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草每天都被撩[重生]txt下载 作者:作者:怀胥
    校草每天都被撩[重生](7)
    他低声骂了句操,转身,黑漆漆的瞳仁探寻着许泠的身影。
    许泠站在不远处,高挑的身影,黑发湿透了,瞳仁亮极。
    见他正看自己,白皙手指微微错开,对他比了个心。
    柔软的唇微微一笑。
    谢泽悦:
    草。
    某种被击中的感觉。
    诡计多端。
    下午四点,一天的课业全部结束。国际部课松,大多数时候,靠学生自己安排好学习时间。
    许泠回家的时候,会穿过一片灰蒙蒙的、喧闹的菜市场。那儿像是和这整齐的城市划分了一条古怪的结界似的。
    这边,是衣着光鲜的金领白领们,那边的人们,却只有鸡零狗碎的生活和为几块钱大费口舌糟心事儿。
    他隔着车窗往外看。
    黄昏,几个学生穿着和他一样的校服,往那儿的胡同里钻。
    暮色四合,低低矮矮的老筒子楼像个半个身子进土里的八旬老人,市政的人在墙上用红色油漆喷上一个拆字。胡同里,是来往闲侃、讨价还价的卖菜大妈们。
    一个发传单的、穿着校服的少年在堵车间隙,往车的雨刮下塞了一张传单。
    他挨个儿地派发传单,到许泠这儿时,忽然停下来了。
    许泠在车里看他的脸。
    短暂地一停。
    是蒋延的同桌,那个高度近视的男生,卢顺。
    转学以来,他们就没说过几句话,但许泠下意识地对他微微一笑。
    男生脸上一闪而过的错愕,很快,羞涩地和他挥了挥手,绕过了许泠的车,低着头,匆匆地往后走去了。
    他也是你们学校的学生?
    堂哥一边开车,一面百思不得其解地纳闷:你们学校学费一年三四十万了吧,他出的起这钱么?
    那又怎样呢?许泠靠在座椅上,手指敲着节拍:再说,你又知道别人家的事情了?
    我就是不明白,堂哥嘀咕:什么能力配什么想法,没那个经济实力,就不要好高骛远啊。
    堂哥又说:要我说,那些没什么钱还这么能败家的,多少脑子不正常。
    哥,你偏见有点大了。
    许泠皱眉,语气难得不太好。
    怎么?堂哥从后视镜里看他。
    你评价一个人的时候,想过他身上发生过什么么?
    后视镜里倒影出许泠的眼睛。
    清冷、但认真。
    窗外的风景飞速掠过,初秋的天,一片低矮的楼房在黄昏里泛着旧。
    他记得,第一次见谢泽悦也是在这样的巷子里。
    许泠被人追了一路他也不知,怎么就摊上这些事儿了。
    那时候他才大一,没脱离高中多久,放假,他出门买个书的间隙,被一群打劫的盯上了。
    那伙人开始和他打招呼时,许泠见了他们还奇怪,毕竟他并不认识这群人。
    直到其中一个突然从身后掏出一柄锃亮的小刀。
    兄弟,借点儿钱花花。
    其中一个剃了光头的男人对他说。
    他当时是想借的,奈何一搜裤兜,别说钱了,连手机都忘宿舍里了。
    没带钱啊,真不好意思。
    许少爷长这么大第一次遇见打劫的人,里子面子都不要了,保命要紧,拔腿就跑。
    他就没这么狼狈过。
    夜晚的巷子,风很大,低低矮矮的房屋像是陷入了梦境。
    没有人,只有黑色的树影。
    偶尔有院子里传来的犬吠。
    许泠跑的很累了,气喘吁吁。
    呵出的气变成白雾。
    思绪和视野一样的摇晃、模糊。
    碰
    他整个人撞进了一个温暖、柔软的羽绒服里。穿羽绒的那个人伸手接住了他,垂眼,被他撞的后退几步,站稳了。
    许泠一抬眼,就看到他近在咫尺的脸。
    干净、微深的瞳仁盯着他看。
    男生呼吸变成白雾,薄削的嘴唇勾了下,说:怎么了,被狗追了,跑这么快?
    许泠晃了下神,不着痕迹拉开点距离。
    下一秒,他伪装的高冷失效,追他的人来了,他又不行了,条件反射往那陌生的帅哥后面躲了下,扯着他的衣服,说:狗来了。快跑。
    巷子尽头,那群染着姹紫嫣红的头发的人追了过来。
    谢泽悦眼疾手快地揪住了他:出来,躲什么。
    许泠的半个手臂被他抓着,袖口露出一只白皙的手,他的胳膊下还夹着一本书,挺厚的,书的侧边写着:《普林斯顿微积分读本》。
    你多大了,他眼睛看着许泠,好笑:就这几个人,你怕成这样啊,同学?
    许泠毫不犹豫地点点头,轻声说:我又不会打架。哥哥,帮个忙吧。
    谢泽悦:你这就......认亲?
