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量,强大无比的力量,足以武动乾坤,斗破苍穹的力量源源不断的涌现。

    这就是鬼皇的力量,这就是曾经纵横诸海群山,灭杀无数仙术士的禁忌之力。

    这一刻梅雪终于知道为什么黄泉让他施展金毛玉面九尾狐变,因为若是没有施展金毛玉面九尾狐变的话,他根本不可能理解并融合这源自鬼皇身体中的可怕力量,光是那些海量的信息就足以让他晕过去。

    鬼皇的身体内部拥有着人类根本无法想象的诸多神秘构造,它不同于诸海群山的任何鬼物。

    它是同时具有实体和虚体的恐怖生物,能够攻击神魂的神通无法消灭它不死的**,能够毁天灭地的破坏神通无法抹杀它的神魂,他是具备双重不死不灭性质的可怕怪物。

    除非遇上如同无上天剑那样可以粉碎虚空,灭绝万物的剑气,否则鬼皇根本无法被杀死,历代鬼皇失控都是幽冥仙道联合各大势力才可以勉强压制下来。

    直到它遇上了那位诸海群山的传说,剑破虚空的无上天剑。

    那一战是鬼皇真正无限接近陨落的一战,不仅不灭之躯被破,神魂也被斩裂,甚至过了万年后也无法真正恢复过来,所以才被幽冥黄泉借助百鬼夜行的力量再一次消灭了神魂,肉身进入无法再生的死亡状态。

    但是,幽冥黄泉没有办法杀死鬼皇,百鬼夜行也不行。只剩下一具残骸的鬼皇依然可以复活,只不过需要幽冥仙道再次献上无数祭品,过上不知道多少年时间的温养,那破碎的神魂才可以再次在这具尸体上再生。

    然后,黄泉来了,同时拥有幽冥黄泉和萌萌的属性,由梅雪和她们一起孕育出来的奇迹少女选择了鬼皇,选择了这件已经残破不堪,按照正常程序自我修复需要无比漫长时间的幽冥仙道最终武器。

    因为,她是梅雪的女儿。

    因为,她要和爸爸一起战斗。

    所以,鬼皇拥有了一个新的神魂,幽冥仙道的最终武器获得了一位他们根本无法想象的灵。

    这就是新生的鬼皇,同时具备过去鬼皇的“体”,和更灵动,更具有无限可能性的“魂”的强大战争武器。

    而这件武器唯一承认的主人,正是梅雪,施展了金毛玉面九尾狐变后的梅雪。

    和刚才那个虚弱不堪,甚至连自身真正战斗力万分之一都无法发挥出来的弱小神魂不同,拥有了“黄泉”为魂魄的鬼皇才是鬼皇真正的姿态。

    所以,梅雪只靠自己的力量甚至都不足以负担起使用鬼皇所需要的庞大计算力和控制力,必须进行一次金毛玉面九尾狐变才可以。

    这也就代表,现在他可以操纵鬼皇的时间限制是—十分钟。

    这还是建立在鬼皇的身躯残破不堪,远远没有达到全盛状态的前提下,若是鬼皇自我修复完成,这个时间还要不断的缩短,而一旦需要使用鬼皇自身具备的某些惊天动地的大神通,就更捉襟见肘。

    但是,对付这群白衣战鬼已经足够了,甚至可以说是彻底的碾压。

    因为,双方的力量已经彻底不在一个层次上。

    “唰!唰!唰!唰!”无数道血色的爪痕从四面八方交错而来,以无懈可击的角度封锁了鬼皇所有的闪避路线。

    这一幕,和幽冥黄泉施展出那人剑合一的惊天一击,将刚苏醒的鬼皇彻底贯穿的那一幕何其的相似。

    但是,同样的战局,甚至更高的攻击强度和密度,对于现在和梅雪合一的鬼皇来说,不通用!

