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草每天都被撩[重生]txt下载 作者:作者:怀胥
    校草每天都被撩[重生](5)
    外教鼓了几下掌,眼睛都亮起来了,又说了一通令人懵逼的流利英文。
    他说啥了?
    许泠全对。谢泽悦低眸,指骨间的笔随意转了几下,又看一下黑板,眼尾微微挑起,说:还不错?
    许泠个儿高,下来的时候带起一阵风,不少女孩儿悄悄看他。
    刚刚那卷子他全对耶。
    好牛逼。
    这...全对的几百年都没见过了吧?
    不,老谢以前就是全对的,而且,门门满分。
    ......
    学委,你错的多么?
    我还好啦,错了五题。
    学委是个女孩子,叫迟雪,长得好看学习也好,经常性地被隔壁几个班的男生追。
    你还喜欢谢泽悦么?同桌问她。
    我发觉那好像不是喜欢单纯觉得他帅,这种喜欢太肤浅了。迟雪是醍醐灌顶一般,握拳,说:喜欢一个人,还是要看内在。
    比如?闺蜜眨眨眼。
    比如你就很可爱呀。迟雪去挠她脖子,又说:我喜欢你好不好?
    ......闺蜜瑟瑟发抖:你还是喜欢小哥哥吧。
    没办法啦,学委跟闺蜜起天来,说:我们年级长得特别帅的男生,不就老谢么,哦,那个转学生来之前是他最帅,不过我觉得他俩不分伯仲吧。
    许泠?
    是啊,她笑了起来,说:许泠很好看,你不觉得吗。
    你是不关注那些八卦吗,闺蜜小声地说:我听人说,许泠好像喜欢男孩子,不喜欢女的。他一看就是弯的啊,在以前的学校就谈过男朋友。
    真的?学委一愣,说:他谈过男朋友?弯的?
    ......
    错几题?许泠问自己的同桌。
    谢泽悦不是很想回答,黑眸看他一眼,收回目光,铅笔在卷子上改了下。他的反应在许泠的预料之中,要强,但不动声色的,从小养成的习惯是刻在骨子里的。
    不是只错了一个?蒋延转头看他,谢泽悦的卷子上,是个疏忽引起的方程式配平问题。他惊讶地看着身后两个人,说:大佬,不至于吧,你俩还攀比上了?
    怎么会,许泠指骨间的笔敲了下桌子,说:我同桌那么可爱,我和他攀比什么?
    话音刚落,谢泽悦笔尖下那个Ca后留下一个长长的尾巴,飞出去。
    蒋延:......卧槽。
    他看见谢泽悦靠近许泠的那只耳朵,隐约发红。
    很明晰的。
    谢泽悦看一眼许泠,从抽屉随手拿着一个笔袋,啪的一声甩桌上。
    接着,低头找了下,没有橡皮擦。
    .....
    窒息。
    我有,借你。
    许泠说,瘦白的手指递过去一个橡皮擦。
    橡皮擦上用粉色荧光笔涂了一个爱心,箭头指向谢泽悦。
    比心。
    许泠清澈的眸子亮起来,托着下颌,如此说道。
    作者有话要说:
    注1:来自百度百科。
    第5章
    谢泽悦看着橡皮擦上的那个心,也不知,他什么时候涂上去的。
    a的长长的尾巴被擦干净。
    他把错误的地方更正了,把卷子叠好,夹在笔记本里。
    谢谢。
    他把许泠的橡皮擦还回去,忽然间,停住。
    许泠的手指,拿回去时不经意和他掌心擦过,很轻,小勾子似的蹭了一下。
    不客气。
    许泠根本没看他,在看书。
    他撑着头,羽绒拉上去,清瘦的侧影,白皙的手指半露出厚厚的袖口,冷的微红的骨节。
    ......
