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草每天都被撩[重生]txt下载 作者:作者:怀胥
    校草每天都被撩[重生](6)
    怎么许泠好像有点,害羞了?
    谢泽悦,许泠偏头,白皙的侧脸隐约有湿汗,轻喘:你的手,太用力了。
    手腕上覆盖的那只手,瘦长,白皙的手背上经脉明晰,凸起,微动的许泠皮肤上出现了一道浅红的痕迹。
    黑瞳里微微一晃神。
    谢泽悦似是察觉到不对,懊恼过后,略微松开了点力道,瘦长手指却还抓着他的手腕。
    许泠温热的脉搏跳动着,他身上,似乎又有了那天不经意闻到的香气,清冷似雪杉,浮光掠影般的稍纵即逝,清冷、一点点的甜。
    这个姿势.......
    我放开了,谢泽悦脖颈儿滴落汗珠,砸在地上,他低哑的嗓音说:你别再动手了。
    许泠缓了过来,目光落在天花板上的横梁上,说:嗯,好,我不动手了,我认输。你快起来,我喘不过气了。
    教练在一旁吹口哨,说:倒计时!
    谢泽悦松了手,刚要起身,许泠又在他手腕上轻轻一拽,把他拉了下去,一声闷响,他摔在了许泠身上,两人翻转体位,许泠又一次把他压在了身下。
    许泠慢悠悠道:谢同学,做人,不能太单纯好骗了。
    第6章
    ......
    短暂的安静。
    喘息声,淹没在嘈杂的声音里。
    许泠两条长腿一条压在他小腹上,另一条夹紧了他的腰,软垫上,他的白色衣服打斗中掀开些许,白皙的脊背,脊椎骨轮廓分明。
    谢泽悦震惊于此人的出尔反尔,条件反射去抓他的手腕,他抬眼看他,胸腔起伏几下,道:你先放开。
    许泠笑,挑眉说:不要。
    两人的姿势有点诡异。
    一个压着另一个,视线缠绕,有点那什么。
    几秒钟后,围观的人群纷纷睁大了眼睛,发出齐齐的惊叹。
    芜湖,有情况啊。
    哈哈哈。
    不是,他中途反悔啊!这不是逗人玩么?
    老谢!老谢快起来,干死他!
    ......
    Timesup.
    教练走过去,在他俩的背上安抚地拍了下,笑了,打趣地说这只是一个示范,不判定输赢。
    起开。
    谢泽悦皱眉推开他,喘了口气。
    许泠起身,坐在他身边,支起长腿,白皙的手腕搭在膝盖上,黑发上滴落汗珠,看着他笑着,白皙的手指一点一点地打节拍。
    唇角微微上扬,清亮的眸子闪过细微的光芒,很开心的样子。
    谢泽悦余光一直看着他,嗤地一下,就笑了。
    就这么开心么?
    许泠身体略微前倾,压在他身上的手,上移,勾住了他的下巴,歪了歪头,轻轻一笑:诶,你生气了吗?
    有什么好气的。
    谢泽悦把他的手拨开,触碰到时,却一顿。
    许泠那从手腕到细细的指尖都白的透明的一双手,竟然是异常的温热。
    他的指腹不自觉,摩挲而过。
    ......
    许泠看着他的动作,微微一怔。
    谢泽悦手指尚且碰着他的手,感受到少年温热的骨骼清晰的触感。
    从未有过,另一个男生的手带给他的陌生感觉。
    他们两个男生坐在那儿对视,手还碰在一起,看起来挺腻歪的,周围几个人看见的,忍不住就对着开起玩笑:
    哎呦喂,我班俩帅哥有情况啊!
    什么情况?
    手都牵一起去了,啧啧。
    谢泽悦喉结微动,忙撤开了手。
    还未及辩解。
    一抬眸,视线忽而停住。
    许泠的眼睛干净如水,正凝望他。
    额边湿透了汗水,如墨一般的一缕,刘海分开,白皙的额头上布满了汗珠,侧脸染上了一丝绯红的血色。
    从谢泽悦的角度,恰巧看见了他的唇瓣,湿润的、淡粉的颜色。
    那么光泽,碰起来是什么感觉?
    很软吧?
    思绪猛地打住了。
    谢泽悦胸膛起伏,站起身,喉结上下滑动,收回目光。
    一滴热汗坠落下去。
    谢泽悦站起身,单手提起自己放在一边的外套,若无其事地拍了下裤子。
    余光却不自觉看了过去。
    许泠正不紧不慢地坐起身,屈起一条长腿,伸长了手去够自己的水瓶。
    喝了两口,瓶子就空了。
    他低眸,黑发间全是汗水,两只手指拧上瓶盖,空空的水瓶放在一边,懒懒地靠在篮球架上休息。
    谢泽悦转身,停在贩卖机前,过了会儿又回来了,手中提着两瓶水。
    隐约有风,很凉。
    他扯起黑色衣摆擦了把汗,走了过去,微微弯腰,把其中一瓶水放在许泠身边。
    头顶落下阴影。
    黑色的衣摆,掠过他低垂的余光,很熟悉。
    许泠条件反射抬头看去。
    谢泽悦懒散地靠在篮球架边,垂眸看他,微微倾下身子,下巴指着那瓶凉水,说:不是很渴?
