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夫凶猛 作者:懒鸟

    第805章 后记

    一百五十亿年之后,曾经肆虐时间长河无数岁月黑潮在微观文明的穷追不舍下,早已经成了传说中可遇不可求的存在,垃圾二字,甚至已经等同于稀世奇珍。

    就如同汪洋大海里的岛屿,往往会被加上珍珠的前缀。

    无垠大陆里的湖泊,也会成为山清水秀,人杰地灵的必须。

    这其实与大白菜之于龙舌兰没什么区别……

    物以稀为贵罢了。

    而有远见的人,却也早就一针见血的指出,微观文明大兴之日,就是新的垃圾出世之时,彼时,就算没有黑潮,也必然会有白潮,灰潮,蓝潮,红潮卷土重来。

    “都不过是李败类的工具文明罢了,那家伙倒也聪明!”

    在时间长河之外,已经被建设的第十二序列前线,张胖子冷笑道,在他身边的,还有三个人,一个是小慕,一个是披着灰色的袍子,整个人连头到脚都包裹得密不透风的,最后是一只胖到了可以让大肥猪都惭愧,让张胖子都甘拜下风的猫……

    哦,还有一个人,毕竟猫不算人。

    “大哥,你这些年可好?我一直以为你在第二序列呢。”小慕这时开口,问的却是那个灰袍。

    灰袍却不开口,只是以手凌空写字,“我还好,当初我是跟着一伙时间难民去了时间长河之外,与他们一起经营了一家时间客栈,日子还算舒心,哦,还得多谢表哥你的几个小号,没他们相助,我是跳不出来的。”

    张胖子闻言,撇撇嘴,他的小号与他没有任何关系,别人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他是分家出去的小号,泼出去的水,说实话他都不知道自己居然还有几个小号救了自己的大号表弟,嗯,小慕的亲哥——慕少君。

    此时灰袍慕少君就继续凌空打字,“我这次回来,除了要与你们相见之外,也是要提醒你们一下,别忘了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规律,那个败类大魔王虽然是目前为止最牛逼的时间之主,但他也庇护不了微观文明太久,胖子表哥说的没错,微观文明的确就是败类大魔王的工具文明,你们要尽早脱身才是,不然小心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等微观文明亲手制造出来的垃圾大潮出现,想逃都逃不掉。”

    听到此话,小慕沉默了,张胖子叹息一声,想抽身出来,谈何容易,他们又不是李败类,直接占尽天时地利人和,下的一手好棋,自此立于不败之地。

    过去这一百五十亿年来,他的剑仙文明与小慕的杀毒文明真的是赚得盆满钵满,可也因此将各自文明的命运与时间长河的各个序列捆绑在一起了。

    哪怕他们现在已经成为了序列之主,也无力挣脱。

    “时间长河之外,真的是逍遥之地?”

    此时那只胖得看不出形状大猫开口了。

    “那倒不是,时间长河之外,只是时间的法外之地,没有时间,所以不担因果,或许我这么说你们无法理解,你们只需要想象,在我的时间客栈里,我每天抬头就能看见你们所在的时间长河,我向上看一眼,能看到第一序列,我向下看一眼,能看到你们正在建设的第十二序列,就像是在看电视连续剧。”

    灰袍慕少君打字道。

    “没有这么夸张吧,说的我们好像恩匹瑟一样,大表弟,你不厚道呀。”张胖子皱眉。

    “没有啊,我没这么说,这不是恩匹瑟的问题,嗯,或许我用一个称呼可以来解释你们的疑惑,你们身在时间长河里的生灵,叫我们是时间难民,但你知道我们自称是什么吗?时间狂徒!即法外狂徒的意思。”

    “但这不是贬低谁,也不是追捧谁,就好像加了白糖的豆腐脑与加了蒜末香菜的豆腐脑一样,各有各的优点。”

    “身在时间长河之内,就等于在时间法网之内,必须要受到时间之法的制约,所以才会有生老病死,才会有寿元的说法,没有谁可以挣脱,时间之主也不行,哦,我不是在说败类大魔王……而是指历代的时间之主都没有做到真正挣脱。败类大魔王掌握太多资源了,所以他可以豁免。”

    “回归正题,如果不在时间长河之内,自然就不在时间法网之内,哦,这个时间之法,就是你们所谓的时间架构,其实都一样,如果你们离开了时间之法的束缚,你唯一需要考虑的,是你掌握的资源的多少,在这一点上,那个败类大魔王的行为就值得我们所有人学习,一切的一切,归根到底,就是资源。”

    “等等,大表弟啊,你确定不是来忽悠我们的?不是眼馋我们的资源的?”张胖子忽然开口。

    灰袍慕少君就凌空打了一个笑脸,“胖子表哥,诚然,在时间长河之外,很多时间狂徒,不,可以说是九成以上的时间狂徒其实过得是很惨的,但剩下的一成,过得并不差,你知道他们曾经都是什么身份吗?”