    似乎被许泠的臭不要脸惊到了,他盯着许泠看了半天。
    男生眨眨眼。
    许泠穿的挺厚,个儿也高,但没想到是真的不会打架。
    再叫一声?
    谢泽悦垂眼看他。
    哥哥。
    许泠又补了一句,嗓音很悦耳。
    谢泽悦抬起手,瘦长手指揉了下许泠的发:不错。
    许泠那天度过了最为震撼的一天。
    起初那拨人以为自己人多,对付两个中看不中用的大男生,好解决,其中一个冲上去,试图一拳揍过去,却反被那高个男生揪住了衣领,狠狠地一抬肘,击中了头部。
    一声高亢呼痛声。
    剩下的几个人冲了上去,试图围殴,但很快地,他们没有章法的斗殴,被那帅哥明显是练过的格斗技巧打败,左横踢腿、高鞭腿、弄的溃不成军。
    许泠没见过这么能打的男的。
    他睁大了眼睛。
    以后得想办法让他教教自己。
    谢泽悦瘦长的手指扯着光头的衣领,在巷子里拖,不耐烦地甩在许泠面前。
    他把手插进口袋里。
    又微微弯腰,对上光头惊恐的眼睛。
    你们为什么追他?
    他又看一眼许泠。
    手中漫不经心玩着那只从人手里夺走的小刀。
    没、没钱。
    旁边几个小弟瑟瑟发抖,在地上疼的起不来,抱头痛苦:对、对不起,我们也是第一次抢劫,没有经验
    房租交不起啦,出来抢劫啦
    那句话说完,许泠余光注意到那帅哥的神色倏然黯淡了一下,有点苍白,眼睛里闪过什么情绪。
    几秒钟后。
    帅哥的手指从口袋里拿出了几张纸钞,甩在了地上。
    他侧脸有些萧条的样子,低声说:没钱就抢劫么?要点脸吧。
    说完,他转身离开时,脚步一顿。
    地上几人都看着他,发抖。
    一片寂静中。
    他舌尖抵在牙齿上,转了一圈儿,回眸对许泠说:哥哥都叫了,不留个联系方式?
    第8章
    窗外的秋天,浮光掠影一般划过车窗,流线型的老房子逐渐消失在视野之外。
    手机滴了一声。
    过去的回忆被迫中断,他怔然,低头,从衣服兜里拿出手机来看。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许泠刚刚从回忆里抽离开,手机屏幕上,谢泽悦的消息突然地发了过来。
    车进了隧道,漆黑的寂静里,屏幕上他的消息悬停着。
    许泠看着屏幕上的亮光。
    屏幕上,是一条简短的消息。
    头像是一片黑色,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意思。
    X.
    你人呢?
    许泠眨了下眼,身子斜斜地靠在车窗上,懒散地呵出一口气,白皙手指探出来编辑:
    在外流浪啊
    学校没地方住
    我同桌也不要我:(
    发完消息后,他把手机放在一边。
    他抛出了这个问题,开始好奇,谢泽悦会怎么回复。
    暗示的够明显了他没有床位,没地方住。
    窗外似乎有风,树叶被吹的沙沙作响。
    谢泽悦起身,推开窗,开了一条缝儿。
    桌上放着半杯咖啡,一本练习册摊开在桌子上。
    未读消息发了过来,他低头看,似有若无地笑了声,眸光柔和下来。
    几秒钟后。
    他回复。
    谢泽悦:
    住我这。
    高三的床位都满了,不和我睡,你只能去高一宿舍楼了。
    许泠看了,轻轻挑眉,眼睛里有点笑。
    嗯,和你睡。
    :)
    很明显,谢泽悦get到了许泠的话里有话。
    没过多久,许泠就看见聊天框里显示一个消息:
    「对方撤回了一条消息」
    他把和我睡三个字十分欲盖弥彰地改成了和我一个宿舍。
    许泠:
    他笑出声了,太有意思了。
    跟谁聊天?堂哥看看后视镜,狐疑:你朋友?
    许泠把手机放下,单手拎着座位边的矿泉水,拧开,喝了一口冷水,放下,说:室友。
    室友?堂哥说:有人给你匀出来床位?
    嗯。
    谁?
    同桌。
    堂哥对他扑朔迷离的性取向感到迷茫:哪个?上次带回家那个?
    带回家?许泠一顿,轻描淡写地:林珩?不是他。是另一个没见过的。
    第二天,早读。
    国际部的早读就和放羊似的,没人监督,爱来不来,学委在讲台上点开一个听力资料,有的人在写题,有的背单词,还有几个在后排围成一团打游戏的。
    许泠从家里过来,左肩挎着书包,右手拿着手机,视线扫过后排。
    喧哗声,打游戏输掉的在骂。
    烟头散落在地上。
    靠窗的位置,谢泽悦已经来了,外套敞开,里面的黑色毛衣领子很高,挡住了下颌。他单手拿着手机,不知道在刷什么,一遍一遍地看着,从他进教室他就没抬起过头。
    老谢,许泠来了。
    蒋延回头,提醒他。
    谢泽悦忙着不知道干什么,没抬眼,说了句:知道。
    许泠头一次神色淡淡地走了过去,拉开椅子,坐下,没理他。
    他冷淡的时候,气场宛若实质,冰冻三尺,他慢条斯理地从背包里抽出一本教材,摊开,从笔袋里拿出笔,慵懒散淡。
    被人推了一下,他慢慢回眸,看谢泽悦。
    有事?