    谢泽悦单手支在桌面上,侧身,看着许泠,一双黑瞳下意识注视着那双手,只一瞬,视线定住了。
    极白的肤色,关节和指尖透着一点点的粉,半透明的,脉络很分明,很少有男生的手漂亮成这个样子。
    手看起来那么白,也不知道,握上去是什么感觉?
    是冰一样的冷,还是暖暖的温热?
    喉结微动,谢泽悦无意识稍微收紧了五指。
    你在看什么?许泠瘦白手指翻开下一页,转过头,托腮,清亮的眸子瞧着他微微一挑眉,问:是在看我么。
    晃神了一瞬,像做坏事被抓住了似的。
    操。
    谢泽悦收回目光,低声骂了一句脏话。
    他撑着头,握着笔在草稿纸上又写了几道题,有机,无机,遗传概率写了一会儿,啪嗒一声放下笔,无端的心虚和烦躁。
    谢泽悦坐在座位上,手肘撑着头,盯着许泠白皙的侧脸,却有点热。
    发现这一点的不止他一个,前桌蒋延用一种古怪的表情看着他,随后,发出了邀请:
    去散散风?
    做什么。
    蒋延回头看他,说:我看你好像很热,脸红了。
    ......谢泽悦起身,空白了几秒钟,眼角余光瞥见许泠雪白的后颈儿,一面扯着领子扇风:升温了。
    离开时一阵风吹过,谢泽悦放在桌面的黑色笔记本被吹开了,一张对折叠好的a4纸飘到了许泠的桌子上。
    许泠一顿,手指够着那张纸,打开了看。
    是个表格。
    财务表,很密,很细致。
    片刻,他瞳孔微微一缩,从桌柜里拿出手机,把纸拍了下来,又折好,小心地放回了他的笔记本里。
    许泠的住宿问题,没有着落,被褥还在车里放着。
    中午他一个人吃完午餐,趴在桌子上休息,有点倦,下午第一节 课,是选修的格斗课。
    更衣室换好衣服,一出来,听见一阵熙熙攘攘的喧哗声。
    刚巧撞见两个班的人,在约架。
    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两拨穿着不同格斗服的男生站在狭窄的更衣室外的过道里,整齐的一眼看得出来白色裤子那帮人看起来面熟,都是他们班的,而黑色裤子的一群男生看起来挺面生,应该是别班的。
    气氛有点诡异,那么多人,没什么人开口说话,直到其中一个少年站在人群里,嚎了一嗓子:所以我班那人就活该给他们揍是吗,凭什么?你们有钱了不起啊?
    为什么揍他麻烦有点逼数行吗?
    他欠人钱不还,活该,揍一顿算轻的了好吗?
    欠了5000,泡妹子去了,他妈能要点脸吗!
    许泠没什么兴趣,只觉得吵闹,索性好整以暇地坐在更衣室的长椅上,低头,划两下手机,又把宽松的衣服下摆塞进了裤子里,喝了口冰水。
    直到他余光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谢泽悦似乎才来,也不怕冷,穿了件黑色T恤,颀长的身子斜斜地靠在过道处,外套微微敞开,低声说:不嫌吵么?
    四周都是一静,畏惧地把他看着。
    没人说话,气氛紧张。
    怕他个叼啊,一起上啊,我不信姓谢的就那么能耐啊!那班的男生有个带头喊了一声。
    过了几秒。
    依旧没人敢动。
    谢泽悦漫不经心地,单手提着一瓶水,没看见似的,头也不回地来到了更衣室。
    ......
    似有微凉的风声。
    许泠余光里,黑色的衣摆倏然而过。
    那人单手拎着深色拳击手套,白色裤脚停在他身边的储物柜前。
    旁边的更衣室柜门被打开,一阵窸窸窣窣的动静。
    许泠转头看他的时候,他正在开了暖气的室内换衣服。
    腹肌的线条富有冲击力地展现在他眼前,微微起伏的,浅灰色的裤边下隐约有偾张的血管,隐没入裤边。
    隐约的轮廓线,起伏的一块。
    生动的、富有侵略性的。
    许泠只是一眼,蜻蜓点水般的掠过,不慎看见了一点。
    他喉结微动,下意识地蜷缩起白皙的手指。
    他感觉空气像是忽然就变得灼热、粘稠、密不透风了一样,鼻尖嗅到一点深而烈的气味,像是酒,表面温和,实则烈性得难以招架。
    ......
