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一篇小黄文 作者:木瓜和丝瓜
    天生渣女(前传)
    大叁暑假的时候庄霁邀请我去他家在海边的一套单层木屋度假。一起的人还有他哥哥庄夕和他哥哥的女朋友。
    对即将到来的四人约会我既忐忑又兴奋,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庄霁的家人,我想在他哥哥面前留个好印象。
    出门的衣服我一挑再挑,等庄霁打了两个电话我才姗姗下去,我穿了件绿色连衣裙,还戴上了庄霁之前情人节送我的礼物一条价值不菲的项链。
    我羞涩的问庄霁好看吗?说实话,我在大学时候的审美真的是灾难。可庄霁笑着牵住我的手说,“好看,我女朋友怎样都好看。”
    我们到的时候已经晚上7点了。
    庄夕气质成熟,比庄霁还要高一点,庄霁向他介绍我,他冲我点了点头但没有微笑,眼神又立刻回到庄霁身上。站在他身旁的是他的女朋友,乐悦,一位身材高挑的大美女,他们两个人看起来实在太过相配。
    寒暄了几句之后,庄霁拖着我们俩的行李进了左边稍小一点的那个房间,我把门关上一屁股坐在床上。
    “怎么了?”庄霁看我的臭脸有点搞不懂。
    “我觉得你哥哥不喜欢我。”
    “没有啊”,庄霁把行李箱放下走过来坐在我身边,“我哥就这样,他话少,人也很严肃,你以后习惯就好了,你相信我,他不是故意针对你。”
    我撅着嘴看了他一眼,又伸手圈住他的脖子吻他的嘴唇,庄霁已经不会再被我亲一口就脸红,他笑着反亲回来,我们两个人笑着倒在床上,把整洁的床单弄皱。
    “叩叩”,有人敲门,我们一下子安静下来,紧张的大眼瞪小眼。
    “我一会要做红酒炖牛腩,你们有没有什么忌口?”
    庄霁赶紧扯着脖子喊,“没有!辛苦哥了,我收拾完就出去帮你!”
    外面的人没说话,听脚步声应该是走了。
    我抬眼看着庄霁,庄霁也看向我,我们两对视一眼,扑哧都笑了。
    我拘谨的坐在桌边,灯光下庄夕的头发是深棕色的,他薄唇抿起开了瓶红酒,他把瓶口冲向我,“喝点?”
    “我……”我是想喝的,但又怕自己喝醉了出丑,庄霁看我为难便替我解围,“不了吧哥,我们今天赶路还挺累的,我们都不喝了。”
    庄夕“嗯”了一声没说什么,给身旁的女友和自己倒上。他女朋友起身去厨房拿来一瓶果汁,“你们尝尝这个,我刚刚榨好的西瓜汁。”
    她笑起来真漂亮,露出洁白的牙齿,整个人也落落大方,我说了句谢谢,她眨眨眼冲我说不客气。
    “干杯吧”,庄夕举起高脚杯,乐悦兴奋的喊了句,“干杯!”,我也赶紧拿起杯子和他们碰在一起,我觉得自己和他们格格不入。
    庄霁给我夹菜,乐悦笑着揶揄庄夕,“你看你弟弟多会疼女朋友”,庄霁有点脸红还被夸的有点得意,伸手捏了下我放在腿上的手。我没搭理他,只觉得这顿饭吃得心烦意乱,我现在只想离开这儿。
    “下半年就大四了,你们有什么安排。”
    “咳咳,哥”,庄霁被呛到埋怨的看了一眼庄夕,“吃饭呢,问这个干什么,还以为你被爸附身了呢。”
    我捏紧手里的筷子没说话。
    “问问都不行吗?”庄夕终于露出今天的第二个笑容,第一个是第一眼见到庄霁时露出的,看得出,虽然他不苟言笑,但他很疼这个弟弟。
    “我们都准备读研”,庄霁看了我一眼。
    “去哪读?”
    “德国,学校也决定好了。”
    “你们……一起去德国?”
