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渣后影帝和小少爷He了 作者:九里晴天
    第96页
    “我不去了,你抱着枕头去吧!”
    黄睿和刘汝还有一大堆事儿要忙,没人愿意陪着神经病·江无病呻/吟,早早散去各忙各的了。
    可怜江柏洲有一肚子酸水要倒,可惜无人理解,他好郁闷,好愤世嫉俗,好想捶墙啊!
    平日元颂哄起人来口灿莲花,没有撒娇搞不定的人。
    这次,他一反常态没有再理江柏洲,而是自己一个人开开心心去找裴凝赴宴了。
    俩人凑在一起,饭也没吃多少,却笑得都要肚子疼了。
    也不怪裴凝大惊小怪,主要是江柏洲吃醋的举动太怪异、太反常,像小孩粘着喜欢的人要糖吃,不给就打滚撒泼说狠话绝交,活脱脱一枚罕见的幼稚鬼。
    “我柏哥真的太可爱了,我可太爱看他吃醋了。”元颂抚着高脚杯,笑得眉眼舒展,十分享受,类似一种被需要的成就感。
    “我靠,这还是我以前认识的谈/情就翻脸的酷哥吗?下次你一定要偷拍视频给我看,孩子实在想象不出来那反差感。”
    裴凝从一入行,就对江柏洲形成了惯性认知,那个人板起脸时你几乎在他眼里看不到一丝温情,方圆一米的空气都让人窒息。
    如今居然沦落到吃枕头的醋,哈哈,真是活久见。
    元颂吐槽爽了准备打道回府,他是开车来的,酒喝了不少只能叫代驾,没想到刚到门口就看到江柏洲搭着刘汝的顺风车来了。
    看到元颂醉醺醺的模样,他仍旧面无表情,径直接过小男友手里的车钥匙,拉开车门,打火驱车给人当司机。
    一上车,元颂就老实坐在副驾上不吭声,他拿手拄着下巴,眼睛一眨不眨笑眯眯盯着专心开车的人,嘴角勾得春风荡漾,甜得像有蜜流出。
    江柏洲表面上冷得连个眼神都不给对方,其实心里早被对方温暖的笑容蛊惑得没脾气了。
    只是拉不下脸和好,怎么说也是他起的头,怎能结束得不明不白。再说,他还生气呢,元颂也不哄他。
    酒精让人上头兴奋,一下车元颂几乎就贴人身上,主动上下其手要抱要亲,江柏洲欲拒还迎,假模假样没少占便宜。
    眼看要抱着滚床上,元颂忽然咳嗽呕吐,江柏洲还没反应过来,对方弯腰撞到了床边的桌角,搁在边沿的水杯直接横向倒在床上,将枕头和被子打湿了一片。
    “小心,坐好!”
    怕元颂踩到杯子滑倒,江柏洲环抱着将他小心带到床尾坐好,然后起身捡起杯子放到桌子里侧,床上湿哒哒的枕套和被套要赶紧拆下来去洗,不然很容易留下污渍。
    江柏洲率先拆掉被套扔在旁边的椅子上,瞅着那如落水鸡般的枕头满眼嫌弃,根本不想屈尊降贵去碰它。
    但回头看到喝多了眼神迷蒙纯净的元颂,还是忍着嫉恨抬手拆枕套,动作稍稍粗鲁,拉链扯开,揪着里面的一团柔软使劲拽出来,漫不经心的动作还没做完,他的手忽然一滞。
    里面的柔软不是枕芯,而是一件记忆中十分眼熟的校服。
    慢慢拉扯出来,双手捧着摊开,举到眼前,左胸口如意料赫然绣着三个字——江柏洲。
    这是他的校服。
    当年学校最后一次定制新校服,他因摊上破事没去领取,没想到最后兜兜转转被元颂要走了。
    在没有和他相遇的日子里,元颂就是这样以物为念想着他入睡的吧。
    从校服上移开目光,江柏洲直觉眼眶温热,感动元颂的深情,好笑自己的无知。
    坐在床尾的元颂挨不住困意已趴在床上沉沉睡去,江柏洲走上前,为他宽衣解带伺候人舒服躺进被子里,又在红润的唇上印下一吻才缓缓起身离开。
    他拿着被套和枕套洗干净烘干,然后又将自己的校服和枕芯仔细叠好搁进去,枕头干净舒展重新塞进元颂脑后。
    床上的人感觉到熟悉的舒适,睡颜更温和恬静,嘴角弯弯,好像连梦都更美好。
    第96页

章节目录

虐渣后影帝和小少爷He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九里晴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里晴天并收藏虐渣后影帝和小少爷He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