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草每天都被撩[重生]txt下载 作者:作者:怀胥
    校草每天都被撩[重生](2)
    年轻版的谢泽悦走在他身边,低声问。
    听见了一点,没听清,怎么,那个是你女朋友?
    许泠知道他要说什么。
    无非是希望他不要乱说,保守女孩子的秘密。
    他看着谢泽悦的神色,只见他果然舒了口气,放心下来。
    许泠对他熟悉感又重了点。
    不是。
    谢泽悦只是解释了一句,随后,就抱着篮球往前走了。
    许泠却在谢泽悦往前走的一瞬间,跟了上去。
    谢泽悦一顿,随后,他就感觉自己的衣角被轻轻扯了一下,他转过头,恰巧看见那男生。
    许泠白皙的手指抓着左肩上的书包带子,嗓音像是冰块浸在柠檬水里一般,问:所以,你是喜欢男生么?
    谢泽悦看他一眼,漆黑的眼睛有了点异色,眼角略微上挑。
    你...就听见了这一句?
    许泠看见他忽而变化了的脸色,他说:嗯。
    你问这做什么?
    他的视线扫过男生清亮的似有雪光眼睛、挺拔的鼻尖儿、还有那两片红润的薄嘴唇,却一偏头,看着许泠抓着他衣角的白皙的手,挑眉,唇角带了点弧度:
    哦,意思是,你喜欢男生?
    许泠轻笑,听出了这句话里不动声色的距离,他看似玩笑,实则划了一道线,撇清自己的性取向。
    他手一松,镇定自若地走在他旁边,说:不啊。
    下一秒,许泠就掀起眼皮,看谢泽悦,略微偏了下头,用冷淡又微哑的嗓音说:但我喜欢你。
    第2章
    男生挎着书包,这么说的时候,微微侧过身,白皙小巧的下颌从衣领里挪出来,清亮的眼睛看着他,微微一笑。
    他说的坦荡极了,就像是一个无关紧要的玩笑。
    他其实还蛮高,只比谢泽悦低一点点。
    但他奇异的不会有高个子男生常有的压迫感,皮肤甚至比羽绒还要白,站在他身边时被光线照亮,甚至有种半透明的感觉还有那双手,清瘦,关节处被冻的微微发红,好像一捏就一道印子,精致的像瓷娃娃。
    谢泽悦注视着他,略有点兴味的目光,似在判断这个玩笑的真实性。
    对视片刻,许泠的手机响了。
    许泠看一眼屏幕,接起电话。
    喂?懒倦的嗓音,很随意。
    不是你说的要分手么,许泠罕见的露出来点温柔,说:我答应了,你怎么又反悔,嗯?
    嗓音挺温柔,呵出一点热气,变成白雾。
    谢泽悦黑眸看了他一下,又收回目光。
    电话里的声音是个女孩儿,没开免提也听得清,听两人谈话的口气,女孩估摸是跟他闹分手。
    别哭了,哭什么,许泠又捏着电话,说:回来给你带蛋糕。不是生日了?
    又聊了几句,许泠语气很轻,但堪称宠溺。
    挂断电话以后。
    同学,谢泽悦黑瞳凝视着他,抬一下眉,说:你不是还挺直的么?
    这就看出来了?许泠却放松地靠近了,手指搭在他肩上,偏头,看着他的眼睛,说:你不试试,怎么就确定了。
    许泠眼睛看见他的喉结滑动了一下。
    果然,没多久,谢泽悦就把许泠放在自己肩上的的手拿了下去隔着衣袖的,连皮肤都没碰到,像拿什么烫手山芋似的。
    我只喜欢女孩子。他移开眼睛,认真地解释:抱歉。
    知道了。许泠说。
    被女生告白,说喜欢男的,被男的告白就说喜欢女孩子,许泠被他逗笑了,说:我开玩笑罢了,别当真。
    谢泽悦看着他,扯了下唇角,抽了包湿纸巾擦额头的汗,丢进垃圾桶。
    回来时,松了口气似的。
    那眼神似乎在说:我就知道你是开玩笑。
    我走了。他说,把手机放进口袋里,穿着单薄的黑色T恤,拍着球离开了,手臂上薄薄肌肉下经络骨骼一下一下鼓动。
    咔哒一声。
    身后隐约有张学生卡一类的东西,掉落在地上,微微反光。
    许泠拾起地上的学生卡,看了眼,说:谢泽悦,你学生卡掉了。
    忽而被陌生人叫名字,谢泽悦一顿,条件反射地看过去。
    似是疑问。
    喜欢的人叫什么名字,我会不知道?
    许泠眨眨眼。
    谢泽悦蹲下身和许泠平视,与此同时,低眸,恰巧看见学生卡正面。
    上面有他的红底一寸照,写着:
    姓名:谢泽悦
    班级:高三A1
    嗤地一下,他笑了。
    又看向许泠。
    校卡上面不是有名字?