    “嗯,对啊。”
    庄夕还准备继续问,他身边的乐悦就举起酒杯,“好了好了,你别当那种饭桌上那种问东问西讨人嫌的长辈行不行,来来来,碰杯。”
    一顿饭吃完,我找了个借口说自己头疼便先回房间了。
    我躺在床上,忽然很想逃离这个地方,庄霁敲门进来,手上端了杯热水。
    “头还疼吗?悦姐带了布洛芬要不要吃一粒?”他坐在床边担心的看着我。
    “把灯关了”,我抬眼看他。
    “为什么?觉得灯光刺眼吗?”他摸摸我的头。
    “把灯关了”,我又说了一遍。
    庄霁只好乖乖照做,房间里黑了之后他因为看不清路差点被行李箱绊倒,他坐到床边揉着自己的小腿,我扯着他的衣服把他拽下来,和他接吻。
    “唔……”庄霁瞪大眼睛,没想到我会这样。
    “你不是头疼吗?”他刚说完,我又吻了上去,手掌伸进他宽松的运动裤里。
    “嗯……”他皱眉闷哼一声,不用猜也知道他脸红了,他喘着粗气按着我的肩,“不行……我,我忘记带套了。”
    “去找你哥借,他肯定有带。”
    庄霁惊讶地看着我,面露难色,“这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我握住他变硬的阴茎,“你哥不知道你和我已经做过无数次了吗?”
    “不是……和这个没关系”,看庄霁一脸窘迫我就开心得不得了,他光洁的额头也因为我的逗弄出了一层细汗。
    “我骗你的,我带套了,在箱子里”,我把手掌抽出来,庄霁因为被我骗到而恼怒的扑过来堵住我的唇,“小坏蛋。”
    我搂住他,和他缠绵的吻在一起。
    庄霁下床去拿了套,他下面已经支起帐篷,我伸手把裙子脱下,露出成套的白色蕾丝内衣,“这房子的隔音怎么样?”
    “应该还行吧”,庄霁上床凑到我耳边说,“你小声点叫。”
    我捶了他一拳,“那你轻点操。”
    庄霁把我按在床上,挤进我的两条腿之间,我按住他的手,“不用帮我舔,直接进来。”
    庄霁巴不得,带上套立刻按着我的胯骨插进来,爽得叹了口气,“小骚货。”我听了兴致大发,真不容易,在我的调教下庄霁终于学会在床上说荤话了。
    “捏我的胸”,我把他的手放在我的胸上,庄霁一边操一边捏,“用力”,我不满的命令他。
    庄霁立刻加大力度,我的胸上瞬间浮现出五个指印。
    他真的太乖了,如果当初我不追他,他现在会便宜了谁呢。
    我被弄爽了,躺在床上看着黑漆漆的天花板,庄霁在我身边躺下,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舒服了吗?”他转头问我,眼睛很亮。
    “嗯。”
    “庄霁”,我叫他,“我不想在这呆了,我明天就想走。”
    “为什么?你在这呆的不开心吗?”庄霁很疑惑。
    “不为什么,你哥也不喜欢我,我还待在这里干什么。”
    庄霁伸手揽住我的腰,“你为什么会这么想,我哥喜欢你的,只要是我喜欢的人,我哥就喜欢。”
    “我没想多,他都懒得看我一眼”,我把庄霁的手拿开,“他觉得我配不上你。”
    “不会,你真的想多了”,庄霁再度揽上来,不过这次手捏上了我的胸,嘴唇吻住我的肩膀。
    我按住他的手,看着他,“你觉得乐悦姐漂亮吗?”
    庄霁憋笑,“我们早就认识了,她和我哥都在一起六年了。别瞎想了好不好。”
    “我没瞎想,乐悦姐那么漂亮,我是男人,我也会喜欢她。”
    “我是男人我就不喜欢她,我只喜欢你。”他吻了下我的脖颈,“别瞎想了,真的。我只喜欢你。”
    我满意了,但还是一言不发。
    他抓了下我的胸,“再做一次?”