    许泠低眸,白皙手指局促地收紧,不安地眨了眨眼。
    雪白的耳尖儿泛起灼热,被烫了似的。
    半秒钟后,他起身,离开。
    ......
    等他离开后。
    谢泽悦微微侧身,偏头打量他的背影,黑瞳微深,不悦地轻轻挑了下眉。
    许泠没再继续呆在那儿。
    他自己进了体育馆的格斗室,坐在地上,将额头上的刘海往后拨,吹了会儿凉风。
    许泠放下手机,闭上眼睛,吐出一口气。
    他回忆起刚刚某人那不经意露出来的一点腹肌,隐约想象了一下,手指在上面摩挲的样子。
    也不知,这位小谢同学,被勾起火来是什么样的?
    应该......
    会很危险,但很有趣吧。
    许泠唇角微微一扬,眼睛惬意地微眯。
    手机震了一下。
    他低头,又看了一下列表的联系人。
    联系人大多数是原本学校的,实外的那个班群,他还没退,里面消息挺多,时不时有人@他一下,许泠就跟着聊聊天,开开玩笑。
    实外班群下,多了个小红点。
    是林珩。
    林珩是他以前学校的一个男生,许泠跟他关系不错,聊天挺投机,转学后,对方对此表达过强烈的不满,跟他冷战了一个周没讲话。
    林珩:
    好久不见。
    许泠笑了下,回复他:
    怎么?
    林珩:
    出去玩么?
    周末去看电影吧。
    「链接」烧脑片,你不是一直期待这部?
    许泠笑着回复:
    好啊,你请我看?
    那边显示正在输入中,秒回:
    好。
    时间你定。
    都可以。
    许泠莞尔,回复他:那就周六,下午四点?
    那边:
    嗯。
    我来接你。
    与此同时,身后出现一个影子。
    许泠聊天的时候似乎很投入,唇边含笑,甚至都没发觉他来了。
    谢泽悦眼睛看他头顶柔软的黑色发旋,心里闷闷不乐地想,他在和谁聊天,聊的那么开心?
    格斗室里,铺了一层偏软的塑胶垫。
    进门需要脱鞋赤足走进去,教练站在中间的位置等他们。
    尽管方才许泠有点不对劲,但平息的很快。
    当谢泽悦又一次出现在了他的身边时,许泠也是镇定自若、游刃有余的,甚至心情颇为不错地从裤兜里摸出一盒薄荷糖,白皙手指打开了铁盒的盖子,给谢泽悦:糖。
    里面是几枚硬质的白色小硬糖。
    谢泽悦闻到了那飞速弥漫开来的草莓味儿,他黑亮的瞳孔深处闪过一丝不分明的意味,眼角微挑:不要。
    递过来的手又收了回去。
    他也不生气。
    许泠乌黑刘海遮住一点眉毛,眉心有点儿轻微的红,不知是皮肤太白,血色透了出来还是什么别的,他鼻梁很挺,睫毛纤长轻盈、薄,像是蜻蜓的翅膀。
    偏偏一双眼睛清亮极了,看着人的时候,总是微亮的,让人总忍不住自作多情以为他对自己多少有点意思。
    实际上,许多话只是个玩笑。
    那暧昧的玩笑,对许泠来说,是轻而易举的。
    谢泽悦低下眼睛,就站他旁边,刚刚放松了一下裸露的脚腕,活动了没一秒钟,就感觉教练在他肩上拍了一下,又在他身边的许泠肩上也拍了一下。
    谢泽悦许泠:?