    给我?
    他眼底闪过懵然,来不及掩饰。
    ......
    谢泽悦轻微晃神,有种陌生的满足感。
    谢谢你。
    许泠清冷的嗓音含笑,挑眉:我同桌对我真好啊。
    谢泽悦手指扯了一下T恤领口,散热,看着近在咫尺的他的脸,唇边一抹笑。
    察觉后,又收回。
    许泠勾了下唇,站起身,拧开了那瓶水,灌了几口凉水,宽松的白色T恤下,隐约有汗珠,偶尔一点布料贴着皮肤。
    他的侧影,单薄、瘦削的。
    乌黑的刘海下,汗珠往下坠过,顺着脖颈儿的线条坠进衣领。
    许泠一抬眼,就看见谢泽悦近在咫尺的脸,和尚未来得及移开的目光。
    你看我做什么?许泠转头,轻笑:看了好久了。
    谢泽悦晃了下神,喉结微动,不自在地后退一点,皱眉:没,我看他。
    说完,随手扯过蒋延。
    蒋延:......?
    几秒钟后,他反应过来了。
    随后扯着嗓子道:
    哎哟,老谢,没必要没必要,真没必要你俩打情骂俏关我什么事?
    许泠愣了一下。
    周围几个人都转过来看他俩,也愣住了。
    蒋延嘿嘿直笑。
    你特么谢泽悦耳朵发烫,拍了下他后肩,皱眉:你跟谁一拨的?
    自由活动20分钟。
    许泠似是累了,侧脸的绯色弥漫开来,像是笼罩了一层薄雾色。
    他又离开,去了洗手间。
    谢泽悦在看台上坐下,深邃眸子,黑,深,远远地凝望他单薄挺拔的背影。
    身边蒋延坐下,叫了他几声,看着谢泽悦看向许泠的目光,又回忆起方才两人格斗时的画面,眼睛里闪过不可思议,一个念头毫无预警地窜了起来,一个问题脱口而出。
    蒋延:老谢,你怎么用那种眼神看许泠啊。
    ......
    谢泽悦没应。
    过了几秒。
    他抬起眼睛,漫不经心的说:哪种眼神?
    在他的目光中,洗完冷水脸的许泠回来了,支着长腿坐在靠墙的位置,修长的天鹅颈低落,莫名的,有种脆弱感。
    就是......
    蒋延的话卡在喉咙里。
    他忽然不敢说了。
    就是那种压抑着、但,又有点想欺负别人的危险眼神啊。
    选修的体育课时间是统一的。
    隔壁那班的人也解散、自由活动了。
    从高处看台往下看,人群熙熙攘攘的,方才约架过的一小撮人又聚起来了。
    其中,有个高个子时不时看一眼许泠,和身边几人,压低声音讨论着什么似的。
    身边几人跟着他点点头。
    随即,往许泠的方向走去,空旷的室内,坐在高一点的看台上,地下的两拨人一黑一白的衣服,跟棋子似的,动静看的清清楚楚。
    打头的那人穿了件荧光色的运动衫,个子高,长得结实,一看就很能打。
    他不是陆珂么?蒋延看了一眼打头那人,皱起了眉毛,坐在看台上说:那人有点暴力倾向吧,之前就把人揍进医院过。
    他好神经病的,打人也不知道收着点儿。
    刚刚他们那班不是商量,要打群架么?蒋延说:更衣室那儿,你来之前,他们就差点干起来了。
    我听说,他不好惹的,刺头儿,家里有背景,之前把那谁揍进医院了人家半点儿医药费都没讨到。
    谢泽悦坐在看台上,支着头,盯着许泠的方向,眼眸往那边随意一扫,漫不经心地灌了一口水,浑身是汗,视线忽然定住。
    那群人,在陆珂的指使下,缓慢地向着一个方向移动。
    看样子是想找他们A1班一男生耍下威风,做个警告的样子而根据他们移动的方向判断,目标似乎是据说刚转来的举目无亲的......许泠。
    卧槽,他们是不是盯上许泠了?蒋延倒抽一口气。
    ......
    怎么办啊,要不要找教练过来?
    一想,不对,不太来得及,休息时间二十分钟,老师办公室远着呢。
    等人找到了,也晚了。
    谢泽悦扫了一眼,眼眸微深,皱眉。
    他提着矿泉水瓶,拧上,放下,随手拿起方才那篮球,提着外套离开了观众席。
    格斗室里,趁着老师不在,穿着黑色格斗服的那帮人格狂妄。
    打头那个红毛顺手从地上抄起了一个不知被谁丢在地上的棒球棍,拨开一群小弟站在许泠面前,棍子在墙上懒懒散散地敲了两下。
    领头那个红毛走了过来,眯起眼睛,上下看了一眼许泠,说:许泠?实外校草?
    ......
    这么尴尬还是许多年前了,许泠不是很想说话,回答:你说是就是。
    ......
