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脆的声音,把李博文那涣散的思绪给一下子拉了回来,电话那头顾雪儿穿着spa会所里的衣服,疑惑着李博文和程文龙怎么同一天打这么多电话找她。

    不等那边说话,顾雪儿略带调侃道:“李博文,你怎么每次找我,就跟我失踪了一样疯打不停。

    车里李博文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口气酸酸:“还会调侃,看来你这日子过的很不错嘛。”

    顾雪儿轻笑:“还行,你今天找我什么事情?”

    “没事不能找……”你字还没出,电话就被程文龙夺了过去,对方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面色满是责怪他浪费时间废话。

    李博文讪讪的摩擦了下鼻头,双手放在方向盘上,肚里一阵腹诽‘拽个毛啊,行动不便的残疾人还牛逼哄哄的,哼……老子还是她的前任,是你们的头呢。’

    “我在马勒别墅门口,你让那家伙跟保安说下,给我们放行通过。”淡淡的,听着没有一丝火气,可跟他相处过的人都知道,声音越轻代表着火气越大。

    电话那头,本来还一脸轻松表情的顾雪儿,在听到程文龙的声音后立马的整个人蹦了起来,急急道:“天啊,你们怎么会在一起,还一起来了马勒别墅。”

    程文龙冷哼一声带着明显的讥讽:“你说我为什么会来,你答应过我什么你忘了吗?”

    顾雪儿心中哀嚎一声,单手掩面,苍天啊,她竟然又被捉、、奸了。

    ☆、84

    如果说世界上有悲催的事情,顾雪儿一定会说那就是被一个男朋友抓到,她和另一个男朋友私会的场景。

    明明该理直气壮的事情,为嘛她觉得心虚啊。垂着头,顾雪儿一脸纠结的瞪着自己的脚尖,然后抬脚轻轻的踹向一边的李博文。

    李博文低下头看她,一脸不解:“干嘛?”

    顾雪儿抬头瞪了瞪他,咬牙切齿的低语:“你没事跟着凑什么热闹,嫌事情不够乱吗?”

    李博文瘪了瘪嘴一脸不爽呛声:“谁说没我什么事,你这女人当初明明说要跟我去家里,后面又反悔说什么未成年什么的,那你现在还不是未成年跟他睡了。哎……我到底那里比他差了,为什么不跟我而去跟这冰块,跟他睡觉不怕冷死你啊。”

    随着李博文的情绪,声音也越发的大了一起,这让站在大堂中两个剑拔弩张的男人,不约而同的转过头,那两双探究的目光,让顾雪儿脸红的真想钻个洞进去。

    顾雪儿伸手重重的在李博文腰上拧了拧,咬牙道:“你胡说什么,是不是想让人把你撵出去啊。”

    李博文哼哼两声,拽拽的别过头,转动时视线触到另两男人不善的眼神,挑了挑眉头:“瞪我干嘛,我说的可都是事实。哎,我说你们两个要打快点打,最后打个你死我伤,这样我也不用费啥力气的就能和雪儿过个……”

    话还没说完,正愁有气无处发的云鼎和程文龙齐齐的上来,一人一拳毫不怜惜的往他身上招呼过去。

    “啊……腿腿腿……我的腿啊……”一向不知道耍赖为啥羞耻的李博文,在对方攻上来的时候,就噌的坐到地上抱着那拆了石膏的腿大声的哀嚎了起来。

    好吧,会哭的孩子有糖吃这句话真没有说错。李博文腿上的伤,顾雪儿是知道的,所以当他被两人围着大声哀嚎的的时候,顾雪儿是真的以为碰到了他的伤记得站在外面大声呵斥。

    “好了好了,别打了别打了,他的骨头再裂开就真要残废了。”顾雪儿抱着头硬挤了进去,还不等她询问,李博文就双手抱住她的腿,整个人黏过去一副可怜兮兮的口吻:“雪儿,他们要打死我。”

    对于这种没有节操的耍赖,云鼎和程文龙难得一致的翻了翻白眼,异口同声道:“你要再不从雪儿身上离开,就等着我们把你真揍死。”

    顾雪儿也一脸无语,本来还以为真旧伤复发,可看着眉开眼笑的家伙,哪有一点疼的样子。

    “李博文,你丢不丢人啊。”

    李博文嗤哼哼几声,握着顾雪儿的手从地上站了起来,伸手左拍右拍一下凉凉道:“老婆都跟别人睡了,有比这还丢人的吗?”

    猛地,顾雪儿大吼一声:“呀——李博文,你就被打死算了。”说完,顾雪儿怒气冲冲的瞪了三人一眼,憋着气,气呼呼的转身往楼上走去,蹬蹬的木质楼梯被踩得一阵的作响。

    程文龙从顾雪儿的背影上收回视线,面色不善的看着李博文:“我说……你是不是没搞清楚状况,顾雪儿她和你没一点关系。”

    云鼎更是一声嗤笑,那鄙夷的眼神让人忽视都没办法。

    “人生无常啊,在我和顾雪儿恋*的时候,你们两个还不知道在哪呢?所以你们怎么知道以后顾雪儿和我就不会复合。烈女怕缠郎,我就是那个缠郎,等着吧,我肯定是最后的胜利者。”李博文像一只骄傲的孔雀,昂着头从两人面前走过,然后忽然的一声惊叫,屁股上被后面的两人,一人一脚的踹了出去。

    “你怎么会带这么个家伙过来。”云鼎一脸嫌弃的看着程文龙。

    程文龙回了他一眼很是不屑,你以为他想,还不是他手受伤不能开车,又不想外人知道自己女朋友和别的男人去过夜。至于李博文也算是半个自己人了,一是他是被顾雪儿踹掉的前男友,二是他也算是对他们之间关系的知情人。

    房间里,顾雪儿悲催的望着床头柜的时钟,离十二点只有三十几分钟了,自己之前幻想的浪漫生日怕是泡汤了。

    “哎……”重重的叹了叹气,顾雪儿把身子往床上抛去,睁着双眼看着天花板,眼前不停的浮现着程文龙和云鼎的头像。至于那李博文,好吧早已经被顾雪儿丢到了某个遥远的角落。

    “总不能老这样下去,三个人谈恋*到底算个什么事情,不管怎么说别人恋*也是先后顺序的。”有些抓狂的抓了抓头发,按此时来说顾雪儿的心是倾向云鼎多一些。但是陪着程文龙的时候其实也不算很讨厌,就是和程文龙在一起的时候,自己感受最多的是霸道;而和云鼎一起相对来说宠*的感觉更甚一筹。

    女人嘛,都喜欢男人以自己为中心的*护,而不是像占有物那般。

    “嘟嘟。”门被轻轻的敲了几下。

    顾雪儿转了下头,从床上坐了起来:“谁?”

    “是我。”门外程文龙应声。

    顾雪儿讶异了下,起身打开房门,略略有些不自在看着他:“你怎么过来了?”

    程文龙看着她,伸手把门整个推开抬脚迈了进去,走了几步看着还站在门边的顾雪儿:“怎么不进来。”

    顾雪儿哦了下,有些踌躇的不知道这房门该关还是不关,不过没让她犹豫多久,因为程文龙就退回来,单手略过她的身子把门噌的一下关上。

章节目录

肉文女主想从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空白A12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空白A123并收藏肉文女主想从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