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二怎么又黑化了 作者:浇酒
    第65页
    “王爷说去我就去吧。”宋舟兴致高涨, 不嫌烦把棋子分色装回棋盒里, 手里留了一颗子敲敲棋盘, “我们还下吗?”
    围棋她会得不多,蔺浮庭便手把手一步一法教她。学围棋的过程于老师而言最是枯燥, 蔺浮庭却耐得下心, 哪怕宋舟和他把时间都消磨在这上面都好。
    “下。”话音刚落, 宋舟落下一子, 显然等他这句话很久了。
    蔺浮庭转着棋子,目光落在棋盘上,心思却不在这处,随手落了一个点, 不经意问:“皇上不日回京,我也要在场,到时你也同我一起去?”
    宋舟正琢磨下一步走哪儿,闻言抬头,“歇鱼那天也要跟着入京吗?”
    蔺浮庭幽幽盯着她,“你很关心楚瑾的妹妹。”
    有了蔺浮庭认出她的前提,往前他那些莫名其妙起来的脾气终于有了解释。
    原来是在吃醋啊……
    宋舟正色道:“歇鱼因我才无奈成了圣女,此去京城危机四伏,我当然要担心她。更何况仙女姐姐不是说了嘛,歇鱼前世是你的妹妹,我难道不该关心她吗?”
    “……因为楚歇鱼是我妹妹?”蔺浮庭的神色如雨后初霁一点点晴朗,然后将脸僵硬转到另一边,耳根子薄薄一层红,干巴巴道,“走之前我带你见见她。”
    宋舟忽然发现,原来只要这样一句话蔺浮庭就能脸红,一点都不经逗。
    她一下没了下棋的兴致,双手捧着脸望他,故意的,“你带我去见啊?只带我一个人去见对吧?还带不带其他人?”
    蔺浮庭轻咳一声,红再也压不住,迅速爬上耳尖,声音别扭得古怪,“只带你一人去。”
    “王爷人真好!”宋舟逐渐兴奋,原来黑化男主对原本的她是这种样子的吗?有一点好玩。
    她嘴甜得厉害,夸奖的恭维的话不要钱似的一句接着一句说,蔺浮庭慌张落下一子,“下棋,该你走了。”
    “王爷……”宋舟戳戳棋盘边缘,狐狸似的眯起眼,眼尾染上紫藤花的影,像是画在了眼底,“刚刚那一步才该我走哦。”
    蔺浮庭下意识看棋盘,脸色控制不住唰的通红,迅速把棋捡回去,“那你下。”
    宋舟不慌不忙,手指点点自己的脸,“王爷你很热吗?脸都红了。”
    眼里的狡黠藏不住,蔺浮庭就是再迟钝也看出她是故意的。
    “不许胡闹。”蔺浮庭硬巴巴地训她,偏偏到最后自己也忍不住弯起唇角。
    宋舟憋着笑得意至极。
    有些东西被刻意避开,彼此心照不宣。
    一个因不记得,一个因不愿再提起。
    ***
    舸舰弥津,青雀黄龙之舳,云销雨霁,彩彻区明。
    御驾回京那日,明黄色的旗帜蒙住了天空。旗上金龙翻腾飞舞,禁卫军五步一人,紧握刀把严阵以待。有了上次的刺杀之鉴,都打起十分的精神不敢再大意。
    从行宫到龙船的路都被清理干净。当今皇帝喜欢摆架子,喜欢大场面,于是特意允许晋南的百姓到近前围观。
    道路两边黑压压一片,普通百姓一生大抵也就只能见一两次这样的场面,拼了命地往前挤,想要看看他们的皇帝,还有那些皇室子弟,究竟是什么尊贵模样。
    皇帝一路摆驾行过来,号角声与公公的喊唱声不得停歇,晋南王率晋南众官员早早等候在龙船的甲板前。
    运河岸边有一棵百年的榕树,据说是运河挖成之时种下的,葱郁华盖下停着一辆低调的马车,马车前简单挂了一块晋南王府的牌子。
    马车帘子挑开,先是一双手伸了出来,交叠搭在窗边,再是一张精致明媚的脸。
    宋舟跪在座上往外看。藩王辖地的官员官服都是墨绿色,一片墨绿色里,最远是蔺浮庭一身黑衣,宽阔的肩背上金蛟伏伺,格外显眼。
    刺驾之事龙颜大怒,操办接驾事宜的太守因办事不力,全家获罪。还能在这里的官员人人自危,垂着头战战兢兢。数十名官员站在一起,居然没有一点说话的声音。
    宋舟觉得那一片墨绿色死气沉沉,最前面的蔺浮庭忽然淡淡转过头朝这边望了一眼。姑娘精神一振,从车窗里撑出半个身子,用力朝他挥舞手臂,哪怕看不见,都能猜出她此时定然是在对他笑。
    御辇已经到了运河岸边,人群开始骚动。在逐渐沸腾的热闹里,没人注意到这一相隔人群的对视。
    蔺浮庭面无表情地转过头,良久,轻笑一声,“又胡闹。”
    圣女算好了龙船启程返航的吉时,时间还没到,皇上又在龙船上宴请百官。
    丝竹管弦,觥筹交错,衣香鬓影。
    “王爷。”
    弦乐声隔了几条走廊声音还隐约传来。
    容貌昳丽的女子身着一袭繁复华丽的宫装,金丝银绣,孔雀翎缀在裙摆,迤逦拖地。
    本该在皇帝身边服侍的妃子出现在圣女的房间外面,与自己相似的一张嘴唇在宋舟心里掀起波澜。
    蔺浮庭微微颔首,已是宠妃的女子便恭敬退到一旁,“我替您守着。”
    楚歇鱼借口喜静,并没有参加船上的宴会。葱白的手指撑着额头,尾指虚虚掩住疲惫的眼神。
    门板吱呀一声响,她立刻直起身子警觉起来,见到是蔺浮庭和宋舟,才露出一个笑,“原来是你们。”
    这段时间她几乎被各方刁难。明面上他是晋南王送来的圣女,皇帝对她奉若神祗,礼待有加,而她却不属于任何一方夺嫡势力。对于来历不明又无法拉拢的人,自然是尽快铲除才最好。
    第65页

章节目录

男二怎么又黑化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浇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浇酒并收藏男二怎么又黑化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