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光向这庞大的巨型拍卖会场望去,林枫嘴角不由泛起一丝弧度,总算是可以把身上的那些玄兽内丹给全部卖掉了,看向一边的段槐等人,微笑道,“段大叔,zhè gè 拍卖行jiù shì 你朋友工作的地方吗?果然非同一般,看来你的朋友混得也很不错啊!”

    “嗯,我那个朋友的确混得还可以,最起码,要比我zhè gè 整日奔波的家伙好多了。”说到他zhè gè 朋友,段槐脸上也是浮现出一丝笑意,有些自嘲的道。

    一行人一说一笑的进入会所中,众人的目光在金碧辉煌的宽敞大厅中一扫而过,对着一旁的屋子走去,屋子的门上,印有金光闪闪的“鉴宝阁”三个大字。

    推门而入,屋内有些空旷,只有一位中年人有些无聊的坐在桌边的椅子上,听见推门声,中年人抬起头,望着那进来的五个人,当目光看到中间的一位魁梧的中年男子时,这位中年人那普通平凡的脸上迅速扬起了惊喜的笑容:“槐哥,你怎么来了?”

    听着这熟悉不变的称谓,段槐那坚毅的脸上也是闪过一丝笑意,“来这里,自然是有东西要找你拍卖了!”

    “嗯!”王成微笑着点了点头,又看向旁边那个清丽火辣的少女,眼睛不由一亮,“这位应该jiù shì 碧月侄女了吧,没想到这么久没见,已经长得这么漂亮了!”

    “王叔叔好!”少女甜甜的摆了个笑脸,zhè gè 中年人。段碧月并不认识,不过,早在来之前。她叔叔就已经跟她说过了,所以也不会发生尴尬不知道说什么的局面……

    “好!好!”王成大声笑了笑,目光在段槐身边的刘青,莫鸣二人一扫而过,当他的视线jīng guò 那脸色平静,眼中一点都没有年轻人应有浮躁的林枫时,心中闪过一丝诧异。“难道zhè gè 少年又是新加入槐哥队伍的?”

    zhè gè 王成不过是玄将级别的实力,看不出林枫的实力也是实属正常。

    “不知道槐哥要拍卖什么东西?”几人在一旁的椅子坐下之后,王成开始询问起来。

    闻言。段槐几人本能的环视了一下四周,当发现没什么异状之后,这才从怀中摸出一个小玉盒子出来,放到王成面前。

    林枫看到段槐他们这般紧张的mó yàng 。哑言失笑。不由摇了摇头,看来段大叔他们这些人还真是谨慎啊。

    “王老弟,jiù shì zhè gè !”段槐低声道。

    王成盯着眼前的zhè gè 玉盒子,眼中泛过一丝好奇的神色,带着yí huò ,缓缓打开。

    玉盒子刚被打开,一股精粹的能量便是扑面而来,玉盒子里面的中中央静静地躺着一颗褐色龙眼大小的玄兽内丹。从这颗内丹上散发出来的能量波动可以感受到,这颗内丹应该是是灵级低阶玄兽的。

    当见到这颗内丹时。王成的脸色也是有些惊讶,他可是知道段槐他们这些人的实力的,哪怕是修为最高的段槐也不过是玄师九级的实力而已,连玄将级别都还没有达到,对方又是如何得到这颗内丹的呢?

    缓缓地合上玉盒子,目光看向段槐,王成yí huò 的问道:“槐哥,你这东西是怎么来的?”

    当下,段槐便把在得到内丹的事,跟他这位老友说了一遍,看向王成,苦笑一声,“王老弟,要不是害怕被那个神秘的强者发现,我也不会千里迢迢来这里找你拍卖,甚至还差点连月儿她都”

    “月儿?她怎么了?难道之前你们遇到了什么事吗?”王成看着段槐等人的脸上有一副心有余悸的表情,不由心下好奇的问道。

    “嗯,我们在来的路上遇到了一个想要侮辱月儿的富贵公子哥,还好有这位林小xiōng dì 出手相救,否则的话,恐怕我们这行人都来不到这里了。”段槐再次以感激的目光看向身边的清秀少年。

    “哦?”王成听到他这位槐哥的话,不由大感yì ;的看向林枫,他刚开始还以为zhè gè 少年是段槐他们新收的一员,没想到竟然不是,对方能够从一个富贵公子哥手中就会段槐他们,想必这位少年必定有玄将级别的实力,如此年轻就拥有玄将级别的实力,不知道这位少年又是哪个大势力培养出来的弟子。

