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梅雪第一次看到仙环凝聚的过程,也是天地法则中大道之力降临而来的奇迹。

    三道血红色的圆环中,最左边的那一道率先发出声音。

    “我意,苍天之拳,无物不破,无坚不摧!”

    血色的圆环旋转中,一双铁拳的印记凝聚而出,然后穿着血衣的年青人从属于自己的光柱中大步踏出。白衣战鬼标志性的巨爪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双被锐利血芒所包裹的拳头,蕴含着撼动苍天之力的铁血之拳。

    蕴含着破天拳意的圆环在他身边自动旋转,这就是他的仙环“血拳”,血煞仙环分支中偏重粉碎之力,以拳破天的仙环。

    “我意,不在求仙,不在问道,只为杀伐。”

    铿锵有力的豪言中,位于右边的光柱的那道血色圆环开始高速回转,随后一把长枪出现在血色圆环的中央,那是一把杀伐之枪,战场上的霸主。

    同样的血衣,不过扛着血色长枪走出光柱的是一位豪爽的将军,狮子般的脸孔不怒自威,即使不穿铁甲也具有大将之风。

    仙环“血枪”凝聚而出。

    “我剑,何去何从,不问是非,只问胜负。”

    位于中央的光柱中最后的声音响起,那是沉醉于胜负和生死中的剑修者的低语,执掌攻杀之剑的剑客才拥有的潇洒。

    半透明的血色长剑划破了长空,血衣的年青剑客带着满足的表情走出了代表天地之力的光柱,拥有了自己的仙环“血剑”。

    这三种不同全部源自白衣战鬼唯一的晋升之道“血煞”,却因为三人所擅长的武技不同自然的产生了不同的姿态。

    这就是诸海群山的法则,即使修炼同一种力量,拥有同一种大道本源,但是绝对不会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仙环。

    即使是外表看上去一模一样的仙环,也会因为拥有者的不同产生天差地别的属性。

    这就是仙术士们特有的大道之证,在诸海群山受到了天地法则肯定的生灵所拥有的印记。

    凝聚出仙环的三只鬼物踏出天地法则之力所形成的光柱后,三道光柱自然的消散在天地之间,不再给予他们绝对的庇护。

    只有那三道血红色的仙环,证明着在这里诸海群山亿万生灵中又有三人踏出了那最后的一步,获得了天地之力的恩赐。

    虽然他们已经不是人类,但是在诸海群山的天地法则依然认可了他们的大决心,大毅力,这三道从血煞之气中诞生的仙环,就是最好的证明。

    现在他们已经有资格踏出三途川,去往真正的人类世界,以仙术士的一员在诸海群山生活下去,不管是幽冥仙道还是其他的仙门,都不会介意他们的鬼物身份。

    所有拥有仙环的生灵,不管是什么都是受到人们尊敬的,哪怕是鬼物也是一样。

    因为拥有着仙环就代表他们已经超出了恶鬼的限制,开始恢复了自己身为人类时的记忆和智慧,所以梅雪看到他们开口说话时才那么的震惊。

    能够由死转生,恢复记忆,正是鬼物踏出最后一步的证明。他们可不是如幽冥黄泉一般由幽冥仙道的秘法转化而来的怪物,而是确实的在漫长的岁月中通过无处次血腥的战斗后才完成了进阶的奇迹。

    十万白衣战鬼中,也难诞生出一只如他们这般恢复智慧的红衣鬼,一次百鬼夜行中就诞生出三只红衣杀鬼,只能说明鬼皇的血效果实在是太过惊世骇俗。

    毕竟,这可是幽冥仙道的最终武器,曾经纵横诸海群山的大恐怖。

    “三百年了,终于如愿以偿。”

    “过去种种,真是如过往云烟。”

    “问剑,剑不欺我,今日终于成道,快哉,快哉。”

