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草每天都被撩[重生]txt下载 作者:作者:怀胥
    校草每天都被撩[重生](18)
    谢泽悦盯着他的侧脸,举起手机,给他拍了张照片。
    少年绝美的侧影留了下来。
    停顿片刻,他微微凝神,把那张照片设置为了自己和他聊天的背景。
    随后,截图,发给了许泠。
    许泠手机微微震动。
    他低头看了一下那条新消息。
    X.:
    「图片」
    我觉得很好看,就拍了
    不介意我把它当作聊天背景吧?
    许泠白皙指尖微微一缩。
    照片上,是他靠在窗户上的侧脸,谢泽悦审美居然一点也不直男,抓拍的的确有点像那么回事。
    他意外地看过去,恰巧撞进一双漆黑的眼睛,视线浓稠深邃。
    安静了几秒。
    许泠没说话,白皙的脸上有片刻的空白。
    谢泽悦长长的十指交扣,眉骨微微一挑,又试探性地说:你之前也这样,把我们牵手的照片设置为屏保了。
    许泠回过神,垂眼看。
    他唇角轻轻上扬,笑了下。
    他把许泠之前撩他的举动有样学样,反过来撩许泠了。
    但他偏偏也挺有感觉。
    许泠索性轻轻拉住了他的胳膊,整个人靠了上去,枕在了他温暖的肩上,说:让我睡会儿,嗯?
    他闭上了眼睛。
    长长的睫毛落下来,气质柔软干净,像蜷缩起来的银渐层小猫。
    谢泽悦喉结微微滑动,想说的话,忽然卡在喉咙里。
    手上传来一点温热。
    半梦半醒间,许泠感觉到他握住了自己的手,指腹微微摩挲过。
    空气寂静。
    车驶入地下隧道,光影不时从脸上晃过。
    不知何时,车停下了。
    谢泽悦轻缓地拍了一下许泠的肩,凑近:到了。
    出发时是黄昏,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夜晚了,许泠往外看,马路上车流不息,闪烁着或明或暗的光芒。
    车开进了一处住所,谢泽悦带他下车,揽着他的肩进门。
    落地窗映着里面的光芒,餐桌边,隐约有个女人的身影侧过来,看着他们。
    许泠挎着书包,他还是头一次见谢泽悦的家人。
    是不是要叫叔叔或者阿姨好?
    谢泽悦低头打量他,问:你不会紧张吧?
    许泠看他一眼,反问:可能么?
    谢泽悦牵着他的手,安抚地捏了一下他的指尖。
    夜晚,天很黑,他们从花园走过去,一个年轻女人开了门,站在门边看着他们微微一笑:悦悦,这是你同学?
    谢泽悦莞尔一笑:不止。
    这个不止,就微妙了,他母亲看着两人牵着的手,陷入沉思。
    目光又落在许泠身上。
    光照亮了许泠的脸,他是个很安静、气质冷冽的男孩子。她看得眼睛微微一亮,笑了:你同学,我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一样的。
    许泠微微一笑:嗯,我也觉得见过阿姨。
    可能这就是缘分。谢泽悦接过佣人递过来的拖鞋,俯身,放在许泠身边,抬起下颌看着他,说:晚上我们一起吃饭,好不好?
    许泠嗯了声,道:谢谢。
    他礼貌的不像话。谢泽悦又打量他一眼,失笑。
    两人上了楼,去了他的房间,许泠把自己的书包放在一边,不经意地问:你爸爸呢?
    谢泽悦还记得他那天说,想看看他爸什么样子,皱眉:你不会真......
    许泠被他逗乐了,说:你在想什么。我就随口一问。
    谢泽悦发觉似乎他经常把许泠的话当真,不由好笑。
    他把几本教材拿出来,放在书桌上,摊开,邀请许泠,说:他晚点回来。我们一起写作业吧。
    许泠:......
    他表情出现了一瞬间的空白。
    但难得他突然这么爱学习,许泠在短暂的空白后,决定陪陪他,于是坐在他身边,也拿出一张卷子。
    门被轻轻推开。
    谢泽悦的母亲端着一盘水果,放在了许泠身边,柔声说:悦悦经常提起你。
    许泠看起来好安静,两人一回家就在一起学习,她看着就很喜欢。
    谢谢阿姨。许泠道了声谢,略微抬眼:他,说我什么?
    谢泽悦的母亲无视了自己儿子窘迫地阻止的眼神,回忆着:他说你很聪明,很有意思,很有趣。哦,还说你长得特别好看。
    许泠:......
    他差点呛到,看一眼谢泽悦,心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谢泽悦支着头,垂眼写一道题,长长的手指握着笔动来动去,却安安静静的。
    但耳根有点红了。
    许泠轻轻一笑,盯着他的侧脸:没想到,你还挺喜欢我的?
    那可不,他母亲笑着拍了拍谢泽悦和许泠的肩,转身,出门,替他们合上了门:你们好好学习。泠泠,你晚上要不就住这了,跑来跑去也挺麻烦的。
    许泠一怔,道:我问问。
    门合上后,许泠于是在身边人期待的眼神下,给家里打电话。
    嘟了几声后,电话接通了。
    母亲在那边说,你不回来?