    一道肉眼可见的半透明紫色屏障出现在鬼皇的周围,将所有的爪痕全部挡了下来。

    无数道水波一般的涟漪中,所有的爪痕发出一声声让人牙根直颤的撕裂声,却怎么也无法再撕开这一道看上去透明玻璃一般的紫色屏障。

    位于紫色屏障中的鬼皇,毫发无损。

    这就是鬼皇天生就拥有的障壁,如同鬼皇身体一部分的天赋神通—深渊壁垒。

    全盛时期的深渊壁垒,是可以蔑视无数仙术士仙法神通的绝对屏障,其原理至今未被彻底解析,是幽冥仙道对鬼皇最感兴趣的研究课题之一。

    不过,这个课题今天被梅雪无意中彻底破解,因为现在他的身体几乎彻底和鬼皇同步,所以鬼皇这种天赋神通的原理他通过自己的身体感受得一清二楚。

    那是一个简单得令人无法相信的答案,因为那道屏障的根源就只是单纯的“否定”而已。

    没错,就是“否定”,鬼皇本能的否定所有对自己发起的攻击,不管是什么类型,不管是什么形式。

    只要鬼皇拒绝接受这些攻击,那么在鬼皇的意志中这些攻击就全部无效。

    在鬼皇所看到,所感知到的世界中,这全部的攻击都不允许靠近。

    这等于对所有的攻击宣告,此地只允许一方通行,不可逾越。

    为什么?为什么只是简单的去“否认”,去“拒绝”就可以达成这样的效果,这一点梅雪也不明白,仿佛这是鬼皇与生俱来便拥有的能力,根本不需要去学些。

    对,这就是鬼皇的天赋,它独一无二的天赋神通。

    不过,这道深渊壁垒并非绝对,也就是说对方的攻击强度一旦超越了鬼皇意志可以拒绝的极限,那么就可以突破这道深渊壁垒。这也正是不久前复苏的那个残缺鬼皇为什么被诸多白衣战鬼轰破深渊壁垒,最终被幽冥黄泉一击致命的最大原因。

    因为,它的神魂强度太弱,弱到根本不足以驱动这与生俱来的可怕天赋神通。

    造成这一切的不是其他,正是残留在它身体中的那一丝剑气,经历了万年时间后依然不灭的无上天剑的剑气。

    可以说,真正击败鬼皇的并不是幽冥黄泉,而依然是那位位于诸海群山之巅,一剑冲霄的无上天剑。

    而鬼皇残余的最后一丝神魂也湮灭后,那道剑气才终于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消散在天地之间,所以黄泉才能顺利无比的和只剩下残骸的鬼皇融合,成为了它新的魂魄,成为了只承认梅雪的灵。

    现在的鬼皇,已经是只属于梅雪的私有物。

    “原来……是这样的……”亲眼看到那无数的爪痕被“拒绝”,被“否定”,那可以轻易撕裂钢铁,粉碎大地的毁灭攻击在深渊壁垒前被彻底湮灭,梅雪终于知道了自己获得了怎样的一件武器,黄泉牺牲自己给予他的,是怎样的力量。

    十分钟?根本不需要!

    “呼!”鬼皇巨大的身躯一跨就是上百米,直接撞飞了十几只白衣战鬼,这些全身还沾染着鬼皇鲜血的白衣战鬼甚至还没落到地上,就被撞得四分五裂,残肢横飞。

    没有招式,也不需要招式,力量强大到鬼皇这个地步,一拳就是山崩,一脚就是地裂。

    “吼!”残破不堪的喉管一阵颤抖,一道恐怖的音波从鬼皇的口中爆发,位于鬼皇前方的所有白衣战鬼全身一颤,然后眼孔和鼻孔流出大量的鲜血,内脏瞬间就变成了一团烂泥,如同中空的稻草人一般七窍流血倒了下来。

    先前,他们身上的白衣沾染的是鬼皇的血,现在流出来的是他们自己的血。

    浓重的血腥气中,残余的白衣战鬼互相看了一眼,然后瞬间分散开来,绝不给鬼皇再一次群杀的机会。

    放弃?逃跑?开什么玩笑,他们可是死了都要继续战斗的战鬼,再次战死有什么好害怕的,没有足够执念和疯狂意志的人,怎么可能在死后变成白衣战鬼。

    一次攻击不够,那么就来第二次,第三次,身为鬼物最可怕的优势之一就是拥有接近无限的体力。

    战和死,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结局,这就是所有战鬼的宿命,也是无法安息的他们自己的愿望。

    死在鬼皇的手下,或者再次杀了鬼皇?