    凝聚出仙环,也就代表着终于走出了那化凡入道的最后一步。从此以前是人类也好,妖怪也好,鬼物也罢,现在在诸海群山都有着同样的尊称“仙术士”。

    以仙术入道,以武入道,以琴棋画入道,不管是用着什么样的方法,仙环凝聚而出以后,从此眼中的世界就再也不是过去的那个世界。

    此刻,在三人的眼中,这片昏暗无比,死气沉沉的世界也显得无比的舒适起来,那是因为他们三人所凝聚而出的仙环都同出一源,是在那尸山血海,无数残骸中升华而出的“血煞”。

    以武入道,以血证道,最终以攻破鬼皇不死之躯为契机,他们三人幸运的走出了最后一步。

    过去的记忆也随之归来,但是对于早已经在鬼物之路上征伐了无数年的三人来说,身为人类时的亲情和记忆早已经变得如同黄纸一页,只有各自最深的执念留了下来。

    于是,三人身为人类时的名字也烟消云散,以红衣杀鬼之身重生的他们也就拥有了一个全新的真名,代表他们不灭意志的魂魄之名。

    “我意,苍天之拳,无物不破,无坚不摧,从今天开始我就是苍拳。”饱含血煞之气的铁拳高高举起,三人中最左边的拳师首先确定了自己的真名。

    “我意,不在求仙,不在问道,只为杀伐,以后我名为王霸。”扛着血色长枪的将军哈哈一笑,给自己取了个霸道无比的名字。

    “我剑,何去何从,不问是非,只问胜负,剑即为我,剑名饮血。”冷酷无比的剑客如同抚摸着自己情人一般抚摸着自己手中的血色长剑,从此饮血既是他的剑名,也是他的名字。

    看着脱胎换骨的三只鬼物,梅雪觉得自己也该报出自己的名字,可惜残缺不全的喉管让这成为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嗬……嗬……”(我是梅雪)

    向天地法则宣告了自己全新的名字后,等同于放弃了自己过去的一切的三只鬼物再次盯住了那个巨大无比的身影。

    一切有因必有果,他们三人因为鬼皇的血而踏出了最后的一步,也就必须完成那冥冥之中的契约。

    百鬼夜行失败者,必须以死偿命,这一规则即使是在他们都已经晋升为红衣杀鬼后依然不会改变。

    也就是说,他们身上的追杀任务并没有取消。

    幽冥黄泉必须死,或者—百鬼夜行全灭,不会有其他的选择。

    这就是百鬼夜行为什么被称为幽冥仙道禁术的理由,在没有镇压百鬼夜行的实力前,任何施展这一禁术的人都必须承受这个惨重的代价,没有任何人例外。

    现在必须死的幽冥黄泉在哪?

    答案就是—鬼皇的体内,金毛玉面九尾狐美少年的怀抱中。

    那么,这一战就避无可避。和会出尔反尔的人类不同,鬼物一旦订下契约是绝对无法反悔的,因为冥冥之中有大道之力约束着他们。

    “受君一礼,唯有以剑还之。”三人中最强的首领,全身血气最盛的饮血向巨大无比的鬼皇执剑行礼。

    “可惜,无法把酒言欢。”苍拳将左手抬高,右手平直的向前伸出,那是他们一脉的武者对强者给予的最高礼节。

    “大恩不言谢,鬼皇,再来战!”王霸将军长枪横起,以战场最高的礼仪向鬼皇发出挑战。

    不管是因为什么缘由,他们三人都是因为鬼皇的血而踏出了最后的那一步。身为死不瞑目化身鬼物也要追求大道的武道宗师,他们不会不承认这一点,所以哪怕鬼皇并不人类,他们也欣然谢之。

    “嗬……”梅雪看着沐浴在血光中的三人,有些困惑。

    他还太年青,还不知道踏出那最后一步的艰难。所以也就不明白为了踏出这最后的一步,多少武道宗师死不瞑目的变成了白衣战鬼。

    那是至死不悔的执念,只有这样强大的信念,才可以造就一只杀伐果断的战鬼,他们甚至是主动的愿意接受幽冥仙道仙术士们的驱使,只为了那一丝飘渺不定的突破机会。

    现在,在这里,三只鬼物一起踏出了最后的一步。在他们的身后是不计其数的同类的尸体,他们身前为人杰,死亦为鬼雄,在历经了无数次血战后,终于踏出了那最后的一步。

    然后,血战再开!