    许泠垂眼,说,嗯。
    住在同学家里?
    嗯。
    哪个同学啊?
    是我室友,男生。关系很好,改天带回家你看看。
    母亲很快同意了。
    男生不像女孩子,也不用担心晚上不安全。
    晚上睡哪?谢泽悦绷不住,唇边挂着笑问他:睡我床上好了。一米八,这次够宽了。
    许泠白皙指顾间转了一下笔,看着他:你怎么很想我和你睡的样子。
    嗯,谢泽悦大大方方承认了,道:你看今天温度了没有?快零度了,这么冷,我怕你一个人睡不着。
    想给我暖床?许泠偏头看他,手指扯过他温热的手腕,说:那你抱一下我好不好。
    他话题切换的飞快,简直令人措手不及。
    谢泽悦一怔,瞳色微深,继而轻轻地隔着衣服抱了他一下,感受到单薄衣物下他温热的肩、颈窝的温度和质感,似有淡而冷冽的清香,他偏头,在许泠耳畔低声问:是这样?
    嗯。许泠垂下睫毛。
    有一瞬间,许泠其实很想做别的,比如舔一下谢泽悦近在咫尺的耳垂,他记得从前他第一次这么做的时候,谢泽悦倒抽了一口气,像拉起的弓一样紧绷了。
    但许泠忍住了。
    他放开了谢泽悦,微微一笑:我只是忽然发现,和你拥抱好舒服。
    谢泽悦喉结微微滑动,看着他白皙的指尖,有种心里发痒的感觉,他隐忍地垂下睫毛,隐晦地说:那你想过,为什么会这样么?
    许泠放松地靠在椅子上,白皙指骨间悠闲地转了下笔,无辜地摇摇头:没有。想这些不如想想题目写完了没有。
    谢泽悦:......
    他又飞快地切换了话题。
    撩完就跑,一点也不打算负责的样子。
    谢泽悦看着他的侧影,扯起唇角,无奈又纵容。
    两人又写了几张卷子,楼下隐约传来声音。
    是谢泽悦的父亲回来了。
    许泠笔尖微微一顿,他下意识提起自己的背包,看了眼,文件静静地放在里面。
    没多久,他听见室内电梯在楼上停下的声音。
    叮的一声。
    许泠攥住了背包里的文件,呵出一口气。
    这件事情他不打算让谢泽悦知道,他也并没有知道的必要。
    许泠放下笔,看向身边的人,问:有酸奶么?
    有,谢泽悦放下笔,起身,瘦长手指揉了下他的脑袋:我去给你拿。有点冰,拿出来要放一会儿。
    他合上房间的门,留下一道背影。
    谢泽悦出门后,许泠把文件夹在教材里,上了楼。
    楼上靠左边的房间门开着,是书房,许泠看了过去,在楼上的书房见到他父亲。
    男人正在书桌上一刻不停地浏览着什么。
    皱着眉,明显是忙的很投入。
    他走去,在门前敲了两下:叔叔。
    男人从笔记本前移开眼睛,看着他,目光疑惑:你...是悦悦的同学?刚刚听他妈妈说了,来,坐。
    说着,起身,和他坐在沙发上。
    找叔叔有什么事?
    他看着许泠,有点疑惑。
    许泠从教材里拿出一沓准备好的资料,递给他,低声说:叔叔,我想和您聊聊。
    他父亲看着那文件,一开始有点不明所以,看了几行后表情逐渐凝重了。
    他起身,反锁了书房的门,又回来,坐在沙发上打量这个少年。
    你是谁?
    他把那沓资料放在茶几上,偏头,不可思议地看着许泠:这些都是你看出来的?
    许泠于是告诉他,自己是重生的。
    谢泽悦是他以前的男朋友。
    和他交往的时候,他们家那时候破产了。
    初步判断,很可能是因为投资失误,他们不应该继续投这个刚刚新兴、太多不确定因素的产业了。
    他父亲看着许泠。
    顿了几秒,他摇摇头,始终觉得难以置信。
    重生这件事情本身已经很不科学了。
    但因为经常听谢泽悦提起许泠的缘故,他一直又对许泠印象不错,许泠这么一说,两边反而对上了。
    他爸爸眉毛皱起来,问:你真是他之前的男朋友?
    许泠坦然地点头:嗯。
    他爸爸已经不知道该愁自己儿子居然是gay还是愁自己未来会破产,又问:我为什么相信你?
    许泠靠在沙发上,微微挑眉:我知道他余额最大的那张银行卡的密码。假如他一直没改过,现在应该也是13823047,以及,您曾经暗自给他存了一笔资金,是美股,可惜那时候被他拿去还债了。
    他爸爸陷入沉思:......
    停了几秒,依旧难以置信,他问:还有呢?
