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初一 作者:玖安
    第七章(1)
    陆勤之在书房内醒来,身边已无候着的丫鬟。
    门外传来一阵窃窃私语。
    「听说是那个女鬼。」
    「她又来了?她都已经带走小姐了还想要怎么样?不会是??陆姑娘?」
    「我听管事的嬤嬤说,当年小姐没有赴私奔的约,她一气之下投河自尽,变成厉鬼找小姐索命,闹得整个府里头都不得安寧,这才请了道士收拾她。」
    「这么可怕?陆姑娘不会有事吧?」
    「我听说那个道士又来了,指不定就是来处理这件事的。」
    两个丫鬟似乎走远,声音渐渐变小。
    那些梦到底是什么?是梦吗?还是杜家小姐的记忆?
    杜瑾之真的是袁思吟带走的吗?
    此时,陆勤之发现自己所在的书房竟打不开,在房内拍打一阵子后终于有几个丫鬟打开门。
    「陆姑娘,您有什么吩咐吗?」一个叫做小翠的丫鬟恭敬的询问她。
    「怎么把门关起来了?」
    「嬤嬤吩咐今日府里有请道士来处理事情,不宜让姑娘出房门,怕事煞到姑娘您。」
    「处理事情?」
    「是,嬤嬤吩咐了不许过问缘由,小的只管办事,请姑娘待着吧。」
    陆勤之只得乖乖回到房中待着。
    陆勤之在房中兜转,一边翻着柜子上的文书,其中一本书册中有几行清逸的字跡,似乎是那个女鬼生前写的,很难想像这么不正经的鬼,写着经书上的大道正义。
    兜转一会儿,陆勤之觉得有些乏便就着床榻睡下。
    悠悠之间,她又作梦了,这次的梦很不一样。
    她站在新婚的厢房内,一对新人躺在床榻上,是杜瑾之和元晋,在床榻旁有个影子,那个女鬼。
    「早知如此,你何苦求我带你走,既答应我一起共赴馀生,又与他人结发,背叛,不过如此。」女鬼恶狠狠的盯着床上的杜瑾之。
    她的脸色越来越沉,床上的杜瑾之像是做了恶梦,脸色苍白冷汗直冒,眉头紧蹙的喊着,袁思吟的名字。
    「哼,巧诈。连在梦里都在骗人。」女鬼不屑。
    接着,场景转换,杜夫人守在女儿的遗体旁撕心裂肺的哭喊。
    「瑾之!瑾之你怎么这么走了,娘只有你了??娘该怎么办??」她这么哭倒在一旁。
    陆勤之站在一旁看着这一切,难不成杜瑾之真的是袁思吟杀的?
    没多久,一阵浓雾袭来,陆勤之觉得头晕目眩,再次睁开眼,她看见自己身处在杜府的花园,身旁的ㄚ鬟小桃看起来比之前梦中看到的年轻,陆勤之伸出手晃了晃,却发现自己的手又小又短,像孩子一样。
    下一秒,有人把自己腾空抱起,她抬头,看见的是杜夫人。
    「瑾之,又在看什么呀?」杜夫人和蔼可亲的将自己放在腿上。
    「娘??唔啊??你??」糟糕,自己似乎还不太会说话。
    她乱动的双手将桌上的茶水打翻,洒在杜夫人的衣裳,ㄚ鬟紧张。
    「小姐!夫人,您的衣裳??」
    「没事,孩子嘛,瑾之真是调皮呀,是不是?」杜夫人只是轻轻点了杜瑾之的鼻头。
    「呀??啊啊??嗯。」陆勤之在杜瑾之家身体里,想说却说不出话,只能咿咿呀呀。
    看来,杜夫人真的是很疼爱杜家小姐,陆勤之心想。
    一阵风袭来,伴随几片落花花瓣,再次睁开眼,陆勤之变成约莫六七岁的孩童。
    几个丫鬟围绕着她,带着她在湖边游玩,一个不慎,她失足落水。
    湖水冰冷,从她嘴里洩出许多气泡,眼前的景象逐渐模糊,她奋力挣扎却仍沉入水中。
    帮她再睁开眼,她躺在床榻上,映入眼帘的是杜夫人焦急的脸。
    「瑾之,你吓死娘了,你怎么自己乱跑,跌入湖里,要不是小桃反应快跳下去救你,你现在还能在这里吗?」杜夫人一边哭着一边拥抱陆勤之。
    「娘??对不起??瑾之再也不会这样了??」陆勤之吶吶开口。
    「别这么吓娘了,娘只有你了??」
    陆勤之感受到杜夫人身上的温度,有那么一瞬间,她真的觉得那就是她的童年,有个温柔婉约疼爱她的母亲,有偌大对宅邸,几个忠心的僕人,她就是,杜瑾之。
    作者有话:还有人记得这本书吗?
