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玉 作者:单展
    84
    身处幻境,我通身一丝真气也无,离谱的是合欢功法的效用竟仍然在。
    以至于我看见许青松的第一眼腿根就开始软了。
    我端详着许青松,缓步走近,在桌边坐下。
    心里的某个猜测越来越鲜明……
    许青松在桌子的另一侧坐下:“婉儿今天忙了些什么?”
    我看着眼前这个披着许青松皮囊的陌生人,忖度着,低声回一句:“午后在竹林里转了转。”
    许青松体贴地笑:“你愿意多出去走走自然是好的,也省得日日待在闺房里憋闷。”
    我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得沉默点头。
    他也沉默下来,又拿起了书册。
    我感觉这意思是暗示我该走了。
    但我还有事情没高明白,岂能这样就走。
    思索良久,我提起茶壶给他添满杯子:“方泽……今日忙了些什么呢?”
    果然,对面的许青松或者说沈方泽抬起头:“今日先生吩咐作了一篇策论。”
    我心下发木,应付两句:“方泽才华横溢,这策论定是得了先生夸赞。”
    沈方泽用许青松的脸笑起来,语带调侃:“婉儿素日并不关心这些,怎么就知道为夫才华横溢了?”
    我直觉这个时候应该红个脸,但又正为现下的处境心惊胆战,只得低下头勉强作娇羞状:“我就是知道。”
    沈方泽站起身,走到我旁边,在我头上轻轻抚摸:“婉儿今日格外娇俏,惹人生怜。”
    合欢功法岂同儿戏?
    他这轻轻的触碰便叫我娇吟失声。
    但眼前这人即便顶着许青松的脸却不是许青松,我岂能跟他做那些事?忙装作不经意般起身避开:“那方泽你忙吧,我回房去了。”
    沈方泽猛地抓住我的手,凑在我颈后轻轻一吻:“婉儿害羞的样子就更动人了。”
    好个浪荡子!
    我被合欢功法催到酥软的凡人躯体如何敌得过正值盛年的男人?
    踉踉跄跄地就被他拉进怀里,跌坐在他膝盖上。
    他的手已经探入我衣襟。
    我娇吟着软在他怀里,几乎无法出声。
    这么熟悉的怀抱,我几乎要像往日一样沉迷,却突然看清他的神情。
    许青松绝不会有的……淫邪又轻佻的神情。
    我悚然一惊,挡住他凑过来的嘴,放冷了声调:“方泽难道要在书房白日宣淫么?”
    出口却娇柔得不成样子。
    沈方泽轻笑着拉住我的手,在我手心一吻:“有何不可?”
    眼见他的手越来越放肆,在我身上几番逡巡,我一边被熟悉的触感挑动情潮,一边又为身上的人并不是许青松而恶心难耐。
    索性一发狠,拔下头上的簪子,狠狠地就扎向他肩膀。
    他一声惨呼,将我抛在地上,捂住肩膀,颤着手指我:“疯妇!”
    被许青松的脸指着鼻子骂,真是很难不难过。
    我在地上喘息半晌,好容易爬起身,夺门而逃。
    浆糊般的脑子还在拼命分析眼下的状况……这莫非就是杜师兄所说的因果牵连?我和许青松牵扯进这件事,便被柳溪婉临终前爆发的怨念扯进这幻境?
    却不知为何我还有意识,许青松却全然变成了沈方泽一般?
    84

章节目录

凤凰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单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单展并收藏凤凰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