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风送我归 作者:余竹

    ℎāǐτāⓝɡsⒽǔщǔ.⒱ǐρ 长风(四)

    烦人啊,他怎么又不高兴了?

    阮厌有苦说不出,但他还是个讲道理的:“我一天大部分都在学校里,肯定要去班级里找你啊,总不能去逃课吧。”

    她叁句两句就摁住了纪炅洙,少年跟她并肩走:“纪炅洙,在高叁十叁班,但我不常在,因为要准备物理竞赛。”

    “物理竞赛?”阮厌对他肃然起敬,完全忽略他迟来的自我介绍,“你好厉害。”

    “这就厉害?”纪炅洙笑,“你还挺好哄的。”

    这跟好哄什么关系?这只是慕强吧。但那个时候还没有慕强这个词,阮厌说不出口,只好亦步亦趋地跟着他,刚出学校门就被突然停下的少年撞到鼻尖:“你干嘛?”

    纪炅洙不答话,阮厌就探了个脑袋出去。

    校园的灯光晦暗不明,挡了带头人的大半张脸,阮厌在剩下的光线里确定面前人不认识,转头问:“找你的?”

    “咦,你这种人,居然也会泡妞了。”那人有点嚣张,穿的也是桐庐的校服,手插在口袋里,瞧着有些社会,“让我瞧瞧你找了个什么……还是个小美人,怪眼熟的。”

    阮厌奇怪,又打量了眼前人一圈,还是不认识。他身后还有四五个学生,校服一样,阮厌暗道应该是找纪炅洙麻烦的。

    果然见纪炅洙皱眉头:“回家去。”

    这话是对阮厌说的。

    阮厌心里合计一秒,立马理清楚现在的局面,掉头就走。

    身后传来一阵笑:“喔,你找的妞不行啊,说逃就逃走啦……”微顿,不知道怎么的,突然转了个语气,“卧槽,纪炅洙,那不是小妓女吗,你饥不择食啊,这样的也看得上。”

    阮厌心里一沉,她几乎要跌倒了,胸口一阵窒息,她想不明白怎么自己的坏名声传到了全校,可她才高二,她还得在这待一年。

    纪炅洙很恼了,声线割人:“你管谁叫妓女?”

    阮厌回过神来已经站在十字路口,天上的星星困得眯眼睛,远望就是一条线,红灯的光冷凄凄的,阮厌冻得直打哆嗦,后来发现不是红灯,是她的手脚冰凉。

    奇怪,刚刚还热乎乎的。

    她缩在原地,捂着手,绿灯也不走,眼神茫然地看着地面,中途有人好心问她怎么了,阮厌摆摆手,好半天才解释清楚她没事。

    有多久没跟正常人交流了?

    校园生活里只有无尽的背书做题,打工兼职也本分地干活,除了阮清清,她很久没有跟人有超过十个字的谈话了……哦,再加上纪炅洙。

    为了只猫对她下刀子的男人。

    但那又如何呢,她也不是正常人,她无法跟周围的人建立正常的社交关系,在她眼里,那些人要么该死,要么想看她死。

    阮厌拿出只很小的无线耳机,放到耳边,但那不是耳机,轻微的滋滋电流声后,她听到了韩冰洁暴躁的吼声:“你他妈小点声行吗,没看到我打电话呢?”

    监听器。她果然带回了宿舍。

    韩冰洁家很富,但爸妈不在这常住,她也得住校。阮厌买到监听器时,一直在思考要把它放到什么地方才算隐秘。

    课桌不行,而且教室声音太乱了,书包不行,书本也不行,随时可能被发现,阮厌想来想去,把那片薄薄的小长方形,趁着大家都出去买饭的空隙,安装进了自己刚买的手表里面。

    然后呢,然后手表被韩冰洁抢了。

    她存心不让阮厌好过,带着手表故意在她面前晃悠,阮厌也如她所愿,做出一副想要回来又不敢要的表情,这让韩冰洁更高兴了。

    天下没有比阮厌吃瘪更让她觉得高兴的事了。

    阮厌只是在想她会不会把手表带回宿舍,说不定多套点情报,如果对她有用,随她怎么处理手表。

    宿舍六人间,其中一个女孩说对不起,似乎跑远了,韩冰洁的电话没有打通,她骂了句脏话,又有个女孩子安慰她:“别着急,万一周驰有事情,等会儿再打一个吧。”

    这个声音阮厌记得,韩冰洁很好的姐妹赵茹——如果确实是交心的话,经常站在韩冰洁旁边一起欺负阮厌。

    “他大半夜能有什么事,打架去了呗。”韩冰洁切了一声,“明天就跟他分手,等着瞧吧。”

    赵茹笑:“你说了多少次了,哪次准过……哎,小妓女的手表你还留着,扔了吧,多脏啊。”

    “留几天,你没看见她那个心疼样。”韩冰洁哈哈笑了几声,很畅快,“你开什么台灯,我说了宿舍以后不准开小台灯,装什么爱学习啊,陈柯你听见没?”

    几秒后,叫陈柯的说:“你给我闭嘴。”

    “妈的陈柯你再说一次!”

    “我让你闭嘴。”陈柯不知道拿出了什么东西,冷冷警告她,“不想死你就打我,你试试。”

    奇迹的是,韩冰洁不再发火了,她吃下这口气,半天,狠狠地踹一脚独卫门:“你死里面了?还不出来?”

    “稍等稍等。”

    韩冰洁拉着赵茹一起进了独卫,整个宿舍一下子安静下来,纸张摩擦和风声铮鸣充斥耳畔。

    “你没事吧?韩冰洁就这样,你别往心里去。”

    “……要是阮厌在就好了。”

    阮厌听见有个女孩子很小声的说:“要是阮厌在,被欺负的就不是我们了。”

    阮厌面无表情站起来。

    她有点想笑,心里却很疼。

    果然没有对比没有伤害,同样是校园霸凌受害者的纪炅洙虽然难伺候,到底也是能耐心听她一句句捋道理还从不提这些戳她心窝子的事,这么想,当只猫也不亏。

    她舒了口气,她不能再想了,只把前面的对话过了一遍,抓住“周驰”这个名字。

    这人和纪炅洙打过架吧,她好像之前听人八卦过。他是韩冰洁的男朋友,韩冰洁换男朋友还挺勤,那么他一定听韩冰洁说过自己吧。

    阮厌想起来很久前,去老师办公室交作业时看见纪炅洙和另一个男孩子挨训。んаīⓉаnɡsんυⓌυ.νīρ(haitangshuwu.vip)

    似乎跟刚刚那个人的脸重合了。

    ℎāǐτāⓝɡsⒽǔщǔ.⒱ǐρ 长风(四)

章节目录

何风送我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余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余竹并收藏何风送我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