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与圣僧二三事 作者:下限君一路好走
    第79页
    顺义公的长子当年跟着回鹘军队一起劫掠大周边境,被李安然砍了头挂在军营示众。某种意义上来说,自己也算是顺义公的杀子仇人,现在他一大把的年纪,还要厚着脸皮管年纪都能当自己女儿的李安然叫“阿娘”——怎么想想都觉得让人起鸡皮疙瘩。
    他现在的世子是他的次子,原名叫做哲努,改了李姓之后,他就取了个名字叫做李惠。
    顺义公膝下还有一个女儿,原来的名字李安然不记得了,只记得比自己略小两岁,是个明眸皓齿,飞扬骄傲的少女——如今,也该二十有四了。
    李安然也知道顺义公这般恭谨,为的其实是有生之年能回到自己的故国西凉去。
    偏偏……无论是李安然还是李昌,都不会允许他回到西凉去的,他若是要回去,那也只能用棺材装着他的骸骨回去。
    回鹘旧部联合西凉旧部叛乱,即使他人不在西洲,这些人也是打着他的旗号拉起的旧部队伍。
    倒是这个世子哲努,几乎从来没有出现在李安然的面前过,这唯一一次送拜帖,却是为了拜见荣枯,这就很有意思了。
    李安然思忖了片刻,决定将这个拜帖拿去给荣枯,让他决断自己要不要见见这个哲努。
    当她来到别院的时候,正好看到荣枯坐在廊上,双手垂放在膝盖上,闭着眼睛似乎在冥想,她不知道该不该上去叫他,却见他睁开眼,一双浅灰褐色的眼睛清澈无尘。
    先落入宁王眼中的是他眸子中的笑意,而后才是浅浅上翘的唇角。
    “殿下。”
    李安然把捏着拜帖的手藏在身后,挑眉:“打扰法师冥想了?”
    荣枯摇头:“小僧只是在等薜荔籽晒干的时候,顺便默念一下经文罢了。”
    李安然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只见他在廊子边上铺了一床旧苇席,上头一边放着的是从墙上摘下来的薜荔,已经剖开,挖出里面的籽来,就等着晒干。
    另外一边则铺着一些刚摘下来的茉莉花。
    他边上还放着一盘子凉糕,上头点着一模嫣红,乍一看和观音眉心吉祥痣一般。
    再看荣枯客房墙上那些藤萝上结着的薜荔果,矮的已经基本给摘没了。
    李安然:……
    “法师……还真是不拿自己当外人啊。”她摇着手里的拜帖向荣枯走过去,在他边上坐下了,“有东西要给法师。”
    荣枯的目光从李安然垂在身前的鬓发一路滑落到她捏着拜帖的手上,过了一会才伸手接过:“殿下为何不梳发髻?”
    李安然道:“大夏天的又不外出,梳髻烦死了,专就好披头散发做野人状。”
    “自然是随主人便。”荣枯一手捏着拜帖,另一只手单掌行礼。
    而后,便打开拜帖看了一眼,随后叹了一口气:“原来是这样。这便是小僧客居宁王府的不便之处了。”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还是摇了摇头道:“但是小僧也不便往顺义公府去。”
    李安然听他这么说,反而来了精神:“为什么?”
    荣枯噎了一下,皱着眉头道:“我于哲努施主的姐姐有些龃龉,最是不好见她的。”
    李安然垂眸,思考了好久才从记忆的深处挖出了那么一个袅娜窈窕,明目皓齿的身影来——当年她匆匆一瞥,对西凉王室那些男女没有太深的印象。
    “既然法师不好去,那也可以让李惠来。”就是见面尴尬了点,别的没啥。
    只不过……
    一听到荣枯说“自己同顺义公的女儿有不便相见”之处,就让李安然非常好奇了,她知道出于礼貌自己不该问,但是偏偏荣枯开了口,她心里就跟小猫挠似的一阵阵发痒,就想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她有个颇为孩子气的小动作,一旦有什么事抓心挠肺得想知道,这手指就闲不住地一圈一圈卷自己没有梳起来的发梢。
    荣枯原本都合上拜帖了,转头却看见李安然的纤纤玉指不停搅弄着自己的鬓发,那鬓发微卷,和蛇一样妖娆的缠着她的食指,一片丝润柔滑的模样。
    荣枯:……
    他道:“殿下若是想问什么,便问吧。”
    李安然:“你让我问的哦。”
    荣枯:“……自然。”
    李安然瞥了他一眼:“那你不许反悔。”
    荣枯:……
    有的时候,他真的觉得李安然很孩子气,他以前曾听过一句汉人说的话,形容一个人最为惬意的状态,便是“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李安然符合了这前半句,至于后半句,荣枯觉得她不必醉,也能做得出来。
    “你和顺义公的那个女儿……”李安然咬住下嘴唇,两个手握拳碰在一起,拿大拇指勾了勾,“这个?”
    荣枯木然,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心中的感受,便如实回答道:“师父曾经在西凉做过几年国师,除了讲经说法,还不得不替西凉王每一次出征占卜吉凶。”
    李安然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提这个,便歪了一下脑袋,眨了眨眼。
    “那一年,师父替西凉王长子占卜他随回鹘军队出征,是吉是凶,师父占卜出来是大吉,然而出征之后没有多久,西凉王子的脑袋便被挂在了大周军营之中示众。”
    李安然:……
    她这么觉得这个气氛逐渐……变得有些尴尬。
    荣枯继续道:“西凉王不敢进一步激怒大周精锐,便把火气撒在了僧团之上,我时常跟在师父身边,引来阿苏摩耶的觊觎,她将我关在她的寝宫里,想要逼迫我破戒娶她,我绝食五日,几乎死过去,最后是哲努支开了侍卫,爬窗来把我放了出去。”
    第79页

章节目录

公主与圣僧二三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下限君一路好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下限君一路好走并收藏公主与圣僧二三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