    我没说话,任由他摆弄。
    第二天我们四个人去海边晒太阳,我没有准备比基尼,乐悦借了我一套,我和她在躺椅上晒太阳,她带了墨镜还拿了本书。
    庄霁和庄夕赤裸着上半身在海里游泳,庄霁注意到我的目光,他笑着冲我挥手,我也冲他挥挥手。随即低头回复社团学长的留言。
    “今天阳光真好”,乐悦惬意的躺在躺椅上,修长白皙的双腿交迭。
    我把手机屏幕暗灭,也跟着躺下。
    “你们今后会结婚吗?”
    “我和庄霁?我们还小吧,我还没考虑过这件事。”
    “我看得出来庄霁很喜欢你,我猜你们俩会比我和庄夕还要早结婚。”
    “我都没想过结婚这件事呢”,我看了海里浮浮沉沉的庄霁,“说不定最后我的结婚对象不是他呢。”
    “庄霁会放你走?”乐悦爽朗的大笑,“他对你的喜欢都快从眼睛里溢出来了。”
    帅完太阳往回走,我故意走得很慢,庄霁陪在我身边,我撞了他一下,把乐悦说过的话和他说了一遍。
    “说不定你根本不想娶我。”
    “怎么可能!”庄霁忽然握紧我的手,“你愿意嫁我现在就娶你!我本来是打算工作稳定之后再和你求婚的,我一直都想娶你,要不,要不咱们毕业以后就结婚?”
    “当然要等到我们工作的时候,我刚刚和你开玩笑的”,我踮脚搂上他的脖颈。
    要离开的前一天晚上,我洗完澡出来,看到庄霁坐在床上面无表情的盯着我。
    我裹紧浴巾,没明白他这是抽的什么风。
    他把我的手机拿出来晃了晃,“你给我解释解释这是什么意思?”
    我瞳孔骤缩,“你看我手机!?”
    “我不看的话一辈子都发现不了你竟然还在和别人聊骚,你之前和我说什么?你是不是都忘了!?”
    “不是聊骚……是社团里的事情”,我身体僵硬的辩解着。
    庄霁的眼神心痛又愤怒,他冷笑一声,“如果这都不算聊骚那我真的不知道什么才算了。”
    “要不要我给他打个电话问问你们算不算在聊骚?”
    庄霁生气的时候特别咄咄逼人,面对这样的他,我下面立刻就湿了。
    “哑巴了?说话啊。”
    “对不起”,我无话可说,只能道歉。
    “你!”庄霁仿佛一拳头打在了棉花上面,他皱紧眉头,表情痛苦,“你为什么总这样?这都第几次了?”
    “我哪点比不上他?你不喜欢我当初为什么要追我!?”
    “我喜欢你,我一直都只喜欢你”,我走过去爱怜的看着他,我的眼眶湿润。
    “你就是这么喜欢我的?和别的男人聊骚。”
    “……我错了。”
    “每次都是这一句你能不能换点新词?”庄霁苦笑。
    “我真的错了”,我牵住他的手,“我只是在这里太无聊了。”
    “有我陪着你你为什么会觉得无聊?你不是玩的挺开心的吗?”庄霁不可置信地看着我,看起来像是要被我给气晕了。
    我不开心,但我现在不敢说,我现在只想和他做爱。
    我捧着他的脸亲吻上去,他一脸嫌恶的把我推开,厉声问我,“你干什么!?”我被推倒在床上,但我又重新起身扑了上去,死死的吻住他的嘴唇,我太想让他操我了,尤其在这种时候。
    他再度推开我,他狠狠抹了下嘴唇,“你够了,你为什么每次都这样,唔!”
    我不管不顾的再次吻上去,这次我握住了他的下面,我像一个急切的色女一般。
    他握住我的肩膀,把疯了一般的我推开,我们离得太近,他浓重的气息喷洒在我的脸上,露出的眼神又悲伤又愤怒,恨不得要杀了我,“你以为这样我就能原谅你?”
    我没说话,喘着粗气红着眼睛看着他,我的手伸进他的裤子里,这次他没有阻止我,他垂眼看着我说了句,“骚货!”