    老外看着他俩,笑眯眯地对他们发出邀请。
    意思是,叫他俩上去做示范。
    ......
    你会么?
    许泠穿着宽大的浅色外套,露出一点点白细的手腕骨,食指伸出来,提着他的拳击手套。
    谢泽悦不回答,许泠就这么看着他,微微挑眉。
    这么一直盯着他看许泠也没觉得不好意思,他吃完了一枚薄荷糖,白皙的手指去裤兜里摩挲一下,金属的冰凉碰撞声后他从裤兜里,找到了一个小小的胸卡。
    谢泽悦看见他把那玩意儿别在了T恤上。
    你做什么?他看着许泠,停顿。
    方便教练认名字,许泠看着谢泽悦,莞尔一笑:我格斗很不错的,一定会令人印象深刻。
    格斗室里头估计是生怕学生受寒着凉,开了暖气,两人恰巧一左一右站着,谢泽悦看他一眼,又移开眼睛,低头,提起水,拧开喝了口。
    两人站在众人面前,面对面。
    教练吹了哨子。
    底下一阵窸窸窣窣的讨论。
    许泠把长袖往上挽起,白皙瘦削的小臂,手指一根一根的白皙而漂亮。
    他面不改色的戴上了手套,却是引来了人群里的一阵骚动,几个女孩儿在队伍里观望,说:
    他好淡定,是不知道老谢格斗的水平?
    老谢拿过金牌的。
    就说了他俩会打起来,这不,即将见证历史了。
    两人出拳的时候,仿佛心有灵犀,对方总能轻易避让。
    几分钟后,许泠发间都是薄汗,他低声道:
    当心了。
    下一秒,许泠抓住他精瘦的手腕并快速往前拉扯,在他不曾防备的时候,一带,让他瞬间失去平衡,趁机把他撂倒。
    怎样?他低头,白皙的眼皮低下,轻笑:说了我会格斗,你不信?
    察觉到谢泽悦似在挣脱,许泠再用膝盖顶手腕双手压制在他的胸口,喘了口气,笔直双腿一腿控制对方的颈部,另一腿控制对方的胸部,同时双腿夹紧,双手抱紧他的胳膊,以防逃脱。
    小谢同学,许泠低头,一滴汗珠砸在他身边,微微一笑:你是不是不太行,嗯?
    结论太早了。谢泽悦说。
    许泠还未动作,忽而脚腕处传来一点不易察觉的力道,随即,那人似是出其不意地勾了一下,动作很快,下一秒手臂便勾住了许泠的脖颈儿,将他往后带,天旋地转间两人在地上换了个位置。
    他感到后脑被人薄薄的手掌在底下垫了一下,随即,整个人被他压制在橡胶地面上。
    余光看见谢泽悦白色的裤摆,一截精瘦的足腕、青筋,透着某种力道。
    一秒。
    两秒。
    三秒。
    ......
    许泠尝试着起来的动作,宣告失败。
    许泠察觉到了垫在自己后脑的、手掌心的温度。
    格斗真要打起来,不是这么来的,那人在收着,并没有真的放开放开来打,冲拳、肘击、过肩摔,一套下来脸上得挂彩。
    谢泽悦呼吸间,微热的温度洒在耳边,灼热。
    许泠看着他近在咫尺的眉眼、睫毛、高挺的鼻梁,一瞬间有点出神,两张脸忽而重合,年轻的、成熟的,那么相似。
    呼吸逐渐,有点灼热。
    ......
    耳边传来一阵一阵的鼓掌声、不怀好意的暧昧起哄声。
    旁边的蒋延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有点难以置信,许泠被他推倒了?但再仔细看他们两人的姿势,忽然觉得......
    恋耽美
    校草每天都被撩[重生](5)

章节目录

校草每天都被撩[重生]txt下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作者:怀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作者:怀胥并收藏校草每天都被撩[重生]txt下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