    谢谢,谢泽悦瘦长手指接过校卡,和他的手指碰了一下,他看着这个男生,不紧不慢地补充说:我也挺喜欢你的。
    许泠一怔。
    耳尖似有热意。
    他低头,缓了会儿,直到他离开。
    许泠看着他离开的背影,个高腿长,赏心悦目,他又拧开了矿泉水,喝了口,感受到深秋渐冬的风,在阳光下,和煦,其实挺暖的。
    刚刚和他打电话的人不是什么女朋友,而是他的妹妹。
    年级挺小不学好,高一谈恋爱,之前跟小男友闹分手,问许泠。许泠开始劝和,后来劝分,结果这会儿那小姑娘旧情难忘又开始和他诉苦去了。
    和谁聊天呢,堂哥从楼上下来了,恰巧看见刚才那一幕,拍一下他的背,看着谢泽悦离开的方向,问:刚认识的朋友?
    不是刚认识,有段时间了。许泠说:或者说,很久了。
    他瘦白的下颌埋在温暖的羽绒里,看着他的背影,又笑了下。
    这是教材,班主任给他弄了一沓书,温声细语地嘱咐:听说你以前是实外的?那学校好,咱们学校比不来。班上同学可能有点皮,许同学慢慢适应。
    他接过书,抱着,说了句谢谢。
    提起四高,大多数人没什么好印象,但提起国际部大家就都晓得了:哦,那个土豪遍地走的私立国际高中?学校里土豪遍地走是真的,但那也只是30%左右,剩下许多则是庞大的中产阶级子女。
    砸锅卖铁送小孩儿出国的风气不知怎么刮起来的至少,在班主任李敏心里看来,一定有留学机构的宣传效果。
    许同学。班主任李敏推了下眼镜,温声细语地把该介绍的和他说清楚:教材先放班上,待会儿去领礼服,还有宿舍的事情
    她低头看了一下许泠刚办的的校卡。
    他的校卡上写着:
    姓名:许泠。
    班级:高三A1
    班主任话音一顿,说:咱们学校里,宿舍都是两人间,但目前咱们班上的宿舍都住满了,只剩下一间只有一个人住,空了张床位。但是那张床位不知道可不可以......
    许泠微微偏头,问:那张床位不能睡?
    呃,不是不能睡,是那个房间的同学喜欢清净,只想一个人住。而且他已经付了双倍的住宿费了。小许同学要不去问问他愿不愿意加个舍友?假如他不愿意,只能委屈一下把你安排在高一的宿舍了。
    好,他叫什么?
    谢泽悦。老师说:他人不错的,不会不讲理。
    ......
    许泠很浅地弯了一下唇角:嗯。
    学校这种地方,从来都藏不住八卦。
    许泠转学的事情没一会儿就传遍了大群小群,他只是在办公室里站了一会儿,从照片到名字,很快被翻了出来。
    下课时间,办公室里人来人往,抱着作业卷子送过来的,在老师办公室里探头探脑的几个人很快注意到了站在靠近空调位置的许泠,不由视线都停住了。
    太好看了!
    「四高新生群」
    高三年级组办公室,来了个大帅哥。
    冷调的,照片我有,刚刚偷偷拍的,妈的绝了。
    看看看看。
    照片里男生个高腿长,穿了件白色的羽绒服,厚厚的领子立起来,挡住了半张脸,只露出白皙挺拔的鼻尖儿,和乌黑的额前的刘海,眼眸安静地低垂。一手挎着书包,一手慵懒地放在外套口袋。
    是实外来的?
    不知,但八九不离十了。
    @谢泽悦,帅哥,这儿又来一校草了。
    据说是转学生,实外来的,许泠。有人认识么?
    实外,三大名校之一,他学霸啊。
    跟老谢比呢,不知道谁强一点。
    他们这届有个出了名的男生,谢泽悦。
    四高国际部和本校不一样,甚至是分开两个校区的,里面几乎全部学生都是奔着出国去的,因此是全英文教学,一般来说刚入校的学生大多数英文水平都不太能跟得上。
    但谢泽悦一入校,才高一,雅思就9分了。满分。
    但他之所以封神,却不是因为这。
    而是,他还拿了四高国际部空缺五年之久的最高等级的全额奖学金
    学校每次考试,卷子参照Alevel考试的来出题,但难度会比实际考卷难很多,但他是唯一一个次次都是满分的。满分的同学,毫无疑问会被世界top几的学校录取,录取时奖学金多达百万,完全cover学费生活费。
    虽还没被录取,但他很明显是个好苗子,稍稍努力就能稳住这个状态。
    高一结束,他第一年就拿了高达50w的奖学金。
    当然,这只是他高一的状态。
    后来,便没有了。
    关于他后来为什么不参与内卷大军的猜测有很多。
    不过都不重要了,因为现在大部分人比较关心这位曾经打破记录记录的大神,跟转学生许泠比起来,谁更牛x一点。
    @谢泽悦,大佬,咱转来了个实外的学霸。
    长得还很帅,绝了。
    可惜谢泽悦不怎么看□□群里的消息,甚至设置了消息免打扰,因此群里讨论的热火朝天,@他的一堆,但他并没有看见。
    群里还在讨论:
    内地高考用的卷子比较难。
    但他们不是英文考卷啊,语言关很难过吧?
