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安桥:二战中日恋 作者:南北至唐

    五十六章长明

    他们刚同居这段时间谁也没闲着。别人也不会闲着,汪精卫公开投敌,这事不管哪一方都是炸开了锅去谈论。

    这日藤原桥坐在自己的办公桌上抽烟,收到一封电报,一封信。电报是中将藤原教野发来,另一封便是松本雅彦传来的战报,他先拆了松本的信,因后者总不比前者有趣。

    “今日对苏联同盟国蒙古国宣战——”松本一贯的干脆句式,藤原桥看到后面便皱了眉,“日军一个师团相当于苏军叁个师团——”觉得辻政信这人的确无药可救,上一次战役已经捅了篓子,这次指挥军队作战还不会自省,一昧想靠惹事出头的人无疑就如枪支走火,非死即伤。

    他扶了,末尾日期是4日,现已是五月下旬。

    藤原桥和情报部一位同僚聊过,这情报参谋曾在关东军做事,说这样打下去就只能是笔糊涂账,“那地方我在地图上都没找到,为这还动用一个关东军的正规师团?不值得。苏军情报关东军有很多,但处理分析得如何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他这样说。

    另外便是电报,说的是德意签订战略同盟的事,以及对蒋介石是否会投降的争论结果,暂且是不会。藤原教野的大儿子灰溜溜在预备役待命,但藤原桥是现役中国远征军:“我军时至今日,叁个月灭亡中国已不可实现,现下最紧要任务是逼蒋介石投降,但蒙古边境诺门坎开战,英美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漏洞要求撤军,条件愈加过分。务必抓住上海治安措施,严防打击。记住稳定和谐以及思想渗透——”

    藤原桥从他势不可挡的措辞中猛然想起,石原莞尔曾发表的演讲,以及预言过的大陆战场。他不傲慢地想:日本目前还能打赢,就是得改变方针不能继续这样下去。

    常安和王玥见了面吃饭,她学员依旧很少。只好再又招租“单身女客”,还下调了租价。见面的第一句话便是:“果然爱情滋润人,汝汝气色很好!”

    常安摸了摸脸,笑笑。吃饭聊了些琐碎事,她提起:“你们打算很么时候结婚啊?”

    常安淡定地答:“还没,想再攒些钱?”王玥知她父亲过世,家中已无长辈,就问:“那男方双亲可都还健在?”

    常安只知:“他有个父亲。”

    藤原桥在杭州说过自己是私生,就没有再提及家中。他能长成这样的性情,那家庭就从未成为过他的避风港。既是不愉快的常安不会多问。王玥嘴里鼓着菜食:“按我的意思,你们结婚我可得送份厚礼,但这市面上物价越发过分,钱越发贬值!我这边也是未雨绸缪,得问清楚。”

    下午坐诊,常安到家时手里捧大号纸袋。藤原桥有事还未归,她便邀请菊子一块吃饭,“我今日买了些花苗树苗,可我也不懂,所以想向您请教。”  院里的樱花菊子闲时会帮忙照料,侍弄花草这位家庭主妇很有一套,至少比查妈养得好。

    藤原桥抱着摞长条卷起的纸张回时常安正蹲在小院。眼前出现双军靴,她向上望,是藤原桥笑吟吟地神情:“黑漆漆的,在这做什么?”

    常安换了在战地穿的裤子和旧皮靴,戴着他用过的粗线手套,手里有锄头,他上前去把门前的壁灯摁亮,发现她在栽花。他换了鞋消失在室内,不一会儿空手出来,蹲下看她生涩地动作,“怎还亲自弄这些,买盆栽不就好了?”

    她有些累:“我就是一时眼馋。”说罢把土认真堆好,“这是枳——橘树。”

    藤原桥想想就回了句:“桔生淮南则为桔,生于淮北则为枳”,末了他报:“出自《晏子春秋》”。

    清风明月朗朗上口。

    “你比我有文化。”常安欣喜的问:“你觉得它们能活吗?”

    他看了那几株被栽种得参差不齐的孤弱小苗,伸手从她手中拿来锄头,笃定:“能。”常安脱下手套转而给他戴上,又把袋子里的剩余都搬来,为他逐一介绍:“这是栀子花,我喜欢的。这是仙巴掌,有刺你小心。”她指了指那颗挂秋千的老桂,“种那儿去吧,就在树下,给它做个伴。”

    藤原桥任劳任怨:“行,都听你的。”

    日子渐热,转眼已是六月下旬临近端午。

    礼拜日这天,常安趁着天晴,把冬日所用的厚外套晾晒过后收进衣柜深处,柜子左边是归他,右边归她。菊子在一楼收棉被,她把柜子顶格的薄床单和被套拿来,背角扫到一箩筐。有东西翻出来,她去捡,是他平日替换的军配件。

    有挂佩刀的皮带和搭扣还有帽上的伸缩绳。几块花花绿绿的条纹,她拿过仔细看,是布制,后头装别针,这是他出差正装时会戴的勋表。此外还有张照片,和这堆零碎扔在一块,可见主人的不经心。内容是他站在讲台,接过由一长官授予的佩刀仪式的瞬间,照片上的他还没成为参谋,是赤裸的军服。

    她看了很久,再默默放回去。下午藤原桥办公室负责装电话的人同他一道过来,常安用盘子端了两杯茶给客人,便要拎包出门。天气有些热,她都只穿了荷叶长袖衫单衣,黑色薄纱的料贴着肌肤,见他里外两层坐在沙发,也给他端了杯凉白开,搁在茶几:“热就把外套脱了。”

    他从善如流地脱,露出雪白的衬衫和上背带的西式高腰军裤。那调试电话机的联络员见他家中藏娇,好奇地看过来。常安不视外物,眼里只有他地专心问:“我今日打算去买粽子,你想吃什么口味的?”

