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潮 作者:阿苏聿
    第54页
    当事人“啧”了一声,强词夺理:“不是叫你别等?”
    正说着,忽听见人群惊呼,一辆卡车开过来。
    卡车上装满了被没收的摩托车,歪歪倒倒堆在一处,像一座巨大的垃圾山。他们站在原地,看着那辆车笨重地驶向远方,穆阳掐灭烟:“从此以后,这城市里就没有我们这些人啦。”语调轻快。
    “你难过吗?”
    “不会。港城啊,突然觉得好陌生。”穆阳耸肩,“以前总说讨厌它,原来是因为我融不进去,不属于我,所以说葡萄酸。那时很想融进去的,但现在觉得,无所谓了。它不收留我,我就去闯一个比它更好的,更大的天地。”
    他这样说完,回头看周鸣鞘:“喂,所以我们去哪?”
    没有回答,一只手抓起另一只手。
    少年人蹦起来,穿过拥挤的人潮,向车站奔去。那些热气腾腾的烟雾,那些昏黄的天光,那些古老的站台和长长楼梯,他们奔跑着穿过这些地方,向一辆绿皮火车滚去。
    那是九月底的某一天,夏天要结束了。
    珠江的潮气,巷味蒸笼的味道,汗珠的粘稠,冰凉汽水瓶上的白雾……它们混合在一起,攀上了少年人的尾巴。
    有人在窗口随便抓了两张车票,刚到座位上坐好,火车就“呜呜”地向北方驶去。
    于是人影交错的车厢中,他们留给港城最后一句话。
    “这世界这么大,我们同去。”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了,当初说9万字左右,最终9.5万写完,预估的还算准确?
    《南潮》诞生在《囚蛹》之前,是路过惠东某间蚝壳屋时灵光一闪想到的,不过一直没有落笔。上大学后的某个晚上,将它扩写成中短大纲。最后完稿,变成了中长篇。我废话还是太多。而其实《南潮》中还藏了平南的一条线,没有展开写,下次再说。
    《南潮》是我写的最自由的一个故事,当初写它就是为了寻找这种用墨的自由。它是一个近似于散文的、任由作者随心所欲的野孩子,语句没有章法,文笔挂钩于心情,到哪算哪,尽情发泄,作者以时速三千五狂奔完之后几乎从不回看,除了改车。真有错别字和病句,就当是艺术加工吧,抱歉。
    情节上很简单,一些胡说八道的小故事。散乱的人物和人物支线,一些小小的配角刻画。
    对话很刻意,追求信息量和有去有回,于是几乎都是反生活的,大量的奇怪的腔调的对白,在描述上也更接近于剧本。追求某种并不真实但又处处真实的生活质感,刻意放大了很多影像视觉的东西。
    感情线比较激烈。嗯,只能说是一个放飞自我。少年人嘛,想怎么纠缠想怎么爱都情有可原。听我的,笔在我手里。
    所以综上,写《南潮》是一个很快乐的事情。我学会享受一种孤独而又博大的写作。我一度惶恐于被认同的可能性,惶恐于自己生理上长得太快,精神上一片贫瘠。不过《南潮》以后,觉得已经接受了这件事。写作真是让我快乐的事情啊,这句话我要说无数遍。一支笔、一个键盘就可以创造一个世界,还有比这更划算的买卖吗?我是那种戴着耳机走在街上,已经神游物外到自己领域去的人。沉醉于自己创造的故事和人物中无可自拔,并且也不打算拔。
    这些故事原本只有我知道,但是写出来之后,有了别人听过。哪怕只是听过一耳朵,我觉得算这些角色活过了。我总是很自私地往笔下人物里添加一些我自己的特点,添加一些我想要成为的人的特点,于是哪怕现实生活中作者是个很失败的人,但作者的意志在人物身上闪烁了短短一片刻……
    已经足够幸运。
    谢谢各位的阅读和陪伴,谢谢你们对这样一个平庸的写作者不计回报的包容。下个故事再见。
    第54页

章节目录

南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阿苏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苏聿并收藏南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