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之前一起吃鸡的革命情谊,到了飞机上,贺轻舟这个网瘾青年坐在了她旁边,只是后来寇蔻跑了过来和她商量着换位置。
    “沫沫姐,你和我换一下可以吗,我会晕机,想坐窗口看看外面的风景。”
    寇蔻是长安娱乐现在力捧的小花,长相清纯甜美,说起话来嗲嗲的,很会撒娇。
    江沫眯了眯眼。
    《WILD》算是她第一次参加的真人秀,来这之前王姐给她做足了攻略,把这次嘉宾的底细都给她透露得干干净净。
    总的来说其他人其实都挺好相处,只有这个寇蔻,很能作。她的粉丝数量不少,但黑粉居多,去哪都能刮起腥风血雨,可相应的节目收视率也会提高很多。
    江沫是无所谓,很痛快地答应和她换座,寇蔻还在为自己能和影帝坐一起暗暗高兴,网上却已经骂起来了。
    [求求你走开,不要打扰我欣赏舟哥和沫沫的同框神颜。]
    [明明在场不止沫沫一个靠窗的,为什么非要那个位置]
    [也就沫沫脾气好,换我早一巴掌呼过去]
    [烦死寇绿茶了,离我们舟哥远一点吧!]
    随着飞机起飞,直播间也随之关闭,转为录播,江沫靠着椅背闭目养神,那边寇蔻仿佛不知道什么叫分寸,一路都在拉着贺轻舟聊天。
    贺影帝表面没有任何不耐,但只要注意观察,就会发现他玩戒指的频率越来越高了。
    寇蔻又把话题引到贺轻舟的作品上,然后问其他人最喜欢哪个?
    贺轻舟童星出道,到现在参演的作品少说也有几十部,拿过两次影帝,六次提名,履历相当漂亮。
    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自己的看法喜好,周游见江沫刚没怎么说话,主动拉她暖场,“沫沫呢,喜欢轻舟的哪个角色?”
    江沫想了想,“宁啸天吧。”
    众人一怔,连贺轻舟都有点意外。
    宁啸天是他十七岁时演的一个电视剧角色,人设上就是个纨绔二世祖,天天不务正业,后面家道中落了才开始成长起来。
    那部剧在当时算是有点热度,可放在贺轻舟的作品列表里,实在不值一提。
    “确切地说是前期的宁啸天。”江沫补充道,“虽说无赖蛮横,但也只是少年的顽劣,他从没主动害过人,有点傲娇,很讲义气,也守信用,所有人都愿意宠着他纵容他,他可以不用管任何人的目光,随心所欲活得像个小霸王,每天的烦恼就是该去哪里找乐子,谁能不喜欢不羡慕呢?”
    路西里不能更赞同,“没错,宁小霸王的快乐,我一直都想体验!”
    众人笑着扯到了别的,贺轻舟看了眼江沫,心绪微动。
    他从没和其他人说过,宁啸天是他演过最轻松的角色,不用绷着端着维持人设,不用担心粉丝观众满不满意买不买账,他可以借着演戏释放天性。
    可自从获得了第一次金凤奖提名后,找上门来的就再也没有这样纯粹的角色。
    江沫几乎是一枪破防,击中了他的要害。
    贺轻舟想到第一次在片场见到江沫,听到她说自己总是端着一张假面。
    那时候他生气居多,可多少是因为被人踩中了痛脚,恼羞成怒。
    他是娱乐圈出了名的好好先生,无时无刻不在扮演这个既定的人设,迄今为止都没有翻车,江沫到底是怎么发现这不是他的真实状态?
    探究和好奇驱使,等下飞机的时候,贺轻舟的爱意值已经到了65。
    落地后,节目组又辗转坐了三个多小时的车。
    这次野外求生的地点是一处山林,山里只有一个村落,是个少数民族聚居区,节目组会把他们放到离村子五十公里外的山林间,靠他们自己找到去往村子的路。
    嘉宾总共6人分成三组,江沫贺轻舟一组,张晴路西里一组,周游寇蔻一组,每人会分到一个背包一只水壶和一枚信号弹,每一个小组都有专门的摄影师跟着全程直播,但摄影师不会帮忙,过程中如果遇到危险或嘉宾主动放弃,可以选择发射信号弹。
    规则宣布完毕,所有人都换上了节目组提供的服饰装备,除此之外他们一人还可以再挑选三样东西带走。
    贺轻舟选了个大帐篷,一把小刀,一只打火机,江沫选了只锅,一把弹弓跟一瓶驱蚊水。
    “你确定要这些?”贺轻舟看了眼她选的这些东西,突然一言难尽。
    跟他一样迷茫的还有直播间里的观众。
    [虽然但是,指南针和地图确定都不需要吗?]
    [锅可以理解,另外两个是什么鬼?]
    [寇绿茶那个小作精都没要驱蚊水啊!]
    [选择弹弓莫非是准备用来打鸟?]
    [看就完事了,反正我是颜粉,只负责舔屏]
    --

章节目录

爱意收集攻略(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焦糖芋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焦糖芋圆并收藏爱意收集攻略(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