头小毛孩都叫上老婆了,他那年过二八的弟弟都还没对象着落类。

    之后司机无奈的看着李博文打车离开,最后他更是内心无比后悔放少爷离开,因为当晚这个让人头疼的少爷根本没有回来。

    马勒别墅里,顾雪儿从撒着玫瑰花的浴桶里出来,服务员拿着浴巾递上:“顾小姐,技师已经在房间里等着了。”

    顾雪儿点了下头,伸手裹好浴巾跟着服务员走进房间。这一切都是云鼎安排的,为的就是让她有一个舒心的生日。

    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八点三十分,等做完这一系列出来大概也在十点左右了。不知道云鼎是怎么安排她和他的两人生日的,顾雪儿心里有着淡淡的期待。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两人有了肌肤相亲的关系,在三人的相处里,她确实会有些不知不觉倾向云鼎一些的心里。或许程文龙也能感受到她的一点变化,所以才会用受伤的借口尽量减少她和云鼎见面的次数,这段时间她和云鼎见面的次数不超五次,时间每次也就一个多小时,不要说会不会有之前那种事情发生,就是连个吻都没有,因为右手受伤在家的程文龙,几乎是全程相伴的,那灼灼的眼神,盯着她和云鼎,就像看着妻子出轨的丈夫般。

    当时顾雪儿心里那个汗啊,坐在两人中间各种的不自在,倒是云鼎这家伙一脸怡然自得,递东西说话什么的,自在的仿佛程文龙这大探照灯完全不存在。而每当这时候,程文龙的脸色会更黑,眼神也更深冷,这样的气氛下每次顾雪儿都会早早提出要回家,因为她真没那种万事不扰心的境界。

    不过,今天相信会有一个比较完美的夜晚。

    九点四十五分左右,一辆保时捷哗的一声在马勒别墅前停下。

    门口保安赶紧从屋里出来,对着不停按着喇叭示意开门的车内人礼貌解释道:“不好意思先生,我们酒店现在还没对外营业,请您先去别处住宿。”

    车窗慢慢的降了下来,李博文那张拽拽的表情不屑的瞄了瞄了把保安一眼:“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是来住宿的。”

    保安听到这话,心里一阵不爽但面上却依旧维持着微笑:“先生,不管你来这里做什么,我们现在都不对外营业。”

    李博文不屑的冷哼了一下,正要说话,就看的程文龙左手指了指手机:“现在打打看,顾雪儿电话有没有人接。”

    李博文闻言从兜里掏出电话,按下那快捷键,这号码在来的路上不知道拨打了几遍了,可就没一次有人接听,当时脑海里各种和谐画面一段段的飘过,弄的他真有想砸人的冲动了。

    说起他为什么会和这程文龙搅在一块,那还真的要回到从医院出来后的时间上。

    因为想着给顾雪儿一个惊喜,所以去顾家的时候他没先打电话,可当他神采奕奕站在顾家门前的时候,保安那句我家小姐一早就出门,让他的那欢喜的心立马的碎了一地。

    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尼玛的,能不这么打击他不。就在他纠结要不要郁闷回去的时候,程文龙坐着司机开的车停在门口。

    因为程文龙常在这里出现,保安对他很是热情,还没等程文龙询问就先说小姐和云先生去了马勒别墅。

    虽然李博文没有看到程文龙的脸,但是一路上这家伙就除了黑就没别的颜色的脸,他也能想象到那时候这人的脸色不会好到哪里去。

    “程先生要进去吗?”保安犹自不觉的在那询问。

    程文龙淡淡的摆了下手,然后重新按回车窗,就在这时候李博文忽然的上去,伸手拍着车窗:“哎,等下,等下。”

    程文龙停下什降的车窗冷淡的看着他:“你有什么事?”

    “你是不是要从这边回去?”李博文指了指身后的路。

    程文龙轻点了下头,疑惑看着他。

    李博文耸肩:“那个我打车来的,现在车走了,这地方也不好打车,所以让我搭个顺风车吧。”

    程文龙看了看李博文的衣着,身上的衣服看着不显眼,但每一件都是大牌,只不过这么一个人出现在这里?

    程文龙眉头轻皱了下:“你认识顾家什么人?”

    李博文耸下肩,这程文龙看来记性并不太好啊,他可记得他们三人还在顾雪儿母亲家见过面的。

    “我说……你就对我没一点印象?”说着,李博文夸张的把头给什进车窗,瞅着脸色隐隐不满的程文龙。

    “喂……”

章节目录

肉文女主想从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空白A12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空白A123并收藏肉文女主想从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