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师尊被迫崩人设 作者:封落雁
    ——(40)
    而且走到一半,这人还悄无声息地哭了起来,哭得满脸都是泪,那眼神里面夹杂了一点茫然,看起来就像是被人丢掉了的小狼崽子。
    江牧:
    他无奈了:你怎么了?
    然后他就听到闻斜低声哽咽着说:师尊我好想你
    师尊,你为什么还不回来
    江牧身形一顿,垂下了眸,认真地一句句回答:我已经回来了。
    我从没有想丢下你。
    三.
    可能是因为闻斜醉后的那几句酒话,后面几天江牧对闻斜尤其地包容。
    等着闻斜充分试探,确定他这几天脾气好得不像样子之后,他眯了眯眼睛,把人这样那样带着把他想了好久的花招都弄了一边。
    江牧在四天后醒来,脑袋都还是懵的,在床上坐了一会儿,终于想起了议政殿寝殿浴池就连后山的竹林里都留了他们的味道之后,他:
    闻斜你要死了。
    他一身酸痛,好不容易从床上爬了起来,正准备对着镜子看一看身上不堪入目的那些痕迹,就见那爱咬人的狗东西端着粥进了寝殿。
    江牧:
    他别开了眼睛,没看到狗东西的目光落在了他刚才露出来的后肩上面,他刚准备说话呢,就头皮发麻地感觉那狗东西又从他的身后附了上来:师尊。
    狗东西的声音低哑:师尊,我想在这儿画点东西。
    两个人的身体贴在一起,江牧很明显地感觉到了他某处的变化,实在怕他再来两次,连忙胡乱地点头:画,随便画。
    可他没想到,狗东西就是狗东西,把他按在了床上画着画着就又来了一次,而且
    这畜生还一边动着,一边轻声道:师尊别动,刚才画上的要花了。
    四.
    江牧被小畜生弄得元气大伤,而且很不巧,他的小师兄偷闲从凛剑跑了过来找他玩儿。
    他实在没办法,只好跟沈霜白说身体抱恙,连平时沈霜白拿着新的阵法来找他讨论的时候他都是半躺在床上的。
    沈霜白从来不曾怀疑,直到有一次,在他小师弟低头看图的时候,衣裳没有拢好露出了半边肩头。
    他看得清清楚楚,一从像是火在烧一样的彼岸花从那白皙如玉的后背盛开至肩头,妖冶得勾人。
    也不知道那时用什么材料绘成的,那花开得极艳,而且要是他没看错的话,花瓣间还夹杂了几个深深的,为来得及消的吻痕。
    沈霜白:
    他的脸瞬间就红了。
    五.
    后来,世间有一处邪祟动乱,修真界解决不了,江牧主动说过去看看。
    他走的时候本来闻斜是不怎么担心的,毕竟这人是个大乘期,而且最近江牧还摸到了一点渡劫的边儿,这世间也没几个东西能伤到他。
    却没想到,不知道是不是他上一次去世的后遗症,等着回来的时候,他竟然失忆了,只记得自己是凛剑宗的一封之主。
    甚至他在闻斜想要靠近的时候,还一脸正经地道:尊上自重,本尊一心向道。
    闻斜头疼,干脆地捂住了他的嘴:你向什么道,你一心向我。
    恋耽美
    ——(40)

章节目录

重生后师尊被迫崩人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封落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落雁并收藏重生后师尊被迫崩人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