    许泠视线撞上一双漆黑的眼睛,那人目光试探。
    那人关了手机,扫一眼许泠:你怎么了?
    我哪儿惹你了?
    他看着许泠,挑眉,一面把手机放进桌柜。
    转而拿出一本听力教材来。
    许泠没说话,回过头,单手撑着侧脸,挡住了他些许的视线。
    好样的,移情别恋啦。
    蒋延看着冷淡的许泠,感慨道:老谢,你地位不保了。
    身边谢泽悦单手撑着侧脸,漫不经心跟着讲台的音频文件做听力。他听的有点无聊,时不时抬头看一眼许泠,随意在教材上写了几个答案,皱眉,一副恨不得把播放速度调到x3的状态。太简单了。
    余光里的许泠还在发消息。
    眼角眉梢,带着很浅的笑。
    谢泽悦扯了下领口,没由来的心慌意乱。
    那边林珩给他发来:
    你还没说,为什么要转学。
    为什么都不说一声。
    你知道我怎么想么?
    许泠看着屏幕微微扬了下唇,眉目变得有点温柔。
    啪地一声,笔被摔在了地上。
    谢泽悦弯腰拾起来,单手摊开那本教材,若无其事地瞥了一眼许泠。不同于之前闭着眼睛都能写答案的状态,很明显,走了神,听力连续跳了三个空没写,整一篇part3基本全空着。
    好一会儿。
    许泠终于聊完了,放下手机,白皙手指拿出一支笔。
    他谁?
    谢泽悦低沉的嗓音响起,淡淡的。
    嗯?
    许泠回头,撞见他紧紧逼来的眼神,淡。他瞳孔黑亮的吓人。
    是以前朋友?他看一眼许泠,又看一下黑掉的屏幕,挑眉。
    嗯,他......很聪明,成绩很好,挺聊的来的。许泠缓缓地说着,有些出神。
    是吗。谢泽悦嗓音凉凉淡淡。
    握着笔的手紧了下,发出意味不明的卡嚓声,他眸子变得黑沉,盯着许泠,倏尔挑了下眉,散淡地扯了一下唇角。
    哦,你喜欢成绩好的?
    ......
    他语气里酸味扑鼻。
    许泠看着他,那一秒,微微一怔,好像什么融化了一样。
    许泠飞快地在他的手上拉了一下,男生的手腕瘦削,但热,脉搏跳动的有力而快。
    猝不及防地,许泠隔着厚厚的羽绒抱住了他。
    谢泽悦外套敞开,隔着黑色毛衣和皮肤,他歪着头看许泠,脸上是来不及掩饰的心悸动容。
    你误会了。许泠眼睛看着他侧脸的鬓角,在他耳边,低声说:我喜欢你这样的。
    ......
    他瞳孔微微一缩,静止地看着许泠,直直对上他的视线,黑发被白色雾气打湿,黑色眼眸闪烁着。
    对视了多久不得而知。
    只是,许泠放开他,靠在座椅上,白皙指骨间转着一支笔。
    众目睽睽之下,他倏尔凑近,用只有两个人听得见的声音,在他耳边笑说:你要是不努力,我可能真的移情别恋了。
    这一系列的动作,许泠熟稔的令人惊讶。
    你
    谢泽悦心脏猛跳了几下,闪过不可思议的念头来,他内心斗争了一会儿,咳嗽一下,说:什么意思?
    他记得许泠好像有女朋友。
    是假的么?
    天色微寒,早上,雾蒙蒙的一片。
    靠着窗,他就安静地看着许泠等他开口,指尖点着教材,透露些许不安。
    前面的蒋延和几个看热闹的也回过头,目瞪口呆,他们班俩班草,怎么又抱又说悄悄话的啊?
    难道,是真gay佬?
    我去,牛逼。
    众人的注视下,许泠看着他,忽然笑出来:你觉得是什么意思?
    谢泽悦侧头,等了一会儿,说:不知道。
    许泠又轻轻笑了下,说:我想关心一下你啊。你不好好学习,我挺愁的。
    蒋延:......
    谢泽悦:......
    草。
    直男的小把戏。
    当晚,许泠回家拿自己的行李。
    走的时候母亲嘱咐他:
    去了学校住宿,要注意和舍友的关系呀。
    她把许泠的衣服和外套递了过去,拍他的肩,说:换个环境也好。妈妈希望你和新室友做个朋友,别整天一个人,知道吗。
    恋耽美
    校草每天都被撩[重生](7)

章节目录

校草每天都被撩[重生]txt下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作者:怀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作者:怀胥并收藏校草每天都被撩[重生]txt下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