    很可惜,答案只有一个而已。

    “轰!”梅雪的视野中周围的景色再次变得模糊起来,而他只是简单的在“奔跑”而已。

    没错,就是奔跑,面对分散开来的白衣战鬼,他的选择很简单,简单到不需要特别去思考—“全灭他们”。

    尖锐的风声落在了鬼皇的身后,现在的鬼皇比风更快,不—比声音更快,在高速奔跑的鬼皇身后甚至形成了一道巨大的音爆。

    如此的速度,如此庞大的质量,已经不需要任何其他的攻击,所有挡在鬼皇奔跑路线上的白衣战鬼只有一个结果—被撞得粉身碎骨,血溅百米。

    “啪!”“啪!”“啪!”“啪!”

    如同烂番茄被踩碎的声音接二连三的响起,梅雪甚至不需要特意的去锁定,只是快速的奔跑,就将不久前他连正面一战的资格都没有的白衣战鬼们一个个的撞成了血肉的碎屑。

    而由于奔跑的速度太快,这些血肉的碎屑甚至都无法残留在鬼皇的身体上就被尖锐的暴风所吹走了。

    一,二,三,四,尽管身经百战的白衣战鬼们全部都可以提前判断出鬼皇的前进路线,但是却根本无法逃离这样的攻击。

    在绝对的速度和力量前,白衣战鬼们武道宗师级别的战斗技巧显得是如此的苍白无比,所谓的武道最常遇到的敌人大都是和自己差不多的人类,面对鬼皇这样同时兼备力量,速度,防御力的可怕怪物时,过去所有的战斗经验都失去了作用。

    这一幕,看上去就如同小孩子常会玩的抓鬼的游戏,只不过抓人的是那只鬼,而且是一只身高十米,体重数十吨计,速度超过音速的无敌状态恶鬼,如果以游戏来看,这就是破好平衡,根本不该存在的东西。

    但是这就是现实,即使再不合理,再犯规,这就是诸海群山的现实,面对这种犯规的怪物,即使武道修行到超越人类极限的地步,只要无法凝聚成仙环,就绝对无法和这种怪物对抗。

    只是不到十秒的时间,梅雪控制下的鬼皇只跑了一圈,就撞碎了几乎所有的白衣战鬼,只剩下最后的小猫两三只。

    而最后剩下的这三只白衣战鬼,正是吞噬鬼皇鲜血最多,最接近那最后一步的三只白衣战鬼。

    他们生前都是威震一方的武道大宗师,同样离天人之障只剩下最后一步却因寿元不够或者其他原因陨落,所以才死不瞑目,化成了白衣战鬼中最可怕的顶尖强者。

    沾染了鬼皇的鲜血后,他们离晋升都只剩下最后一张纸的距离,甚至都不需要再做什么,以他们自身的实力再过一些时间就可以一鼓作气,彻底的突破那一道最后的关卡,进阶成相当于人类仙术士的红衣杀鬼。

    尽管所有红衣杀鬼所觉醒的仙环几乎都是一样的,但是那毕竟是确实的踏过了那最后的一步,如同从蛹化蝶的一步。

    那是所有死不瞑目的白衣战鬼共同的执念,多少天才卓绝,风华绝世的天才都倒在了那最后一步前,甚至死不瞑目的化成了鬼物依然要突破那一步。

    那一步,让多少少年成名,被无数人寄托了莫大希望的天才绝望,让多少家庭倾家荡产。

    为了让家族中出现一位仙术士,甚至有的家族不惜卖身为奴,出卖性命,只为家族那一个天才有走出最后一步的希望。

    白衣战鬼,正是所有修行武道而无法踏出最后一步的宗师们死不瞑目的化身,他们少年时无一不是年轻气盛,认为自己即使没有仙术天赋也可以走出前人已经证明过的以武入道的道路,最终成就仙术士之位。

