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二怎么又黑化了 作者:浇酒
    第101页
    有小孩追逐打闹跑过,虎头虎脑的孩子壮实, 欢呼着不看路,一脑袋撞在楚歇鱼腿上。女子怀揣重重心事, 被如此撞的一趔趄,往后倒了几步,险些磕在小摊上摆着货物的木板尖角。
    “当心。”苏辞急急捉过她的手臂,及时将人拉了回来。
    楚歇鱼在他怀中一撞,嗅见他衣袖浪荡风流的薰衣香,呼吸不自觉屏了一瞬, 回过神, 迅速推开他, 垂着手, 语气疏离,“多谢殿下。”
    做圣女时, 她待谁都是如此疏远, 苏辞尚且还能以此为借口宽慰自己。可出府逛街走了这么久, 楚歇鱼连遇见乞讨的流浪汉都轻柔地报以微笑, 唯独对他,淡漠疏远,敬而远之。
    心口有阵火起,被楚歇鱼冰冷的语气浇得只剩下一点微渺的火星亮着。不能直蹿起来燃烧, 也不能完全浇灭。湿腻腻又发着烫,横亘在心口,怎么样都难受。
    “六哥哥,你看前面有卖糖人的,你买一支给我吧。”赵淳云兴高采烈地喊苏辞。
    看见苏辞与楚歇鱼面对面站得很近,少女脸上浮起气恼。明明苏辞出门是要陪她玩儿的,那两人两相对望,她在这里反像横插进去格格不入的那个。
    想到这里,她怒而跺跺脚,声音高了几分,“六哥哥!”
    楚歇鱼抬起的琉璃眸子复而缓缓收回,依旧不温不热道:“殿下,县主在叫您。”
    苏辞俊眉皱着,想问她到底为何忽然疏远,但赵淳云的性子,不盯着又不知道会出什么事,只好低声道:“路上人多,你跟紧我,行路时也要当心。”
    “来了。”苏辞扬声对赵淳云道,眨眼换上倜傥的笑脸。
    楚歇鱼注视他大步朝那位县主走去,几不可闻地嗯了一声。
    “王爷好兴致。”苏辞眯眼看着蔺浮庭拿着一支不伦不类的糖画,怎么看怎么别扭,脸上的笑越发忍不住。
    宋舟在蔺浮庭身后探出头,眉眼弯弯同楚歇鱼挥手。
    楚歇鱼自见到她后,脸上才终于绽出一抹灿然的笑容。声音柔柔的,唇边抿出个温婉的梨涡,“宋舟。”
    宋舟朝她伸手,她便笑着搭上来,同她站在一边说小话。
    蔺浮庭眉锋皱起,周身在苏辞三人出现后陡然冷了下来。
    “六哥哥,”赵淳云巴巴羡慕着蔺浮庭手中的糖画,“你也给我画个糖画吧。”
    她刚才见到了,蔺浮庭的糖画是他身边那个小姑娘画的。
    苏辞下意识看了眼楚歇鱼,后者唇边噙笑,眼里漾着一池春光专心听宋舟说话,并未关注他们这边。
    “行,”苏辞收了折扇插在腰间,锦衣公子有模有样地挽起袖子,笑着问小贩要了糖勺,“你想要个什么样的?”
    “凤凰,要一只凤凰。”赵淳云挥着手比划。
    “好,凤凰。”苏辞含笑应下,偏头朝楚歇鱼看过来,“圣女想要个什么样的?”
    楚歇鱼微愕。男子一贯笑得清风霁月,状似随口一问。他总是体贴的不会让她觉得格格不入,即使身边的人再多,也能适时带着她一起加入,不让她孤零零的落单。
    另一位姑娘不善的目光如芒在背,嘴唇翕动,她轻缓地摇头拒绝,“多谢殿下,但我不喜甜食。”
    语罢,自己先黯然下来,强撑着装作云淡风轻,转过头不再看他,却遇上宋舟略带探究的眼神。
    小姑娘抿了抿唇,眉目间泛起一丝忧色,捏捏她的手,并不多言。
    原本还能撑着,可宋舟这一眼,忽然让她唇齿弥散开一阵苦涩。不久前她还在为宋舟拉扯不清与晋南王和楚瑾之间的关系忧心。宋舟单纯、天真,幸运地不曾被世俗沾染,现在连宋舟都看出她的心思。赵淳云对她的敌意毫不收敛,可这一切苏辞却好像都一无所知。
    气氛微妙,宋舟置身于大型修罗场,摸摸鼻尖,求助似的朝蔺浮庭眨眨眼。
    苏辞于玩乐一事上格外娴熟,砧板上画糖画有如泼墨挥毫一般行云流水,楚歇鱼与赵淳云,一位不动声色,一位目光炽热,看得专注。
    “庭庭。”
    蔺浮庭垂眼看着蹦到他面前的姑娘。宋舟戳着他手中的糖画竹签,懊恼地嘀咕了一声好丑,一双明亮的眸子盛着刚炼好的蜜色糖浆,甜甜的,“你等等找个机会去找歇鱼问一问阿吉的事情好不好?歇鱼一直在调查阿吉,她肯定知道很多关于阿吉的事。有县主在场,也不好打听,我就去把她的注意引开。”
    蔺浮庭淡淡看了一眼楚歇鱼,同宋舟对视上,拒绝的话才到嘴边,她忽然踮起脚探着脑袋在糖画上方咬下一块。
    据完成时宋舟所介绍的来看,她咬的那一块应当是只耳朵。
    姑娘伸出一小截舌尖,湿濡濡的舔唇边沾上的糖屑,看得蔺浮庭黑瞳乌沉,“这是我。”
    “回去画个我给你咬一口总行了吧。”宋舟双手合十抵在下巴上,弧度圆润的眼睛黑白分明,“你就帮我问问歇鱼吧,拜托。”
    托字咬得很软,羽毛一样轻轻挠人。
    赵淳云认得晋南王,一表人才,脾气也不错。她举着凤凰的糖画,身后不远就是晋南王与暂住六哥哥府上的圣女在交谈。
    圣女神情柔顺低声浅语,晋南王微微垂首听着。赵淳云屡屡回头,确认了多次,心底的警戒的落下一半。
    “没想到晋南王与圣女有这么多可聊的啊。”赵淳云故作惊讶,笑容是发自内心的,都不必伪装,“我听说圣女入京前是住在晋南王府上对吧,原来是旧相识,我看圣女和六哥哥说话都不热切,还以为她是天生冷淡呢。”
    第101页

章节目录

男二怎么又黑化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浇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浇酒并收藏男二怎么又黑化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