    ────以下是简体────
    陆勤之在书房内醒来,身边已无候着的丫鬟。
    门外传来一阵窃窃私语。
    「听说是那个女鬼。」
    「她又来了?她都已经带走小姐了还想要怎么样?不会是??陆姑娘?」
    「我听管事的嬷嬷说,当年小姐没有赴私奔的约,她一气之下投河自尽,变成厉鬼找小姐索命,闹得整个府里头都不得安宁,这才请了道士收十她。」
    「这么可怕?陆姑娘不会有事吧?」
    「我听说那个道士又来了,指不定就是来处理这件事的。」
    两个丫鬟似乎走远,声音渐渐变小。
    那些梦到底是什么?是梦吗?还是杜家小姐的记忆?
    杜瑾之真的是袁思吟带走的吗?
    此时,陆勤之发现自己所在的书房竟打不开,在房内拍打一阵子后终于有几个丫鬟打开门。
    「陆姑娘,您有什么吩咐吗?」一个叫做小翠的丫鬟恭敬的询问她。
    「怎么把门关起来了?」
    「嬷嬷吩咐今日府里有请道士来处理事情,不宜让姑娘出房门,怕事煞到姑娘您。」
    「处理事情?」
    「是,嬷嬷吩咐了不许过问缘由,小的只管办事,请姑娘待着吧。」
    陆勤之只得乖乖回到房中待着。
    陆勤之在房中兜转,一边翻着柜子上的文书,其中一本书册中有几行清逸的字迹,似乎是那个女鬼生前写的,很难想像这么不正经的鬼,写着经书上的大道正义。
    兜转一会儿,陆勤之觉得有些乏便就着床榻睡下。
    悠悠之间,她又作梦了,这次的梦很不一样。
    她站在新婚的厢房内,一对新人躺在床榻上,是杜瑾之和元晋,在床榻旁有个影子,那个女鬼。
    「早知如此,你何苦求我带你走,既答应我一起共赴馀生,又与他人结发,背叛,不过如此。」女鬼恶狠狠的盯着床上的杜瑾之。
    她的脸色越来越沉,床上的杜瑾之像是做了恶梦,脸色苍白冷汗直冒,眉头紧蹙的喊着,袁思吟的名字。
    「哼,巧诈。连在梦里都在骗人。」女鬼不屑。
    接着,场景转换,杜夫人守在女儿的遗体旁撕心裂肺的哭喊。
    「瑾之!瑾之你怎么这么走了,娘只有你了??娘该怎么办??」她这么哭倒在一旁。
    陆勤之站在一旁看着这一切,难不成杜瑾之真的是袁思吟杀的?
    没多久,一阵浓雾袭来,陆勤之觉得头晕目眩,再次睁开眼,她看见自己身处在杜府的花园,身旁的ㄚ鬟小桃看起来比之前梦中看到的年轻,陆勤之伸出手晃了晃,却发现自己的手又小又短,像孩子一样。
    下一秒,有人把自己腾空抱起,她抬头,看见的是杜夫人。
    「瑾之,又在看什么呀?」杜夫人和蔼可亲的将自己放在腿上。
    「娘??唔啊??你??」糟糕,自己似乎还不太会说话。
    她乱动的双手将桌上的茶水打翻,洒在杜夫人的衣裳,ㄚ鬟紧张。
    「小姐!夫人,您的衣裳??」
    「没事,孩子嘛,瑾之真是调皮呀,是不是?」杜夫人只是轻轻点了杜瑾之的鼻头。
    「呀??啊啊??嗯。」陆勤之在杜瑾之家身体里,想说却说不出话,只能咿咿呀呀。
    看来,杜夫人真的是很疼爱杜家小姐,陆勤之心想。
    一阵风袭来,伴随几片落花花瓣,再次睁开眼,陆勤之变成约莫六七岁的孩童。
    几个丫鬟围绕着她,带着她在湖边游玩,一个不慎,她失足落水。
    湖水冰冷,从她嘴里洩出许多气泡,眼前的景象逐渐模糊,她奋力挣扎却仍沉入水中。
    帮她再睁开眼,她躺在床榻上,映入眼帘的是杜夫人焦急的脸。
    「瑾之,你吓死娘了,你怎么自己乱跑,跌入湖里,要不是小桃反应快跳下去救你,你现在还能在这里吗?」杜夫人一边哭着一边拥抱陆勤之。
    「娘??对不起??瑾之再也不会这样了??」陆勤之呐呐开口。
    「别这么吓娘了,娘只有你了??」
    陆勤之感受到杜夫人身上的温度,有那么一瞬间,她真的觉得那就是她的童年,有个温柔婉约疼爱她的母亲,有偌大对宅邸,几个忠心的仆人,她就是,杜瑾之。
    作者有话:首发:sаńjìμsんμщμ.νìρ(sanjiushuwu.vip)
    第七章(1)

章节目录

七月初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玖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玖安并收藏七月初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