    脱胎换骨后的三只怪物,为了百鬼夜行的法则,从三个不同的方向一起向梅雪杀了过来。

    冲在最前面的是全身血光暴涨,每一步都让大地为之一颤的苍拳,他的步伐并不大,但是每一步却无比的凝实。

    明明只有两米左右的身高,但是苍拳大步前进的气势哪怕面对身高十米的鬼皇也丝毫不逊色,那是一种一往无前,不可阻挡的气势,是巍巍群山之力汇聚于一人身上的豪气。

    从右边冲杀而来的是手持长枪的王霸将军,在淡淡的雾气中,他高速前进的身影就如同一条血色游龙,那蜿蜒转折的血光让人根本猜不透他前进的方向,静若处子动若脱兔就是他最好的形容。

    而压轴的饮血则是右手将饮血剑竖起,左手轻抹剑锋,以一种从容不迫的步伐从左边走了过来,每一步暗含玄机,不似武道中的技巧。

    还有七分钟,梅雪操纵着鬼皇踏出一步,一道透明的波纹自动从脚底散发出去,瞬间就让大地泛起一阵涟漪。

    “喝啊!”感受到那股不同寻常涟漪的苍拳瞬间出手,一道如同彗星坠落一般的血色拳芒轰了出来,在鬼皇的深渊壁垒上激起一道巨大的碎裂波纹。

    这是苍天之拳中的破军之拳,是用万军中绝杀敌方主将的霸气,将阻挡在面前的一切全部轰碎,破换的铁血之拳。

    与此同时,无数道如同流星一般的枪影叠加在一起,化万枪为一枪,准确的命中了深渊壁垒的一点。

    这一招没有名字,也不需要名字,只是将最基础的出枪,收枪动作一气呵成,然后将枪,万枪全部集中在一点的刺击。

    并不是每一种绝招都需要惊天动地的气势,也不需要华丽无比的招式,王霸将军就是用这样看上去普普通通的一枪,在深渊壁垒上刺出了一个深深的裂纹。

    但是,这些依然无法逾越深渊壁垒的防御,因为深渊壁垒的防御力量并不是通过“强度”来体现,而是以“概念”形成的绝对壁垒。

    苍拳的破军一击,王霸将军的神枪看上去都给深渊壁垒造成了巨大的破坏,打出了可怕无比的裂纹,可是那些裂纹只是看上去触目惊心而已,实际上连鬼皇本体的汗毛都没碰到。

    而那些看上去卓有成效的裂纹,实际上只是两人各自的攻击和深渊壁垒产生的冲突所自然呈现出来的表象而已。

    对于深渊壁垒来说,冲突的结果其实只有两个而已“无效”或者“被破”,除此之外不存在其他的选择,所以两人看上去惊天动地的攻击,其实就如同向大海中扔了两块小石头,只是引起了一点点的水花而已。

    梅雪甚至不需要特别的去反击,深渊壁垒自身就将两人的攻击反弹了一大半,特别是将全部力量集中在枪尖的王霸将军,整个人都被弹飞了出去,半空中连续九次转折后才勉强落到地面,还连续后退了七步。

    同样的,正面轰击深渊壁垒的苍拳也没有好到哪去,他的战法刚猛无比,但是这也意味着柔韧性不够,甚至都无法学王霸将军一般以空中转折卸去深渊壁垒反弹的力量,几乎所有的反作用力都轰进了他的身体中。