    “真是英雄出少年啊!想不到小xiōng dì 年纪轻轻就有玄将级别的修为,让我这位同是玄将级别的老家伙实在是感到有点汗颜啊!”王成微笑着看向林枫,目光尽是和善,虽然他不知道段槐他们几个是怎么样有幸结识zhè gè 少年,不过,对于这种大势力的弟子,他一向都是保持着敬畏的态度的。

    “哼,什么玄将级别的修为,林大哥可是玄灵境界的强者!”听到王成说林枫只有玄将级别的修为,少女心中似乎感到很不满意,当即便是撅起了小嘴,反驳道。

    “月儿,别胡闹!”

    “什么!”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槐哥,我之前没听错吧?侄女刚才刚才说”王成目瞪口呆地看了一眼林枫,艰难的转过头,不敢置信地对着段槐,咽了咽口水,说道。

    “这”段槐目光看了一眼林枫,发现对方轻轻点头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缓缓说道:“没错,林小xiōng dì 的确是玄灵强者,而且还是玄灵九级的修为,若非如此,恐怕那个什么赵家还不会放过我们呢?”

    “什么!赵家!”

    王成听到这两个字,手掌不禁一颤,哐当一声,打翻了桌上的茶杯,整个人更是唰的一声,绷直地跳了起来,nǎo dài 嗡嗡作响,目光呆滞地死死盯着林枫。

    昨天最为轰动的一件事jiù shì ,赵家玄宗九级巅峰的老祖宗,被一个年龄不到二十岁的少年给战胜了,而这件事最初的导火线是,赵家的那个败家子欺负了zhè gè 少年的朋友,难道说,那个战胜了赵家老祖宗的少年,jiù shì 眼前的zhè gè 少年不成?

    对方的这种biǎo xiàn ,落入到段槐那些人眼中,不由吓了一跳,他们完全不知道为何对方听到“赵家”这两个字眼会有如此大的fǎn yīng 。

    这也难怪段槐他们几个无动于衷,在林枫去往赵家那天,他们几个根本就没有跟过去,而是林枫让他们几个呆在房间里,所以对于赵家所发生的一切,他们几个根本就不知道,只知道林枫回来之后,跟他们说了声,事情已经解决了。

    “小xiōng dì ,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震惊了片刻后,王成突然神情有些紧张看向林枫,唯唯若若的问道。

    “嗯,你问吧!”摸了摸鼻子,林枫应了一声,其实,看到对方的表情,他也大概能够猜到对方要问什么问题,不过,他没有jù jué 对方的要求,反正这件事是众所周知的事,段槐他们知道也不过是时间问题,他想瞒也瞒不住。

    “赵家的那件事是你做的吗?”王成神色紧张的提问道。

    “嗯!”林枫淡淡应道。

    什么赵家那件事?他们两个在说什么啊?怎么一句话我们都听不懂?

    段槐几人心中yí huò 。

    “嗯?槐哥,难道你们还不知道?”段槐几个yí huò 的表情落入到王成的眼中,反倒是让他感到有些愕然,段槐他们几个跟对方在一起,居然连对方干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这也太稀奇了吧?

    “什么知道不知道的?林大哥,你们到底在说啥啊?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少女那yí huò 清脆的声音在众人的耳边响起。

    “也没什么,只不过是去了赵家,把他们赵家的老祖宗痛揍了一顿而已。”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林枫那淡淡的声音回荡在众人的耳中。

    “哦,原来是这样!那个赵家的老祖宗也太差劲了,同是玄灵九级的修为,居然还打不过我林大哥,林大哥还真是厉害!”段碧月恍然的点了点头,一脸崇拜地看向林枫。

    “什么同是玄灵九级的修为,侄女,那个赵家老祖宗可是玄宗九级的强者!”听到段碧月这般几乎盲目的判断,王成顿时没好气的道。

    “什么!”

    听着王成的话,段槐等人同时惊呼一声,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已不知不觉间浮现在他们的脸上,此时他们心中的震惊不亚于地球人见到妖怪一般,呆呆着看向前方zhè gè 消瘦的少年(未完待续……)

    ps:  今天考试,先一更,明天补上!

章节目录

超级玄师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鼎定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鼎定九天并收藏超级玄师系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