    然而,诸海群山万年的历史中,能纯粹以以武入道,超越自身天赋限制凝聚成仙环的人又有几人。那已经不是军万马过独门桥,而是亿万大军挤在一根飘浮不定的稻草上漂洋过海一般近乎不可能的奇迹。

    仙术士的大门,冰冷的拒绝了无数拥有仙术天赋的子弟,更无情的拒绝着数量更多百倍的武道修行者。

    每一位仙术士,都是得天地钟爱的宠儿,是诸海群山大道之力眷顾的幸运儿。

    在他们站在诸海群山顶端的身影背后,是亿万失败者的绝望和泪水。

    这就是诸海群山的法则,亿万人中只选一人的天道。

    而在那不计其数的失败者中,现在站在梅雪面前的三人正是同时拥有大毅力,大决心,至死不悔的三人。

    所以,他们才闪过了鬼皇的音速冲击,哪怕一个个全身流血,但是却依然屹立在鬼皇的面前。

    比起高达十米的鬼皇,他们的身影显得并不高大,可散发出来的气质却让梅雪感到一丝钦佩。

    但是,钦佩归钦佩,他们依然是梅雪的敌人,双方依然是不死不休的状况。

    就在梅雪再次蓄力,准备再来一次音速冲击把他们秒杀的时候,最后的三只白衣战鬼突然开口了。

    这一次,他们说的是人话。

    “很强……”

    “不愧是……”

    “鬼皇。”

    梅雪睁大了眼睛,能如此清晰的说出人言,具备理智的鬼物代表着什么,即使是他也明白。

    “最后一战!”

    “至死方休!”

    “乐哉,乐哉!”

    在三只白衣战鬼互相一视的微笑中,他们扭曲的面孔开始变型,重宿,那苍白而冰冷的肌肤也开始染上了真正的血色。

    “轰!”三道天地之力的光柱贯穿了三途川的天空,一起落到这三只白衣战鬼的身上。

    那是所有凡间生灵在修行之路上的最后一步,是只要生在诸海群山的生灵在踏平最后一道障碍的时候必然会出现的奖励。

    哪怕是这个三途川中,这个奖励也如约到来了。

    或许迟到了太久太久,或许长到了连他们三人都已经记不起来的时光,但是这一天终究是到来了。

    由人道踏入仙道的最后一步,由凡人向更高生命层次演化的那一步,只要是存在诸海群山的生灵,不,死者也会有的最后一步。

    唯有踏出了这一步的人,才有资格去看到诸海群山真正的风景,驾驭这片天地至高的大道之力。

    唯有踏出了这一步的人,才有资格打开属于诸海群山真正力量的大门,受万人敬仰,位于所有凡人之人。

    也因此,所有踏出这一步的,是人也好,是妖也好,是鬼也好,只要能真正打破那道天人之障,走出那最后的一步,诸海群山必然给予那独一无二的奖励。

    那奖励便是—仙环,获得天地之力加护,超越自身种族和生命限制的象征。

    三道冲天的光柱中,三个看似一模一样,但是细节上又有细微差别的血色圆环从到三只白衣战鬼身上慢慢延伸而出,其中隐隐约约可以看见无数血光在沸腾。

    这就是所有白衣战鬼几乎唯一可行的进阶之道,从无尽杀戮和血腥中所诞生的血色仙环“血煞”。

    这一道仙环一旦诞生,就意味着他们已经不再是白衣战鬼,身上命格所现的白鬼战衣也会变成深红色,那便是在鬼物中让人闻风丧胆的杀戮恶鬼—红衣杀鬼的血衣。

    这个过程,梅雪无法打断,因为每一枚仙环的诞生都是诸海群山大道之力的显现,在仙环降临的瞬间所出现的那道光柱是聚集了诸海群山无数伟力的独特象征,可以说在那道光柱中的三人,几乎是接近绝对的“无敌”。

章节目录

萌萌山海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肥面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肥面包并收藏萌萌山海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