    藤原桥不带情绪的神情望向联络员,对方连忙做事,他松开一粒扣把衬衫挽起:“我不吃甜的。”

    “那就腊肉馅,这个我喜欢吃的。”

    “可以,你喜欢的我就喜欢。”

    日语交谈结束,常安轻拍了拍他肩膀便换鞋出门。

    他一向低调,同僚中做事又很雷厉风行,班里部中都有人谈论过他的背景,觉得是有靠山,他对此照样是讳莫如深。越是神秘便越是引人遐想,越是隐瞒便越好奇,于是藤原桥有女人的事从联络员为起源很快传开。饭局上有人故作玩笑话问起,藤原桥淡笑着说:“她是我的未婚妻,来上海找我。”

    同事面面相觑,而后便再无多言。

    藤原桥为人心思深沉,沉闷乏味,自然也不具幽默感,他想说的会说,不想说的你也套不出来。

    照理这种闷葫芦不讨喜,但他年纪轻轻有谋略、有胆识,最要紧的是他深知办公室政治,和什么人都能周旋得开。旁人也不是傻子,都知他这是虚伪。但他虚伪得不得罪,虚伪得正正当当,让你觉得毫无恶意、放松警惕,是个让人又爱又恨的角色。

    端午节没过两日便出事。

    早前有新四军和日伪武装冲突,常安在医院也听说些,半夜的震动声把许多市民扰醒,藤原桥搂着常安睡不到叁个时辰便接到电话,匆匆赶去司令部,因此常安也没睡好。

    第二日上班时知道他们烧毁了车站炸断铁路,京沪铁路交通一度中断,那只抗日队伍继续前进,眼看要打到上海近郊。百姓欢呼雀跃,藤原桥因此而忙碌起来。常安照样是在医院坐诊看病,晚上便给那在书房灯下工作的人端杯牛奶,自己去睡。

    一个晴朗无云的清晨,常安下楼来吃早饭,坐下时发现他今日左胸戴了勋条,略帽也换成军帽,在用白手帕擦拭自己的私配手枪,神清气爽,精神不错,便也弯唇问他:“今天要做什么去?这样正式。”

    他面露愉悦地说:“看飞机,有一批新飞机到,今日在空军基地试飞。”他说这话时眼里有光,算是忙碌了这么久少有的放松。

    他高兴她也高兴,“那你好好玩儿。”立马被他纠正:“不是玩儿,是陆空联合视察。”

    “是是是,那便视察去。”她笑着翻开晨报喝他倒的咖啡。藤原桥起身经过时,在她发间印上一吻,她听见引擎声,有公车来接。

    绿茵的草地上站着六七个军官,还有飞机场的后勤和一些不知名头的西装人士。听说有新飞机到,藤原桥这个少佐参谋便向海军陆战队的作战官提出想过来看看,正好离司令部不远。作战参谋课长也来了,他是藤原桥的上级。两人等待战斗机起飞前聊起这围剿抗日队伍的事,藤原桥便说出自己的想法。

    “有点冒险,万一对方不上钩呢?”留着方块胡子的课长,评价这位作战班班长想要摆的空城计。

    藤原桥便接着解释。说到一半飞行准备的也差不多。飞行员就绪后,后勤便站在跑道拿秒表记速。两人聊罢向前走几步,一阵轰隆隆的响声飞机便驶向蓝天白云间,藤原桥昂头,抬手遮住帽檐,让自己看到更远。

    他喜欢飞机,也喜欢武器。

    七月份以来,由第1部作战课和编制动员课两位大佐级课长带着藤原桥这些班长等,拟定对新四军的围剿计划,交由上一级参谋长签字,再由作战课长通知驻沪陆军联队长实施。无风,星星很亮,他由勤务兵开叁轮摩托送归家。打开门,家里客厅留一盏小落地灯。

    这是习惯,让灯替她守他。藤原桥以为她睡了,靠在沙发闭目瘫坐着深深呼一口气。这段时间太累,到家才能放松。思绪昏沉中差点就此睡去,却听见些动静。上楼去卧室发现床上没有人,常安盘腿坐在阳台的地上被烛光笼罩,影子随风摇曳。

    “安安?”

    她这才回头,估摸方才想事出神。

    “嗯?回来啦。”

    他随意敞开军装同她一块盘坐,“怎么还不睡?”

    常安原本就洁净的眉眼更加柔和,她望着身边人坐下:“是我母亲的生日,这天我都点一盏火烛守夜,算是自个儿纪念。”

    藤原桥伸手把她揽到怀里,“之前没发现。”

    她微笑:“因为我们之前不住一块。”

    “这样做是习俗么?”

    “是,类似长明灯,寓意是保佑寿星长命百岁。”——

    作者有话说:ьǐqǔɡěδйě.cδм

    五十六章长明

章节目录

常安桥:二战中日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北至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北至唐并收藏常安桥:二战中日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