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束光 作者:空梦

    第7页

    怎么了?是不对劲,而且有问题,聂束走过去坐下抱着他问他道。

    没什么,就是不想去,要不我们打个电话说我们有事,我们别去了吧?上次去是因为才听到聂骏跟他说的话,王光抹不开脸,不好过河拆桥一下子就不去了,可他现在越想越憋屈,能不去最好是别去了。

    不愿意去了?看他撇着嘴很不高兴的样子,聂束挑眉问。

    对,不想去,不愿意。王光撅着嘴。

    能告诉我原因吗?

    没原因!

    不愿意告诉我吗?

    王光很想说让他别问了,但一想聂束的父母那样对他,他不能,他要把他最真的心都给聂束。

    王光擦了下鼻子,还是说了:就是不愿意,他们对你也不好。

    聂束听出不对来了。

    他父母看着对他没什么不好的,虽然他大哥继承了他们家的企业,但他手里的股份现在不比他大哥手里的少,而且他父母已经立了遗嘱,他以后得到的财产不比他哥少太多,这是他们身边的人都知道的事,他父母也跟王光说过这事,所以王光是知道这些事情的,没有原因是不可能说出他父母对他不好的话来的。

    但他父母给予了他财富,但这也是他们唯一给了他的。

    只有聂束知道他一直是他父母那个仅挂了他们名字的儿子,他没跟他父母相处过几天,以前无论他怎么求也求不到他们的一次陪伴,后来他就不求了。

    但到了前几年,他父母在工作欲成就感满足后有了时间,想起了他,突然对他就有了很多的愧疚,他们想弥补,聂束其实也接受了他们的弥补,他早已经不是那个哭着要父母的爱并因为得不到而怨恨他们的孩子了,所以在理智之下,他接受愿意回到他身边的父母的速度很快,只是并不怎么亲近。

    也就是在王光之后,他跟他们走得近了不少,这一年至少一个星期是要见一面的。

    聂束的过去已经过去了,他不想拿那些事情影响王光,但看样子,王光知道了不少。

    你听谁说的?我大哥?王光话一出来,聂束立马就做出了判断,然后一看王光的脸色,他就知道他猜对了。

    他对你也不好。一说起聂束家的人,王光心里就烦得很。

    不能怪他,聂束冷静地道:他就比我大两岁,我小的时候他还小,顾自己都顾不过来,他只是我的大哥而已,我不是他的责任。

    那好,没他的事,但你父母就是不好。王光冷冰冰地道。

    他冷,聂束却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你怎么还笑得出来?王光见他还笑,气得一巴掌往他脸上糊,笑笑笑,见谁都笑,你就是不知道哭,才让他们这样糊弄你,随随便便对待你。

    我笑,是因为我有你了,我有了一个不糊弄我,也不随随便便对待我的人,难道这不值得我笑?聂束笑着道。

    王光听着,却觉得他心里此时此刻真的有点难受,难受到他的眼睛都疼了,很快,他没出息地抽着鼻子哭了起来。

    聂束笑着抱他的头:傻瓜,哭什么?

    我难受!我就是难受!

    傻瓜,别哭了,聂束吻着他的头发,多年没掉过眼泪的眼睛有那么有一点点的酸涩,他笑道:我都好了,我很早以前就已经不在乎这些了,而且见到你后,我的人生就更好了。

    你知道我为什么拼了老命都要追到你吗?王光,见到你的那一天,我脑海里一整天都只在想一件事,那就是我要与你在一起,我要从你身上得到那些有人没给予过我的东西,王光,宝贝,聂束低头,亲他那双流泪的眼睛,其实我很自私的,我知道你好,你好到出乎我的意料来到了我的生命当中,你远远已经胜过了他们,所以哪怕是通过他们才得到你,我也愿意,我当这是补偿,你懂吗?

    王光哇哇大哭,哭到不能自已。

    聂束听着却是笑了起来,眼中仅有的那一点酸涩也没有了。

    他有了会为他哭泣的人,温暖他的人,人生往后看全是光,他活到了他挖到宝藏的这一天,他为自己骄傲,也为自己庆幸,而更多的,其实是满足。

    聂束,聂束王光此时闭着眼睛喃喃喊着他的名字,眼睛不停地流,嘴里同时喃喃道:聂束,我爱你,我会爱你的。

    嗯,聂束笑着应了一声,抱他入怀,回应他,也承诺他道:我也爱你,会一直爱你,谢谢你,等到了我来。

    并且还和他在一起。

    聂束想,命运之所以奇妙,是因为总有希望吧。

    人只要努力往前看,总有一天,就会得到命运的礼物,爱的赞赏。

    他爱这命运,爱这生命,爱他这剩下的有着爱人体温与气息陪伴的每一天。

    作者的话:

    我也爱你们,比心。

    第7页

章节目录

那束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空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空梦并收藏那束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