    我蹲在他身前给他口,卖了十足的力气,他没有像往常那样怜惜我,他的大手按住我的头,回回都顶到最深处。
    我太喜欢这样子的他了,我承认,我是个变态。
    一下又一下我被插的干呕,但我不敢躲,也不想躲。
    他沉重的喘息着,拽着我的头发咬牙切齿的说,“我真想给你扔出去。”
    咕叽咕叽,我的口水流了一下巴,我抬眼看他,他正面无表情地看着我,使用着我,这一认知让我后面发了大水。
    肉棒完全硬挺后,他把我拽起来,让我完全坐在他身上,他捏着我的下巴操进去,“你就这么贱,非要找别的男人?你故意的是不是,嗯?”
    我努力摇摇头。他再也不是那个阳光灿烂的大男生了,他现在完全是我想要的样子。我激动的几乎要哭出来,我从来没有这样爱他。
    “呃……”我闭紧眼睛,浑身发颤。
    “你他妈的……”他用了力气肏我,虽然疼,但很爽。他攥着我的臀肉,把我的屁股弄的一片红肿,“我当初就不该答应和你在一起。”
    我们做的疯狂,他换了个姿势,把我按在床上,一边狠狠的肏我,一边命令我,“揉自己奶子。”
    我微微一愣,我从没在床上教过他这句话,“快点!”他伸手抽了一下我的胸。
    我闷哼一声立刻照做,双手覆上自己的胸,他又肏了我一下,“用力!”
    我痴迷地看着他,双手用力揉捏自己的乳房,很痛,但我想竭尽全力满足他的要求。
    淫靡的水声在屋里响起,他按着我的胯骨深深的顶,“知道错了没有?”
    我沉沦在欲望中点点头,他伸手忽然打了我一巴掌,冷冷地看着我,“我不信。”
    我用力夹了他一下,他嘶的一声,眼神冒火,又开始狠狠的抽插,“肏死你,操你妈的,贱婊子,再跟我发骚,让你再骚。”
    “叩叩”,有人敲门,我一下子紧张起来,可庄霁没有停的意思,抽插的水声实在是太大,我伸手推他的胸膛,示意他快点停下来。
    “你们要不要出来吃水果?”是乐悦姐的声音。
    “啪”,他又往我脸上甩了一巴掌,“我让你把手拿下来了吗?”
    我被打的头发散在脸上,虽然羞耻,但实在是心跳加速的喜欢,我听话的把手再度放回奶子上。
    “贱婊子”,他睥睨着我一边操一边轻声说。
    门外的人得不到回答,过了一会儿,自己走了。
    我紧绷的身体这才放松下来,庄霁把手指插进我嘴巴里,“你怕什么?你还在乎被别人听到吗?”
    我没办法说话,泪汪汪地看着他摇头,他问我,“在乎?你连脸都不要了,还在乎这个?”
    肏了几百下后,我忽然挣扎起来,他没带套!
    “别动”,他皱眉按住我。
    “别,别射在里面。”
    他愣了一下又压在我身上继续肏进来,还每次都重重的肏在宫口上,我小腹胀痛的难受,我知道他是故意的,“我,我不想怀孕。”
    我刚说完他就射在我身体里,我瞪大眼睛,恐惧立刻在心中升起,我不能怀孕,我还有太多事要做。
    他没有抽出来,仍然压在我身上,他在我耳边说,“再有下次,我就真的不要你了。”
    我搂住他,我知道他不会的,他心软,会一次次的原谅我,我知道。
    我偏头舔他的脸示好,他凶狠的吻上来,带着恨意。
    我下面又疼又胀,但我发誓,我人生中从未如此满足过。
    他看着我,眼神复杂,他从我身上下来,不再看我一眼。
    “我去给你买药。”
    “庄霁”,我叫了他一声,“对不起。”
    天生渣女(前传)

章节目录

睡前一篇小黄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木瓜和丝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瓜和丝瓜并收藏睡前一篇小黄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