    “他们有的是失败了的时间之主,就我认识的,就有十九位之多。”

    “还有的,是因为时间长河崩溃而破产的先天生灵,它们占了大多数,基本算得上是时间长河法外之地的有产者,日子舒服着呢,主要不用担心被传火……”

    “还有就是像我这样的,有幸突破了微观架构,同时还有幸去了法外之地的。”

    “就算最差最差的,那都是序列之主,架构古神。”

    “一条时间长河的诞生与湮灭对我们来说就像是在看戏,我们根据自己的判断,去下注,去操控,去投机,一轮收益下来,至少上亿点世界规则起步,顺便一提,曾经的黑潮,就是我们这些法外狂徒鼓捣起来的,如果不是碰到了败类大魔王,我现在的资产都可以自己建设一个新的时间长河,自己去做时间之主来快活一下。”

    “我说的这个没有别的意思,你们也不必拿我当大反派来看,我只是想告诉你们,每一条时间长河的诞生,都是某个法外狂徒想换个生活方式而已,时间长河都是法外狂徒建设起来的,不要从正义与邪恶的层面上来定义,时间难民,哈,这不过是败类大魔王故意羞辱我们的方法,不客气的说,就算是现在,法外之地里,能有资格建设新的时间长河的资深法外狂徒就至少有十个之多。”

    “而如果不是被败类大魔王收割了这一波,能建设新的时间长河的资深法外狂徒至少有数百个……”

    “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吧,我不是因为觊觎你们的财产而来的,而是你们自以为是擎天大树的败类大魔王如今已经引起了众怒,而恰好,你们所在的时间长河因为微观文明的兴盛,已经开始酝酿一场鲜花着锦,烈火烹油般的大灾难,那些法外狂徒,当然包括我在内,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你们能斗得过李败类?”一直沉默的小慕忽然开口。

    灰袍慕少君就沉默了一下,有点纠结,最后还是无奈凌空打字道:“理论上已经斗不过他了,他几乎把黑潮里的资源掠夺了八成,坐拥这么多的资源,还有微观文明在前面做先锋,让先天生灵在后面成了传火工具人,传火不断,生生不息,这实在是一手好棋,几乎没有破绽。”

    “但是,我们斗不过他,不代表就不能收割你们这些微观文明,而且,微观文明一旦生成新的垃圾,信不信败类大魔王第一个要收割的就是你们?这才是我来的本意,我想,你们应该不希望自己建立的文明成为传火的灰烬,消失得一点价值都没有吧。”

    “请千万相信我,黑潮已经消失,新的垃圾即将出现,大潮所过,绝无幸免啊!”

    “就你们现在掌握的资源,去了时间长河之外,各自建立一座时间驿站很轻松,我们一起看着那败类大魔王起高楼,看着他宴宾客,看着他楼越建越高……当个看客不好吗?”

    “你怎么说?”张胖子此刻忽然问向最后一人,这家伙一直都没有开口,而他,也是与灰袍慕少君一个样子,不过却不是与灰袍慕少君一起来的,因为,他是张胖子的小号,他和小慕什么人,早在许久之前就朝着时间长河之外派出了小号,如今也算有所基础。

    “身在局中,看不仔细,但是在局外,的确能看得清楚,微观文明结束了黑潮,现在反噬就要来了,要撤就尽早,不然,我担心李败类会率先割一刀。”

    “如此,好,我们剑仙文明先撤。”张胖子拍了拍小慕的肩膀,瞬间消失,很久以前,他还是习惯于大事向着小慕看齐的,毕竟有免费的直觉,但是自从一百五十亿年前被李败类给骗过一次之后,两人就已经有了嫌隙,因为若没有那一次,哪里会有今日的李败类?

    那该死的李败类,完全就是站在微观文明的尸骸上发大财啊。

    “好,我们也撤,慕老板,识时务者为俊杰,不用为难,就像是你一百五十亿年前所做的那样,为我们自己的文明找一个出路难道有错吗?”胖猫沉声道,然后也消失了。

    “小弟……”

    灰袍慕少君看着小慕,但他却轻轻一笑,“大哥,你相信不相信有自我更新,自我检讨,生生不息,活力无限的微观文明?”

    “这个时候你和我谈理想,那就是在耍流氓。”灰袍慕少君愤怒打字道。

    “但这却是李败类告诉我的,他把他的世界文明给了我,一百五十亿年前他就说过,今日的微观文明可以是时间长河救星,但不代表未来就不是时间长河的罪人,所以,想救自己,先救别人。”

    “所以,随便你说什么,我没兴趣做什么时间之主,序列之主,我只在乎我的文明,如果我的文明适合这个世界,就算有再多苦难,再多灾劫,仍然还会存在,且生生不息。”

    “如果不适合,我也愿意与我的文明一起死亡,腐朽,直至一点痕迹都无。”

    “你怎么知道那败类大魔王不是拿你做工具,做韭菜,一茬接一茬的收割?”

    “做自己的事情,走自己的路,管他做什么?”小慕微微一笑,“何况,你和你们那些时间狂徒就这样评价一个有记录以来最强的时间之主,是不是有点酸?”

    “大哥,再见吧,有问题,解决了就是,在李败类没有横空出世之前,黑潮不也是公认的无解难题么?现在怎样,都成了珍稀宝物了,李败类为人如何我不管,我只想知道,以往所有的时间之主,可曾给过微观生灵,给过微观文明崛起的机会?可给过微观文明做人的机会?”

    “我,慕少安,一个老朽的,死脑筋的杀毒猎人,愿意带着我的杀毒文明迎接这场未知的挑战,我和我的文明,愿意给所有的微观生灵正名,愿意给所有的微观文明做个表率,那怕代价是灰飞烟灭,也不想再被人称作是虫子,也不想再被先天生灵用杀虫剂来对付。”

    “乞讨,积攒不了财富。”

    “逃避,换不来自由。”

    “卑微,赢不来尊重。”

    大笑三声,慕少安从口袋里掏出已经快要锈蚀了的,几乎看不清纹理细节的杀毒猎人徽章,毕竟,已经快两百亿年了。

    珍而重之的给自己佩戴好,他转身蹒跚而去,满天星辰下,一头白发。

    (全书完)

    第805章 后记

章节目录

农夫凶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懒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鸟并收藏农夫凶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