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与圣僧二三事 作者:下限君一路好走
    第94页
    延道还想再说,坐在他的边上的可慧拽了拽他僧袍的袖子,对着他摇了摇头——再说下去,宁王就要让他们知道什么叫皇家天威了。
    槃寂原本就不积蓄田产,自然也就无所谓,两手一摊道:“小僧自然无所谓。”
    虽然压下了一个延道,但是却有人跳出来反对,一边的贞法、福明、闻禅、观雪、悟心听到如此清海如此简单的就交出了九龙寺的田产,立刻叫嚷起来:“师兄怎么能如此草率!”
    他们所在的寺庙都是各自州府屹立不倒的百年大寺,不仅有无数的奴仆,还有僧兵和私兵,和九龙寺的情况又有不同,全寺上下不算和尚也有上千人口了,收去了田产,叫他们怎么活?
    福明脾气急躁,先于众人站起来,指着李安然道:“小僧初听闻辩法之时,还以为殿下如同太后一般是真心礼佛,求来世的福田,没有想到殿下却是明里说尊佛,私底下不知从何处寻来这伥鬼为您开路么!”
    李安然的眉毛微微一挑。
    哦,还说之前怎么这么顺利呢,原来在这等着呢。
    第54章 辩法会(下)
    福明暂住在天京寺庙中的时候, 曾经听长明寺的知事提起过这个“荣枯”,当时那知事面带不屑,贬斥此人为“攀龙附凤, 夏三月也不从宁王府中搬出来,王府森严谁知道他在宁王府中做些什么有污佛弟子行径的事情呢。”
    故此, 福明在近日辩法会的时候, 原本也就不怎么把荣枯放在眼里, 认为他只是长着一张俊美的脸,靠着做公主清客攀上关系的小人罢了。
    世间女子都容易这种容貌鲜妍的男子欺骗的,即使是传闻中能征善战的宁王殿下也不例外。
    加上之前在辩法会上, 已经有延道先多番发言,福明想着自己看看情况再开口也不迟,却发现整个辩法会的局势急转而下,直到最后图穷匕见,他还有什么看不出来的。
    只恨清海禅师、可慧禅师他们缴械投降得太快,如今只能寄希望于其他禅师考虑到自己寺庙之中的情况,和自己站在统一战线了。
    荣枯听到福明开口这么说,心里忍不住一颤。
    要知道,在这场辩法会上, 无论怎么骂自己,那都是无碍的, 毕竟自己是身为佛子,却要帮助世俗的势力抑制佛教在中原大地上的发展, 他们指着自己的鼻子骂, 那也不过是身为修佛之人,斥责自己做了外道手中的利刃——可一旦辱及李安然,那性质可就完全变了。
    想到这里, 他忍不住侧目瞥了一眼坐在帘厢之中的李安然,却徒然瞥见后者低眉垂目,嘴角噙着一丝“尽在掌握”的笑意。
    荣枯突然有种如坠冰窟的感觉。
    他现在似乎明白了什么——或许,从李安然三次拒绝他搬离宁王府开始,她就已经想好了所有的后招。
    ——她是一个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连自己的清誉都可以放在一边的女人。
    或者说,她从一开始就从不在乎这些东西。
    其心性之坚韧,为人之冷酷,可见一斑。
    一旦参加法会的众僧为了驳倒自己,在自己这三月的举动之中打压自己,那么必然会口不择言辱及李安然,等不到一个月,这些在法会上提出“不肯将田产交还给朝廷”的法师,就将以侮辱亲王的罪流放,所属的寺庙,恐怕也将立刻被查抄。
    卫太傅手上的折扇“哗”一下合拢:“了不得啊,了不得啊。”
    同僚一时不知他在说什么“了不得”,便小声道:“太傅何解?”
    “我们这位大殿下,真是了不得,你可还记得三年以前,甘州曾经发生过一间寺庙藏污纳垢,私自为抢劫行商,掳掠妇女的山贼剃度,结果受害行商夫妇的女儿千里独行,在天京门口一步一跪,哭着上天京来告御状的事?”卫太傅深吸一口气。
    同僚道:“下官当然记得,在此之前,大周原本是沿袭魏朝的律法,僧人出家则免去除谋逆罪之外的罪过,一概不追究,陛下圣断,立刻通知州府将一干人等全部从寺庙之中搜查而出,处以斩立决,同时废止了这一条刑律——僧人犯罪,无论大小皆以周律为准,同时也不许寺庙给犯罪之人剃度——僧不免责,这可是圣上的英明啊。”
    卫太傅只觉得自己脑门上一阵热涌:“我当时就在想,这样一个不过十一、二岁的娃娃,身边又没有扈从,怎么孤身一人从甘州到了天京——我们都忽略了,大殿下当时就在甘州!”
    同僚这也咂摸过味来了:“太傅的意思是,大殿下从三年前就在谋划此事了?”
    她利用那前来告御状的女娃娃,让陛下先定下“僧不免责”的国法,为的就是给今天的辩法会,留下收拾刺头的后手?
    “不会吧?我们这位殿下……是神仙吗?”同僚瞠目结舌,一时不敢相信,“定是卫老想多了。”他摆着手,不只是不相信,还是不敢相信李安然能从三年起就想得如此深远。
    卫太傅像是要压下跳动的过快的心一样,深深吸了一口气,又长长呼出:“殿下谋断深远,卫某所不及啊。”
    同僚吃了口凉糕压压惊:“不可能不可能,定是卫老想多了!”
    而在辩法会场上,荣枯听到福明将矛头指向李安然,却开口道:“这位师兄此言差矣了,为何说小僧是为伥鬼呢?难道福隆寺中蓄养僧兵、私兵,僧兵又多肉食,于佛门净地藏着许多兵刃,兵刃需要时时护养,福隆寺僧人虽然不积蓄金银财宝,却将供奉的钱财用在这些事情上,这难道不算是为魔王波旬做伥鬼吗?”
    第94页

章节目录

公主与圣僧二三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下限君一路好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下限君一路好走并收藏公主与圣僧二三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