    他的身体依然如同巍峨高山一般沉稳无比,但是一缕血丝却从他的嘴角和耳孔中流出,那是反弹过来的拳力已经震伤他内部五脏六腑的后果。

    这就是鬼皇的真正力量,这就是拥有了完整神魂的鬼皇所拥有的深渊壁垒最可怕的地方。

    真正感受到那深渊壁垒的可怕后,苍拳和王霸将军眼中都骇然一惊,显然他们都没想过现在的鬼皇居然强大到了如此让人绝望的地步。

    但是,最后的饮血显然并没有这样就放弃。

    即使看到了同伴们的攻击无效,他脚下的步伐依然稳定而漂移,手中饮血剑的光辉不知不觉中内敛起来,而随着他步伐的不断移动,一股奇异的感觉从他身上升腾而起。

    那绝对不是武者的武意,而是更高层次的,触摸大道规则的奥秘。

    当他踏出了七七四十九步的时候,那股气势终于积蓄到了一个让梅雪都觉得惊讶的程度。

    在梅雪的视野中,饮血刚开始踏出第一步的时候他的剑气强度是一的话,那么每七步就增加了一倍左右,而当七七四十九步踏完,蕴含在他饮血剑上的剑气已经达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程度。

    在他的剑中,已经不止是他自身的剑气,而是隐藏了更多的奥秘,而他所踏出的那七七四十九步在梅雪的眼中也变得复杂起来,那似乎是某种特殊的规则。

    饮血用复杂的眼神看着自己手中的饮血剑,他从未想过自己居然真的有机会用出这一剑,这一剑本来就不是武道范围内的力量,而是唯有以武入道,成就仙术士之位的剑客才有资格挥出的一剑。

    无他,因为没有仙环的人根本没有资格在剑上牵引下天地之力,也就根本使不出这一剑。

    在还是人类的时候,他无数次的幻想过自己使出这一剑的风情,但是却没想到到死为止也未能完成这个大愿。

    直到此刻,他才终于明白自己身为人类时的幻想是多么的可笑,这一剑所蕴含的大道,又怎是没有拥有仙环的人可以掌握的。

    这一剑,是化天地之力为自身之力的一剑。

    这一剑,是遥想过去周天星斗的大修行者所创出的一剑。

    这一剑出,便是天崩地裂,斗转星移。

    这一剑,名为—七星。

    “北斗零落,七星坠下!”当手中饮血剑法出清鸣的瞬间,饮血终于挥出了这一剑,这一遥想过去周天星斗所创造出来的七星秘剑。

    饮血剑出的瞬间,天地为之一暗,天空中突然出现了七道星光,七颗不同的星星以勺子一般的形状排列在天空中。

    融合鬼皇到现在,梅雪第一次感觉到巨大的威胁,那是“深渊壁垒”对他所发出的警告,代表那道锐利无比的剑光确实有破坏深渊壁垒的可能性。

    北斗第一星!天枢剑!

    这一剑落下的时刻,梅雪看到三途川的大地为之颤抖,苍拳和王霸将军一起被震飞,鬼皇的深渊壁垒上浮现出无数细小的碎屑。

    北斗第二星!天璇剑!

    这一剑落下,深渊壁垒透明的屏障上无数裂纹延伸开来,如同蛛网一般。

    北斗第三星,天玑剑!

    这一剑出,深渊壁垒开始收缩,变成了如同水晶一般的凝固体,内部开始摇摇欲坠,已经开始有不稳定的趋势。

    北斗第四星,天权剑!

    这一剑后,深渊壁垒开始自我分解,无数碎片飞舞在鬼皇周围,一些奇异的裂缝悄然出现,又把这些碎片吞噬了进去。

    北斗第五星:玉衡剑!

    北斗第六星:开阳剑!

    北斗第七星:摇光剑!

    在饮血所看到的世界中,七道剑光落下后,万物寂灭,即使强如鬼皇也不可能有幸存之理。

    然而,他错了。

章节目录

萌萌山海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肥面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肥面包并收藏萌萌山海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