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二怎么又黑化了 作者:浇酒
    第115页
    “姑娘,确实没了,前几日有位公子买走了店里所有的朱砂,小店还没来得及补货。”掌柜的陪着笑脸。
    楚歇鱼蹙眉。她唯一有的线索便是那只血眼,昨日从皇宫出来,晋南王道她可以从画血眼的颜料开始查起。楚歇鱼一点即通,刮了百越使者房间内已经干涸的红漆,今日便挨家店铺询问。头一家的掌柜一眼看出那是朱砂,又道不久前有人将店中朱砂悉数买走。问买者是何模样,又道是样貌普通陌生,像是谁家的小厮为家中主子办事。
    开门做生意的店客人迎来送往,京城人数又众多,找一个人实在不算易事。
    楚歇鱼向掌柜告谢,离开准备去往下一家。踏出门槛,遇上位不速之客。
    “殿下。”楚歇鱼温顺行礼。
    苏辞已经许久未见过楚歇鱼,遣人去请,她避而不见,甚至他刻意去府外守着,她也能躲开。
    楚歇鱼一上午奔波了几家店铺,日头晒得温婉娴静的脸庞通红,丝丝缕缕的细发粘连在脸庞脖颈。苏辞往前进一步,她随之后退,动作规矩有疏离。
    苏辞心中有些恼火,“你一人查案如此辛劳,为何不与我说。”
    “殿下自有自己的事情操忙,歇鱼不敢打扰殿下。”楚歇鱼道。她自有她自己的骄傲,家中独女,哪怕楚家没落,父母仍教导她绝不许抛弃尊严的活着。女儿家一身柔情也要靠傲骨支撑,诚然她对六殿下生出了隐秘婉转的心意,但既然襄王已有别处神女,她就该将情意利落斩断,不做过多纠缠。
    “那你……”苏辞咬牙切齿,“就算不愿意找我,也可以去找蔺浮庭,独自一人,累垮了身子,要……”他顿了顿,重重叹气,“要怎么办?”
    第61章 诅咒(二十三) 都是长了嘴不用的……
    闷沉的天边亮起一道惊雷, 破开累叠的云层,晴空里骤然迸出亮光。酒招茶招被风卷的要被撕裂一般,扯着旗杆弯曲成险些要折断的弧度。行人纷纷避到两道的遮雨檐下, 摊贩翻出油布手忙脚乱盖住自己的货物, 以免淋湿后又是一笔负担不起的损失。
    抖抖遮住脑袋而压出褶皱的袖子,宋舟拍拍身上确认没有沾上雨滴,想去颜料铺子里避避雨, 门口拦着两个人。
    “……殿下,圣女?”
    男女主对视, 眼里涌动着翻滚热烈的深情,气氛却格外微妙。书中主角二人都是长了嘴不用的,有了误会,一个不问,一个不解释。等误会越积越深,承载不住爆发开来, 才慢条斯理地处理。宋舟虽然没怎么看过这本小说, 但大名也有所耳闻, 估计这一百来万字就是这么来的。
    笼统些, 可以称之为爱恨纠葛。
    脱口而出后宋舟便立刻后悔了。
    楚歇鱼强自按捺的情绪险些招架不住,快步走到宋舟面前抓她手臂, 迸出不自然的笑, “宋舟, 你怎么来了。”
    苏辞在她身后看不见, 楚歇鱼哀切地对她使眼色,求她想办法支开他。
    “我,呃……来买颜料。”
    “我同你一起吧。”楚歇鱼的手紧了紧,急切地挽住她手臂, 还不等宋舟反应,半拉半拽她往里走。
    “这场雨怕是还有一阵下,我也随你们进去避一避。”苏辞清朗的声音跟在身后摆也摆脱不掉。
    雨丝转瞬变成豆大的雨点,像要把瓦檐砸出坑。披着油布的窗掀起小道缝隙,凉丝丝的雨点溅在手背,宋舟用袖子抹去。
    她在窗边正襟危坐。
    原本是她要挑颜料,男女主偏偏较劲起来,这个说这样颜料活泼,那个就说那样颜料端庄。两人争抢起来,颜料往宋舟面前堆,选谁的都要让另一个不高兴。
    啧,要不是她不清楚剧情,一定要摁着他们两个面对面把该有的误会一次性解释清楚。
    他们早点结局,她也早点解脱。
    宋舟将颜料往外推开些,打定主意哪边都不选,哪边都不得罪。为了打破尴尬,只能自己努力找话题,“殿下和圣女来这里做什么啊?”
    楚歇鱼将昨日晋南王的提示与今日的发现说了一遍,宋舟在脑子里面捋了一遍,“是所有的朱砂都被买走了?”
    楚歇鱼点头,“大约是的。”
    “那药堂里的朱砂呢?朱砂也可以入药啊。”她记得以前看过,朱砂是一味镇静安神药。
    这句话给楚歇鱼提供了新的思路,琉璃眸子陡然融进亮光,清粼粼的格外动人,面上的表情也因此生动起来,将苏辞的注意全部吸引了去。
    “我马上就去药堂。”楚歇鱼兴奋得如雪一样的脸颊飞上两抹红,步履匆匆往外赶。
    苏辞拦住她,修长的手握住外露的霜雪皓腕,“现在还下着雨,不必急于一时。”
    楚歇鱼愣了愣,晦涩的目光不受控制落在烫人的手腕处。那只手抓得急,在腕上压出白印。
    鼻尖发酸,陡然觉得委屈无边无际。
    “抱歉。”苏辞顺着她的目光注意到自己的失礼,立刻松开手,心虚一样藏在身后,薄白的面皮也泛起红。
    宋舟默默围观,心里感慨也不知道是不是每个男子,无论从前是万花丛中过,还是片叶不沾身,遇上心仪的姑娘,都像愣头青。
    苏辞轻咳一声,仍是忍不住劝阻,“外边下着大雨,你便是急着查案,至少也等雨停了再去。”
    楼外应景劈出一道闪电,轰隆隆的雷声劈头盖脸,没阖紧的窗户啪的一声,弹开支窗的木棍,重重锁上。这幢小木楼都在风雨里咯吱咯吱摇摇欲坠,街上别说行人,连能动的活物都不剩一个。
    第115页

章节目录

男二怎么又黑化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浇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浇酒并收藏男二怎么又黑化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