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与圣僧二三事 作者:下限君一路好走
    第58页
    ——她以为这世上,已经没有比长姐更风流的弄潮儿了,可是……长姐却自称是“凡庸”。
    ——我们这样的……凡庸之人。
    长姐她未曾把自己当做和她们这些妹妹“不一样”的人。
    她双手拢在袖子里,站起来对着李安然肃拜:“小妹受教了。”
    李安然笑了,侧头看了看站在不远处,不知道要不要过来的安华道:“若是有空,你们姐妹二人都可以到我的宁王府来小坐。”
    她同那些於菟之外的妹妹相处的太少了,不太了解她们,这倒也是个好机会。
    这些妹妹们没有和自己一样的机会,终日关在后宫之中,很难见识她见识到的东西,谁又知道其中也许会有那么几个,擅长自己不擅长的东西呢?
    李安然从不否认自己的得天独厚,有一半来自父亲极度的偏爱和放纵。而其他妹妹,几乎没有这个机会享受到和自己同等程度的,来自那个九五之尊的极端偏宠。
    於菟性格蛮勇,和崔景一样对桑农之事感兴趣。
    髫髫虽然骄傲,但是于诗词书画之上却能胜过不少士子。
    再比如说,面前的这个安平,稍微教导、打磨一下,拓宽她的眼界,她是否也能成为令人侧目的巾帼士子呢?
    她心情好,便走出湖心亭,和安平、安华又说了几句话,便因为天色晚了,要赶暮鼓之前赶回长乐坊,三人便在御花园分开了。
    李安然回到王府,第一时间便往荣枯所在的客房赶去,正好看到僧人搬了一张桌子出来,四月八后,蚊虫渐多,他弄了一顶纱帐支在廊上,自己拢在纱帐里一卷一卷的看李安然为他准备的东西。
    那是两年以来,细作营各部派遣出去的密探们为李安然收集的,大周十五道佛寺账本、涉及的俗世生意,以及闹出来的人命官司。
    荣枯身边的两只鸟儿缩在笼子里睡觉,荣枯却看着这些文书眉头越发紧皱。
    李安然掀开他防蚊虫的纱帐,收脚坐了进去,那纱帐飘落,又将廊子盖得严严实实。仿佛是为了提神,驱虫,荣枯在帐子里还用香炉点上了艾香。
    李安然抱着膝盖,看着他道:“知道外面蚊虫多,怎么还跑到外面来看书卷了?”她歪过身子,看了一眼荣枯身边的艾香,“还点艾香驱蚊。”
    荣枯放下书卷,用手指揉了揉眉心,笑道:“虽然佛祖有割肉喂鹰之德,可小僧修行不够,实在是怕被虫咬得浑身痛痒。”
    李安然被他逗得直笑:“法师又怕自己一不小心拍死了哪只过来吸血的蚊子,犯了杀戒是吧?”
    荣枯听出她话里的调侃,腼腆一笑:“殿下见笑了。”
    李安然道:“这蚊子不通,要下地狱的,怎么能损害罗汉呢?”
    荣枯哭笑不得:“殿下你说小僧这张嘴叫人恨,殿下的嘴也越发损了。”
    两人罩在一个帐子里,风一吹,影影绰绰看不真切,李安然越发来了劲,扳着手指和荣枯笑:“那我看这蚊子倒是众生平等,禽畜也咬、人身也咬、白丁也咬、鸿儒也咬、草民也咬、王孙也咬——就连得了道的圣僧,也要咬上一口才是,可以说是佛性了。”
    荣枯知道她调侃自己,便立刻反击道:“这倒也不是,若是有佛性了,就该饮露水,吃草汁,口念经文了。”
    李安然把手放在耳朵边上:“这不是念着呢么——嗡嗡、嗡嗡。”
    荣枯:……
    他想了想,发现自己对李安然的耍无赖毫无办法,便又低下头去看书卷了,过了一会才抬起头来:“殿下于辩法之上,到是给小僧寻了一条新路。”
    李安然:???
    不,法师,你不要学我耍无赖啊?
    他展开手上的书卷,指着一处对李安然说:“这些都是真的?”
    李安然凑近,上面写着“暨南道,林州滁县大旱,朝廷免其税收,然豪寺不减其租,致使当地农户十户逃荒七户。”、“虽不减其租,却有开仓赈济之行。”
    她笑道:“是真的。后来是朝廷拨款赈济,才渐渐缓过来的。”
    荣枯道:“不减租,却开仓赈济百姓,就像是咬下别人一块肉,然后拔下自己身上的一根毛去填补伤口,表面上看上去是行善积德,耕耘福田。实际上却是残害生灵,为佛法蒙羞。”
    他自幼出家,许多情绪都被磨到经卷里去,很少外露,只是在看李安然为他收集的这些书卷的时候,心里还会翻涌着嗔怒之情。
    只不过,他不会为这种嗔怒之情而感到罪过——哪怕是佛祖,看到这一幕也是要做狮子吼的。
    李安然看着眉头紧皱,神情严肃的荣枯,一双眼里也不自觉的挂上了笑:“我没看错法师。”
    她坐直了身子,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有用力揉了两下,便摆出了一个郑重其事的态度:“辩法一事,便交给法师了。法师还需要我为你准备什么,尽可以说出来。”
    荣枯道:“殿下愿意信任小僧,将如此重要的事宜交给我,这已经是莫大的荣耀了——若是要有什么准备的,小僧还需要那些即将来到天京与我辩法的法师们的背景、籍贯、戒腊、师承等等……”
    李安然道:“这些等他们自己选拔完毕,我自然会告诉法师的。”
    荣枯点头:“辛苦殿下了。”
    他又低下头去继续一目十行地默记书卷,过了一会,见李安然不走,便抬起头来想要提醒她一声,却见她一手撑着廊子,一只手伸进两只银喉的笼子里,拨弄着小银喉的翅膀,仿佛一只手贱的猫。
    第58页

章节目录

公主与圣僧二三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下限君一路好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下限君一路好走并收藏公主与圣僧二三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