    想多了,实外大佬多如狗,语言关小case。
    老谢A上去!不管,四高最牛逼
    别拉老谢出来溜了,你们没发现人现在进入退休养生的状态了嘛?
    ......
    群里的八卦满天乱飞,高三那帮正焦虑着未来的一群人对两人水平高下进行了许多猜测,直到许泠从办公室出来,抱着一沓新发的教材,往教室的位置走。
    与此同时,A1班教室里。
    老谢,你听说了吗?
    一个皮肤略黑,穿着个荧光绿运动衫的男生压低声音,转过身,神色有点激动似的,说:咱们班有个转学生,巨牛皮。
    蒋小黑,交作业了!拉着人唧唧呱呱什么啊,你暗恋他啊?
    蒋延从抽屉摸出一本作业本子,塞了过去,继续说:
    高三,转学,还是从实外来的。你说他怎么这么想不开呢,转来我们学校?
    倒数第二排,靠窗的位置,一个男生低着头,略微后靠,瘦长手指撕开一包咖啡,倒进杯子里,露出来的那只耳朵里塞着一只白色蓝牙耳机,浓长睫毛低垂。
    蒋延继续叭叭叭地说道:
    他好像成绩特别好,学霸啊。
    诶,他要是超过你了,分数比你高很多,你俩不会犯冲打起来吧?
    实际上蒋延说的挺准,尖子生有时候心眼儿挺小,看见比自己强的不管脸上多云淡风轻,心里总归是会酸一下,顺便再对对方感到一丝丝的不爽的。
    后座那人一件黑色T恤,头发上些许汗珠,终于抬起眼睛,淡淡扫了他一眼,摘下耳机放进充电小盒子里,波澜不惊的没抬头,嗯了声,坦诚地说:可能。
    黑皮帅哥蒋延又补充了一句:
    他长得太好了,皮肤巨白,咱班有几个女生都围观去了!
    谢泽悦一顿,脑子里晃过一个影子。
    不怎么冷的天,他穿白色薄羽绒,手又细又长,关节有点细微的红,眼睛清亮的出奇,总不好好说话,带着小勾子似的。
    谢泽悦停顿片刻,扔了switch,眯起眼睛,说:他很白。
    是。
    长得很好。
    对。
    谢泽悦终于把视线落了过去,问:叫什么?
    许泠。
    正说着,上课铃响了。
    门口进来了个男生,跟着班主任进门了。
    班主任叫李敏,私底下,学生叫她小敏,因为她本人实在是太温柔了,说话细声细气的,热爱化着淡妆踩着细高跟上课。她刚毕业,压根儿管不住班上这群调皮捣蛋的小兔崽子们,常常被学生调侃,说她一天一套新衣服,不带重样的。
    不过此刻同学们并不好奇老师今天的新衣服。
    他们目光齐齐地落在转学生身上。
    新来了一个同学,请自我介绍一下吧。
    李敏站在他身边。
    讲台上的男生个高腿长,白色的羽绒服里探出手指,抓着肩上挎着一个书包,另一只手则抱着一沓课本。
    讲台下的一群同学看的眼睛都直了。妈的,太好看了吧?
    许泠掀起单薄的眼皮看过去,恰恰看见谢泽悦。
    视线扫过教室的角落。一个男生,穿黑T恤,坐在靠窗的位置,瘦白的手肘撑着侧脸,黑发上都是汗,见他来了才不紧不慢地抬起眼睛,深邃的目光落在他身上。
    看了几秒钟的时间后。
    又轻点水般的移开。
    许泠。
    他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少年的嗓音像风,清冽,干净,有种冷冰冰的质感。
    谢泽悦手指轻微地一动,目光停住。
    许泠同学近视不?要不坐第一排,我让人再搬桌子。
    不用。
    许泠指着最后一排的位置,微微一顿,说:老师,那里不是有空位吗。
    这句话说完。
    后排的谢泽悦漆似是终于被惊动,搭在桌子上的手指轻微地动了一下,缓慢地一偏头,微深的眼睛看他,瞳孔深处有不知名的意味,对上他的目光。
    许泠的眼睛清澈,干净,手怕冷似的插在羽绒的兜里。
    谢泽悦收回目光,低头,摸摸鼻子。
    随即。
    他从桌柜里拿出手机,头也不抬。
    谢哥,看看看,大帅比来了。前桌转头,压低声音,说:别错过啊。
    闭嘴。谢泽悦淡淡地说。
    许泠左肩挎着书包,右手抱着一沓教材,镇定自若地穿过教室走廊,往右手边靠墙的位置走去。
    靠窗的位置,最后一排。
    谢泽悦一个人坐着,腿伸得老长,套了个T恤,底下则是黑色校裤,一副根本没看见许泠的样子,玩着手机。
    谢哥,新同学你同桌啊。
    前桌黑皮帅哥转过来,兴致盎然:你不看看他?长得可好看。
    恋耽美
    校草每天都被撩[重生](2)

章节目录

校草每天都被撩[重生]txt下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作者:怀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作者:怀胥并收藏校草每天都被撩[重生]txt下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