    围着的几个小弟没忍住,笑场了,一片压抑的鹅鹅鹅的声音。
    严肃点!红毛有被冒犯到,他敲了敲棍子,怒道:你们班有人把我们班一个同学揍进医院了,怎么办?
    许泠一哂,提起外套,站了起来闲闲地一笑:你说怎么办?
    那人的棒球棍又狠狠敲了一下墙面,说:拿你出口气,你看行不?
    劝你善良,许泠歪了下头,说:毕竟,你要是揍了我,有人会找你麻烦的。
    红毛哼笑一声:放屁。你叫许泠嘛,实外转来的,能认识个鬼的朋友啊?
    哥,旁边有人拽了一下他的衣服,小声说:谢泽悦来了。
    谢什么?
    红毛耳背没听清,他生怕来不及,眉毛竖起来,撸起袖子,一拳砸过去,却被许泠轻轻松松偏头躲开。
    红毛更生气了,叫了几个小弟起来围殴。
    许泠揪住一个人的领子,毫不客气地抬起长腿对围过来的红毛绿毛动作干净利落地连踹几脚,轻笑了一声,说:
    你跟陆珂混?
    真好笑,怎么不去问问那个怂包,敢不敢自己来惹我?
    你跟他混没盼头,不如跟着我。
    他身后的红毛正一拳向他后背打去。与此同时,一个篮球毫无预兆地飞了过来,恰恰砸中了他们老大红毛的后脑勺。
    红毛疼的两眼昏花,怒骂:
    卧槽哪个不长眼的?!
    身后,传来一个不大不小的声音,懒洋洋的:
    你转头看啊。
    那嗓音好听极了,很悦耳,风一般。
    却,隐约带着压抑的戾气。
    几人都寂静了几秒。
    没人说话,连吱都不敢吱一声。
    人群渐渐散去。
    走的时候,许泠还未明白发生了什么。
    一道黑影挡住了光线,突然的一股热气靠近,许泠的手被人抓了起来。
    黄昏里的热风,透过窗户缝儿溜了进来。
    隐约有栀子花的香气。
    许泠忽而停下了,安静地看着他,白T恤被些许汗水浸透,半透明的。
    他薄薄的脸皮泛起了轻微的绯色,垂眼,看着某个位置:
    你...牵我手干什么?
    第7章
    空旷的室内,男孩子们打球的声音,慢慢地回响。
    有风吹过。
    许泠汗湿的黑发垂落些许,遮住白皙额角,扬起脸,眼眸似有水光。
    就像是害羞了一样。
    猝不及防地,握着他的那只手被烫到一样离开。
    沁出的水,被风吹的微凉。
    谢泽悦眼角稍稍挑起,食指中指在衣摆上蹭了一下,擦了下汗,像被烫到一样的反应迅速,语气却是漫不经心的,说:我只是,叫你去上课了。
    再说,被我牵一下怎么了,他漆黑的眼睛,看向许泠,你不乐意?
    窗开了一半。
    倏然而过的风很凉,也更加寂静。
    许泠记忆里是他握着自己的手,瘦长,骨感,温热的感觉令皮肤发烫。
    怎么会。许泠走过去,白皙手指微微一动,顺理成章地穿进他的手指里,在他耳边低笑:我只是可惜,应该再牵一会儿的。
    许泠挨近,温热的五指穿进他指间,那一瞬的温热、生动,很陌生。
    谢泽悦微微低下头,舌尖舔了舔齿槽。
    许泠的手指轻轻蹭一下谢泽悦的手背皮肤,不太安分,让人很想用力握住。
    刚牵上没多久,隐约有闪光闪了一下。
    被人拍了。
    看台上,第二排的位置坐着他们班的几个同学,男生勾肩搭背的,中间那个举着手机的正是蒋延,他冲谢泽悦比了个手势:老谢,牛逼
    卧槽,真牵上了!
    我班俩帅哥,竟然背着大家搞gay!
    谢泽悦忙放开了他的手。
    被烫了一样的。
    他上下扫一遍那几个人,过了一两秒,把篮球砸过去,没好气骂了句。
    球砸在几人面前,弹了几下。
    他走过去,手臂搭在栏杆上,弯腰。
    你拍了?
    呃......
    删不删?他垂眼,凉凉淡淡地问。
    蒋延往旁边躲了一下,比了个手势,妥协似的:谢哥我错了我错了。删。
    但蒋延一低头,看着照片的两个人,笑了下。
    他没删,而是切换到了聊天框,把偷拍的照片发给了许泠。
    black:
    手都牵上了啊?
    「图片」
    「图片」
    帅哥出马就是不一样。
    拿走不谢:)
    许泠低头看一下消息。
    照片上,两人牵着手,腻歪的不像话。
    保存。
    下一秒,谢泽悦手机震了几下。
    许泠给他发来了照片,配上一个微笑的表情。
    xl:
    我认为他拍的相当不错。
    很适合设置为屏保:)
    截屏是他的手机界面,无数小图标下,赫然是那张牵手的合照。
    恋耽美
    校草每天都被撩[重生](6)

章节目录

校草每天都被撩[重生]txt下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作者:怀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作者:怀胥并收藏校草每天都被撩[重生]txt下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