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二怎么又黑化了 作者:浇酒
    第117页
    这么久了他还抵挡不住,连贯的话也因此断断续续,到了唇边上不去下不来。闭了闭眼,乌睫扫过朱砂痣,轻轻颤动,“舟舟,别说了。”
    “别说哪个?”宋舟最喜欢在这种时候蹬鼻子上脸,“别叫你庭庭,还是别说你好看?”
    “都别……”蔺浮庭艰难地从齿缝里挤出字句,“都别说了。”
    第62章 诅咒(二十四) 这不该是她能听的话,……
    夜星疏朗, 像被涤洗过一遭,光芒清晰。雨珠顺着绿叶脉络汇拢在叶尖,砸进泥泞的坑里。
    这是入秋的征兆, 天气渐凉了下来。夜深人静, 除了打更的更夫,所有人都睡下了。王府的大门忽然被人叩响,铜兽口中衔的拉环敲着门板, 频率急切又不敢大声。
    拢拢披帛,宋舟迷迷瞪瞪打了个哈欠。
    肩膀覆上一件披风。宋舟低头看为她系上系带的手, 捋直系带,又把披风拉紧了点。
    里外将她裹严实了,也不愿意让她到廊上吹冷风,同她商量:“我去就好,你回去睡着吧。”
    “是我让那位老人家有了消息随时来找我,我不去的话太失礼。”宋舟想起前天挨的训, 反射性地敬畏, 连瞌睡都清醒不少。
    偏厅燃着照光的烛, 焰苗张牙舞爪地晃动, 地面上方飘着湿重的潮气,穿着鞋踩在青石地砖上都觉得凉。
    精瘦的汉子跪在地上连连磕头声声涕泣, 嘴里一句一句都是“请王爷救救草民”。前日见着还精神矍铄的老人家忽然老态许多, 脸上的褶皱泛黄, 摇着头唉声叹气。
    偏厅里吵闹得厉害, 连静谧的夜都不安生。
    蔺浮庭被吵得皱眉,脸色冷下来,压眸不发。宋舟看这一父一子都像是怀有心事,耳边哭声叹气声不绝, 脑仁突突地疼。
    蔺外忍无可忍,一掌拍在门扇上,“哭哭哭,大男人娘们唧唧的,嘴里塞了抹布话说不清还是怎么着,我听到现在一句有用的话都没听出来。你个老头也是的,一大把年纪半夜不睡觉不远迢迢跑来敲人家的门,把人叫起来觉也不睡,还不说到底怎么着了,就知道叹气叹气叹气,你倒是说完再叹成吗?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宋舟撑着脑袋听他一口气说完这么多话,不禁肃然起敬,偷偷向他竖起大拇指。
    蔺外瞥一眼,冷哼一声。
    都说父母吵架遭殃的是孩子,他父母过世得早,摊上兄长和这么个不明不白的嫂子,也差不离两样。
    上回两人吵完架和好了同没事人一样,该笑闹笑闹,宋舟不知道脑子哪里撞坏了,说他应该多读书多练字,既能修身养性,又能博学多才。
    她的话蔺外自然可以当耳边风,但这人还会吹枕边风。兄长第二日就要他每日临足够数量的字帖才能睡觉,非但如此,时不时还要突击检查。
    今夜临完字帖才睡下不久又被人吵醒,他实在没什么好耐性。
    蔺外一通训,那父子俩像是被他连珠炮弹样的嘴吓着,惊奇地不再哭也不再叹气。
    揉揉太阳穴,宋舟在心里想着让蔺外多读点书还是有用的,起码啰嗦起来更逻辑清晰了。她
    转头问向老先生,“老人家,深夜前来究竟所为何事?”
    老先生闻言摇头感慨,“真是造孽啊。”
    老先生的长子洪伯支自小跟随父亲学文习医,天资聪颖,一点就通。任何药物,看一眼就知品种,摸一下能辨真伪。有这样的儿子,老人家全心全意倾囊相授想栽培后继者。
    但洪伯支年纪越长,越不学无术,眠花宿柳,贪赌成性,宿夜不归家。难得看一两日家中的铺子,还要偷拿柜台的钱。
    前几日他被父亲拿着棍子逼着在药堂看顾,招待了一位熟悉的病人。
    那是位戴着面纱的女子,声音刻意掩饰过,进来便直截了当要了药堂里的所有朱砂。
    洪伯支有样下三滥的本事,他识得女人的身材。但凡见过两面,往后哪怕将姑娘的脸遮严实了,他也一眼认得出这是谁。
    他是青壶帐的常客,楼里的姑娘如数家珍。最近新来了个叫狸娘的小花魁,生得虽没有从前几个头牌那样的好颜色,但看着又纯又干净。才来没多久,接的头一个客就是外邦的大官,整夜整夜指名要她陪,他望着得不到,回回看见狸娘都眼馋多看两眼。
    他当即就从柜台后绕过去,叫了狸娘的名字。
    狸娘嫩,在青壶帐时总怯怯跟在大官身边,偶尔细声细气说句话,声音娇娇掐得出水。
    狸娘居然认得他。
    小美人记得自己,洪伯支心里美得不行,再被她一口一个洪大哥哄得心花怒放,哪里还记得父亲耳提面命只许按方子量卖药的事。
    不过几日,听说狸娘与那大官死在驿馆,再后来京城的官开始查画血眼的朱砂,洪伯支才知道自己怕是摊上了大麻烦。
    他怕吃牢饭,就在外头的客栈躲了好几日。实在是身上无银钱可花,准备回家里偷点钱,倒被自己的父亲抓了现行。
    将前后的事情细说了一遍,老人家不由分说拉了长子来王府自首。
    “你并未害人,只是售卖了朱砂给死者,甚至并无证据证明案发现场所用朱砂正是向你买的那份,虽有嫌疑,但还不足以判你罪名。”蔺浮庭一如在外人面前的模样,微微笑着,语带安抚。
    他的话分量极重,洪伯支放下心,连老人家眼中都浮起感激之情。
    第117页

章节目录

男二怎么又黑化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浇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浇酒并收藏男二怎么又黑化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