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风送我归 作者:余竹

    ℎāǐτāⓝɡsⒽǔщǔ.⒱ǐρ 晨风(一)

    阮厌杀了只猫。

    是只没人要的叁花猫,多大她倒是看不出来,至少该是成年了。它出现在阮厌上学的必经之路,没什么精神地窝在路边,经常打盹,偶尔觅食,大部分时间都是灰扑扑的。

    阮厌从它身边路过,有时能听见它的呼噜声。

    也干净过。

    有一天,阮厌看见好几个人架着摄像机围住了那只猫,把它洗净了擦干,动作很轻柔,对着镜头拍它的脸。

    阮厌背着书包等红灯的时候,听那个抱着猫的年轻女生说要养它,然后说它虽然可怜,但也可爱,撸着它的猫爪要给它起名字。

    阮厌在一边听着,抿了唇,没说话。

    她以后应该是见不着它了。

    但也就几天吧,下了大雨的清晨,还刮着冷风,阮厌打了伞,踩着坑坑洼洼的积水去上学,意外看见十字路口蜷着皱巴巴的一团。

    它全身都湿了,窝在残缺的叶子下面,冻得都打哆嗦。

    明显是淋了一夜的雨。

    阮厌看了几秒,终于没忍住,蹲下来拿卫生纸擦了擦它身子上的水,把它拎到可以避雨的屋檐下。

    小猫抬头看了她一眼,喵了声。

    阮厌说:“我养不起你。”

    它于是又是只没人要的流浪猫了。

    耽误了些时间,阮厌迟到了。

    其实上课铃没有打,但他们班的班主任贼讨厌,定的规矩是,早上但凡比他晚进教室的就是迟到,阮厌踩着他的脚跟进来的,也算。

    班主任啧了声,嫌弃地白她。阮厌装没看见,反正也习惯了,从他的身边走过去,拿课本,却发现自己桌洞空了。

    书没了。

    阮厌盯着桌子,沉默一下,转过头来看周围人,大家仿佛约好一样,眼观鼻鼻观心,没一个跟她对视的。

    阮厌瞄了一眼垃圾桶,背着书包站了出去。

    身后断断续续响起来背诵的声音,高低错落,嗡嗡一片,也不知是真背还是假背。

    这是个平常的,重复了无数遍的高中生的早晨。

    学校会让它永无尽头地重复下去。

    阮厌装模作样站了几分钟,看着班主任走进办公室,转头就下楼了。

    学校的大垃圾桶在一楼,有几个,阮厌面无表情地去翻,好在学校里没那么多恶心的垃圾,她还能忍。

    但翻了一遍,都没找着。

    阮厌寻思着不应该啊,学校收垃圾一向不在清晨,难道是昨晚上扔出去的?

    她站在垃圾桶前面,雨小了很多,她没打伞,身上就沾了湿,细碎的刘海贴在了头上,校服脏了,看起来挺可怜,也挺滑稽。

    周围路过的老师看了她好几眼,到底没走过来。

    阮厌听见身后有人喊了声“喂”。

    她转头去看,看见个少年打着伞,抱着一摞厚厚的,沾了雨水的书:“你的?”

    阮厌嗯了声:“我的。”

    “被人从楼顶扔下来,砸到我头上了。”

    “对不起。”

    眼前人身形清瘦,伞檐压的很低,校服拉链拉了一半,露出里面内搭的衬衣,阮厌只能看见他紧致干净的下半张脸,成熟得不像个学生。

    “……还给你。”

    “谢谢。”

    阮厌赶紧上前抱书,故意离得远了点,少年比她高一头,这让她感到有点不太舒服的压迫感。

    阮厌瞥了他一眼,心里啊了一声,是他。

    少年没再开口,他把书给她就走了,走的挺快,却不是教学楼的方向。

    光说少年不太对,阮厌知道他,他叫纪炅洙。

    名字特别拗口,阮厌还查过,炅是光和明亮,洙是水名,泗水的支流,一火一水,还挺有趣。

    但他人明显无趣得多,沉默寡言,清汤寡水的,气质有点阴郁,在学校里独来独往,没朋友,只有闲话一堆,窸窸窣窣,被当成茶余饭后拉帮结派的谈资。

    阮厌也听过。

    学生谈八卦嘛,总是会找跟他们不一样的,况且小孩子嘛,消息灵通得很。

    阮厌抱着书回了教室,被班主任训了一顿,但她并没计较是谁扔了她的书。

    她不喜欢惹事。

    课代表没收她的作业,阮厌就自己去交,在办公室敲了门,进来就又看到纪炅洙。

    他站在自己班班主任面前,短短几十分钟,脸上就挂了彩,他身边的男生看起来比他还惨,一看就是打架了,战况还挺激烈。

    阮厌交了作业,转头看纪炅洙,正好跟抬头的少年对视,他的目光冷冷的,好像要戳人。

    阮厌梗了下。

    她心里突然特别不舒服,说不上理由,就没敢再听旁边老师气势汹汹的说教,抬了脚就走。

    她开门时,纪炅洙张嘴说了进门后的第一句话:“我为什么不能打一个骂我小杂种的人?”

    阮厌动作一停,她没有回头看。

    纪炅洙打人的事很快就传遍了,本人收拾东西,据说被要求回家反省一个星期。んаīⓉаnɡsんυⓌυ.νīρ(haitangshuwu.vip)

    阮厌的同桌跟后位在厕所里笑嘻嘻地讨论这件事:“哎,听说了没,纪炅洙被开回家了。”

    “唔,我知道,跟周驰打了一架,打挺惨的,周驰也是傻,招惹他干什么。”

    “他家有钱啊,打坏了能赔钱呢。”

    “俗气。哎,你说他也没爹,也没妈的,他这钱哪来的?”

    “不都说他是私生子吗,哪个富豪留的野种,哎哎哎,说不定就能回家继承财产了。”

    “你傻啊,要是能继承还至于留在我们学校,你瞧他那个小白脸样,指不定勾搭了哪个……”

    阮厌开了厕所门,慢悠悠地洗手,不咸不淡地看了一眼停止交谈的两个人:“祸从口出。”

    同桌嘁了声:“又怎样?”

    “我是为你们着想。”阮厌甩了甩手,装作不小心地把水甩她们身上,“今早听见他从办公室说,以后再听见议论他的,见一个打一个,你想被听见啊。”

    纪炅洙当然没说过这句话,阮厌只当自己还了个人情。

    ℎāǐτāⓝɡsⒽǔщǔ.⒱ǐρ 晨风(一)

章节目录

何风送我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余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余竹并收藏何风送我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