    全部对上了。
    这两样都不是一般人能知道的,偏偏他全知道,更何况,银行卡密码这种东西,假若谢泽悦不是很信任他,不会告诉他。
    许泠回忆着,又说:明天xx地会有三级余震。您可以等着,看看。
    他爸爸:行。
    又倒了杯茶,递给许泠:你叫什么名字。
    许泠:许泠。
    他说完,接过茶杯,道了句谢谢,慢条斯理地补充:也是他现在的同桌,兼室友。
    他爸爸捏了下眉心,说:嗯,如果是真的,我会好好感谢你。
    他垂眼,看着那沓资料,翻了几页。
    门外传来脚步声,是谢泽悦找来了,许泠放下茶杯,顿了顿,道:叔叔,不要告诉他我的身份。
    他爸爸深深看许泠一眼。
    知道。爸爸站起身,看着那沓资料,拍拍许泠泠的肩膀:谢谢你。
    敲门声还未响起,许泠就拧开了门柄,和门外的谢泽悦打了个照面。
    谢泽悦:你在这干什么?
    他看了眼自己的父亲。
    沙发上的男人笑了下,说:没什么,我问问你同学你在学校的情况。
    许泠点点头,一边和他下楼,一边道:你爸问我你有没有早恋,有没有祸害哪个小姑娘。
    谢泽悦于是倾身,歪头打量他表情,问:真的?
    许泠嗯了声,漫不经心问:所以有没有呢?
    他不动声色地牵住了许泠的手,指腹在他掌心挠了一下,嗓音略低:不想祸害小姑娘了,祸害你好不好?
    第24章
    .
    指尖传来温度。
    许泠心脏跳动漏了一拍,他想,谢泽悦这句话什么意思?随口说的和认真程度对半分的话,两种可能性都有。
    但他谨慎了许多。
    你想怎么祸害?
    许泠白皙手指蜷缩在他掌心,笑了:比如牵手这样的么?
    还可以有别的?谢泽悦倾身过去,修长手指抬起许泠的下巴,垂下睫毛:这么好的事?
    许泠轻松一笑,拿开他的手指,凝视着他,微微挑眉,道:当然可以。随你怎样都行。
    谢泽悦的眼神漆黑,透着认真。
    他想问,真的?
    意思是亲你也可以?
    更过分的呢?
    谢泽悦于是松开了放在他下颌上的手,安安静静地看着许泠。
    他的手指温热极了,扣着许泠凉而柔软的手指,但眼神却不太满足于此的样子。
    许泠安安静静地垂眼,侧脸白的似瓷,看不清表情,披着那件轻薄的外套,看着就让人觉得他冷。
    身后传来一片温暖的触感,走道里,许泠感觉他从身后抱住了自己,暖热的呼吸洒在耳边,无端有点异样的暧昧。
    你干什么。
    许泠停下,雪白的耳廓一片红晕。
    抱你啊。
    耳边略低的嗓音,噙着低低的笑:你说怎样都行的。
    许泠一怔,楼上忽而传来咳嗽声。
    他下意识挣脱了,看了眼,又看向谢泽悦:你爸在楼上。别这样。
    谢泽悦笑了下,复又勾起许泠的手指:有什么。看见就看见了。
    许泠没说话。
    谢泽悦盯着他的侧脸,稍稍抬眉,凝视着他说,我感觉你有事情瞒着我。
    许泠下意识抬眸,撞上他的眼眸,却有点心虚:什么?
    谢泽悦停下,回忆许泠出现在他父亲书房时的那一刹,摇摇头:说不清。
    许泠捏了一下他的指尖,有点忐忑,说,那,你生气么?
    谢泽悦不紧不慢的,低眼,看他,唇角微微扬起,摇摇头:不,因为感觉并不是什么坏事。
    许泠一怔,又松了口气。
    他穿过光线半明半暗的走道,单手拎着那本教材,进了谢泽悦的房间,笑说,你的预感有点准。
    他心说,我们前世就见过,不是坏事吧?
    谢泽悦在身后,靠在门边看着他清瘦的背影,问:所以是什么?
    许泠一顿,回眸道:到时候了,总会知道的。
    两人没写了多久的卷子,到饭点了。
    楼下的餐厅,桌子上摆好了准备好的晚餐,他的父母坐在那儿等着,许泠被谢泽悦牵着下楼,他似乎不打算避讳什么,牵着他的手,一直没有松开。
    掌心热热的,微微有汗。
    泠泠平时喜欢吃什么?他的母亲坐在桌前,柔声问:也不知道合不合口味。
    许泠微微低下头,尝了一口鱼,道:谢谢阿姨,挺好吃的。
    那就好,她笑了起来,托腮看着两人,轻声说:你和悦悦口味也很像哦。
    许泠扬起唇角,不由笑了一下。
    旁边,谢泽悦的父亲静静地看着他俩,总觉得自己儿子估摸在打许泠的主意。
    恋耽美
    校草每天都被撩[重生](18)

章节目录

校草每天都被撩[重生]txt下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作者:怀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作者:怀胥并收藏校草每天都被撩[重生]txt下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