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二怎么又黑化了 作者:浇酒
    第164页
    “都挖通了?”蔺浮庭搁下碗。
    “都准备妥了。那几条暗道原本就是被匆忙掩盖,堵得并不严实。昨夜也派人清过一遍路,的确是许久没有人用过。”
    他们曾在阿吉留下的手记中见到过一张卦图,原本无人在意,只当是阿吉当年琢磨一些术法时顺带的玩意儿。打接碧山回来后,宋舟却忽然想起来这样东西,翻箱倒柜折腾了出来,看了两眼举到蔺浮庭眼前问他眼不眼熟。
    “像不像京城的街道图?”
    被她这样提示,蔺浮庭似乎是能看出一点熟悉的区域。
    蔺外好奇问她,“你知道京城的街道图长什么样?”
    宋舟摇头,“不知道,没见过,连去六殿下府上的那条路我都不认识。”
    “那你怎么知道……”
    宋舟面不改色,“我是神仙。”
    后来将这张卦图私下拿去给最喜四处花街柳巷来往的苏辞看,他倒是一眼看出来这是京城的街道图。小指勾住乱晃的穗子,折扇的尾在卦图上的几条黑线上划过,“不过这几道线我没见过。”
    “是暗道。”宋舟再一次笃定。
    苏辞笑她是沾了一回天盲潭的水,开了天眼,回到京城后屡次料事如神,倒也识趣地没有探究她究竟是怎么知道的。
    几人推测,那大约是当今天子曾经着人挖通的。
    暗道从各处通向皇宫,这么大的工程哪怕再小心也会闹出动静。当年先帝丝毫不察,估计是阿吉在宫内为他打掩护。
    当初有阿吉助力,名正言顺取得了皇位,逼宫自然是用不上了。
    苏辞笑吟吟的,桃花眼尾上挑得艳,“父皇当年没做成的,由我为他了了这桩心愿也好。”
    第88章 晋南往事(七) 他也曾私下备好了十里……
    南方的树郁郁青葱, 叶缘虽然偶尔有少许泛黄,但多还是大片的绿。晨曦凝成叶尖悬着的露珠,坠在铺了油纸的马车顶上, 沉闷的声音淅淅沥沥。
    窗子支着, 宋舟挽上衣袖,趴在书桌上咬着笔头冥思苦想。有一滴细微的雨飘进来落到纸上,将一个胖乎乎圆滚滚的字晕开少许。
    她这信写得困难。
    一路上实在太多时间在马车上, 沿路没有太多有趣的事情能让宋舟觉得,若是蔺浮庭看了一定会笑。
    宋舟直起身, 往后仰了点,想向屋外偷偷摸摸来接她们的宿阳打听南疆可有什么有趣的风景习俗,从半开的门里瞧见站在楚歇鱼面前的男人傻乎乎的笑脸。
    扒着椅背,宋舟略琢磨了一下,记得这里是楚歇鱼与宿阳唯一一段没有其他人参与,单只他们二人相处的时间。
    作者倒也还算心疼男二男三。即便最后男女主在一起了, 在此之前, 男二与女主、男三与女主, 都有一段欢乐的独处时光, 值得男二男三在往后孤独的日子靠着这段记忆弥补一些甜头。
    男二蔺浮庭的那段与女主独处的日子算是被宋舟搅和了。
    宋舟脑袋侧靠着手背,瞧了会儿, 又转回去琢磨自己的信。
    谁都有遗憾, 何必连少许的弥补都不让人得到呢。
    “神女可要同我们去廊下看看南疆的雨?”宿阳敲了敲门, 自那门缝中能看见他笑起时露出的虎牙, 和一双紧张兮兮的眼睛。
    宋舟摸着笔杆子,同他隔着一门对望。目光缓缓地,越过他,看见他身后的楚歇鱼。后者神色殷勤, 与前者简直是两个极端。
    “宋舟,你进来时可看见了廊外假山上的水车?听宿阳大人说,下雨时那架水车转起来,流动的水帘能成一幅画。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在宿阳几近抽筋的眨眼下,宋舟慢吞吞地摇头,“我给蔺浮庭写信呢。”
    “你都写了几天了,”楚歇鱼道,“一日好几封信,王爷怕也收不过来。”
    “收得过来的。”宋舟觉得好笑,起身将门打开,一手推着宿阳,一手推着楚歇鱼,将二人往外推,“你们去看吧,不要打扰我写信了。”
    宋舟笑着目送二人并肩消失在拐角,脸上的表情慢慢淡了下来。
    正如楚瑾所说,一本几十万字的书甚至不够写尽一个人的生平,何况其中还有无数的配角。
    宿阳比之男主男二,地位实在算不得太高,又是异族。在楚歇鱼从南疆重返京城之后,男三的宿命完成,至此再也没有一字一句有关他的描写。
    他们都是配角,没有命运结局的配角。
    宋舟关上门,又去写她的信。
    ***
    京城的雪终于融净,春意也终于有了冒头的趋势。
    蔺浮庭抽出放在案头的信,庭庭亲启四个字实在难看,难看得他失笑。稍长的眼尾扬起,低眼看信纸上满满的絮絮叨叨。
    说马车太颠簸,南疆天气还算暖和,她看见过一次吹笛舞蛇,那场景格外奇妙,末尾依旧是问他有没有好好喝药好好休息,告诉他今天也很想他。
    蔺浮庭将信纸小心展平,准备与之前的信一起收入带锁的木箱中。
    蔺外从外面回来,说一切都布置好了,余光瞥见还没来得及收好的信封,挠了挠耳朵,“桃花纸不是早一月前便不再产了吗?”
    “什么?”
    蔺外一无所知,指指桌上的信封,“这个信封用的是桃花纸,这纸纸张厚实,轻易不腐,能收很久。前些日子孔嬷嬷托我帮小五子买些这种纸,我就抽空走了趟,掌柜的说做桃花纸的老师傅年前仙去了,身后无继,最独门的手艺因此失了传,所以这纸早一月前便不再卖了。兄长你这又是从哪里寻来的?”
    第164页

章节目录

男二怎么又黑化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浇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浇酒并收藏男二怎么又黑化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