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二怎么又黑化了 作者:浇酒
    第103页
    “这里为什么写的是阿吉单相思?阿吉和如意夫人不是两情相悦吗?”宋舟疑惑。
    文中并没有小学堂这一条线,他们辗转几次才听到的关于阿吉与如意夫人完整的故事,在文中也丝毫没被提及。只有男女主查到的线索,文中所呈现的也仅仅停留在皇陵中盲眼嬷嬷的描述。即便如此,拢共加起来也不过一章。
    ——因为……小说是以主角视角进行描写,主角没有参与的事情在小说中不会提及。
    宋舟似懂非懂,“所以阿吉与如意夫人相爱只是游戏彩蛋?”
    ——对。
    系统答得很快,像是就等着宋舟为他们找出一个借口。
    宋舟将信将疑,系统却如同被人踩着了尾巴,又一声不吭地下了线。
    这一日,蔺浮庭又没有出现,向府里的下人打听过,说是在书房。
    宋舟又回忆起剧情。
    后面大概是整个京城剧本里最高潮的剧情,男二是一定要参与其中的,这样想,蔺浮庭现在忙点正好符合她的预期。
    ***
    天幕寒星疏朗,修剪齐整的花草中有不知名的虫鸣。宋舟披沥星月,脚步顿在蔺浮庭的居所之外。
    天子知天命的寿诞,万邦来贺。述职的藩王还未离开,又有不少异邦使者入京。这般盛大又隆重的日子,因天子新得圣女,不久即能永葆长生,天子龙颜大悦,又广开恩科,许天下学子进京参加秋闱。
    秋闱的日子还早,学子们却早已提前入京。
    人一旦多起来,鱼龙混杂,护城的巡防营也每日忙得焦头烂额,就连蔺外,也特意寻到宋舟面前提醒她无事不要外出。
    她能有什么事,她都很久没见过蔺浮庭了,目标人物都不在,她不知道有多闲。
    但她闲着,系统却不愿意,一反常态地频繁出现,目标人物黑化值破高的警告日复一日在她脑中响起,逼迫她来找蔺浮庭。
    略头疼地抓了抓脸,她往院中迈去一步。
    一道寒光晃过她的眼,惹得她不适地闭了闭。再睁眼,地上横躺了具尸体,血还大股大股的从脖子上的刀口往外涌,带着温热的液体染了一方土地。
    稍稍错愕,宋舟脸色发白,从那具尸体看到蔺浮庭身上。
    他脸上沾着地上那人的血,红艳的一道从眼角蜿蜒而下,那点泪痣都看不鲜明。手中的匕首尖刃上还裹着粘稠的红液,看见她来,慌乱地藏在背后。
    一双黑润的眸子无辜又无措,紧着往她的方向快走了几步,“舟舟……”
    ——任务警告:目标人物……
    还用系统提醒吗?她又并非看不见。
    忍着被警报声刺激得不停跳动的神经,宋舟往后退了一步,避开蔺浮庭伸来的手,“别碰我。”
    蔺浮庭微微一怔,竟真被她叫停在原地。
    宋舟的眼神无比失望,眉头蹙起看着他。她从前也皱眉,但总也坚持不了多久,又气鼓鼓地来哄他。可这次,蔺浮庭在原地站了很久,只得到她褪去那层嬉皮笑脸后,疲惫又厌倦的神情。
    “蔺浮庭,你答应过我的都忘了,你骗我。”
    “我没有……”蔺浮庭想解释,刺客行刺,他也不过是自卫。话到了嘴边,又忽然记起来那日黄二要杀她,她尚且拦着他不许他动黄二。只是为了不让他杀人,她连自己的性命都不在乎,未必会在乎他的命。
    他只知道,不听她的话,她便会生气。无论如何,他确实没有听她的话。
    那副闭口不言的样子落在宋舟眼里就是心虚,想起这段时日系统无数次的告状,宋舟没有了耐性,甚至有点自暴自弃,“算了,随便吧,我不管你了。”
    她离开这里,纤细的背影从掌起的灯下愈渐模糊。
    心里细细密密的疼,想将她抓来不许她走,又记起她不喜欢他这样待她。
    同他虚与委蛇,同他甜言蜜语说欢喜,嘴上说着什么都不在乎,说着他无论哪样都好,可她从来就不喜欢他真实的样子。
    她喜欢听话懂事的蔺浮庭,不是卑劣肮脏的蔺浮庭。
    ***
    宋舟回想起蔺浮庭院里的那具死尸还是胃里犯恶心,躺在床上一闭上眼就是那人的惨状。
    双手合十,虔诚地闭上眼,嘴里碎碎念,“别来找我啊,冤有头债有主,都是蔺浮庭的错,你看我还帮你狠狠骂了他一顿。”
    她也没什么靠谱的驱鬼方法,只能靠这样来洗脑自己进行心理安慰。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安慰真的有效,宋舟颠来倒去念了好几遍,居然真就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窗外建兰花香馥郁……
    宋舟出奇睡了个好觉,没有做梦,没有被人半夜闹醒,甚至没有因蔺浮庭不在而感到不习惯,一觉至夜晚睡到朝晨。
    这一觉睡散了她郁积已久的烦闷,宋舟神清气爽地打开房门,看着站在檐下的人,先是一愣。
    蔺浮庭不知道在这里站了多久,眉眼上覆着一层薄薄的霜,玄衣上有几块颜色略深,像是沾了朝露一般。
    见到宋舟,黢黑的眼眸里掠过欣喜,又很快变得无措。那样高挑的人,局促地不敢靠近,束手束脚都不知道如何安放,唯独视线一直牢牢盯着她,不敢稍离。
    宋舟眯起眼睛,发现了不对劲。他这样看起来,好像比以前要老实点。
    她其实早就不气了。起先是因为系统一顿狂轰滥炸,把她逼迫得太紧,不停催她赶紧完成任务,加之上次她让蔺浮庭和楚歇鱼一块走,蔺浮庭因此生了气也不理会她,好几日都见不到人影——蔺浮庭认出她后,几乎是把她惯得天上有地下无,只有她对蔺浮庭发脾气的份,还从来没有蔺浮庭冷待她的时候。被惯得没边了的人忽然受了气,就把气全撒在了蔺浮庭身上。
    第103页

章节目录

男二怎么又黑化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浇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浇酒并收藏男二怎么又黑化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