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中,在那星河尚未破碎的太古洪荒年代,天空中有着七颗排列在一起的星辰悬挂在星河的极北方向。

    在周天星辰之中,这七颗以勺子形状悬挂在极北之上的星星有着特殊的意义,它们被称为北斗七星,拥有着周天星辰中最可怕的命格—主死。

    而诸海群山的时代,一位曾经寻觅过星河之秘的仙术士正是根据这个传说创造出了饮血此刻施展的秘剑“七星”。

    这是以剑化星之术,是没有踏入仙术士之门的人绝对无法施展的剑术,是主生死杀伐,凝聚北斗星辰之力的恐怖剑术。

    施展这一剑术的时候,使用者必须先踏出七七四十九步,在内心观想周天星辰之意,当神魂中浮现出北斗七星的星光时,方可出剑。

    北斗第一星,天枢剑!

    北斗第二星,天璇剑!

    北斗第三星,天玑剑!

    北斗第四星,天权剑!

    北斗第五星,玉衡剑!

    北斗第六星,开阳剑!

    北斗第七星,摇光剑!

    从天枢开始,以摇光结束,每一剑都蕴含周天星斗之力,一剑比一剑更强,一剑比一剑更恐怖,但是每一剑又是互相连接着的,不可分割,就如同那星河破碎的太古洪荒的夜空,那悬挂在北方地平线天空照耀天地的北斗一般。

    这是饮血曾经幻想过无数次,在脑海里推演过无数次的剑意,他少年时期就从家族前辈那里被赐予的大机缘,大造化。

    然而,不成仙术士,就永远没资格使出这七星北斗剑。哪怕他曾经在脑海里推演过一次,一万次,也只是空中楼阁。

    直到他真正踏出那七七四十九步的时刻,他才明白,自己过去对七星北斗剑的推演是多么的可笑,多么的坐井观天。

    就如同每天为生活奔波忙碌的人们永远想象不出那些富可敌国的人过的是什么生活一样,没踏入仙术士之门的人也根本没有资格去推演七星北斗剑的力量。

    当七七四十九步踏出,饮血终于明白过去的自己有多么的浅薄,无知,居然以为自己已经提前掌握了七星北斗剑的一切,只需要真正进阶仙术士就可以彻底领悟这一门蕴含周天星斗之力的秘剑。

    但是已经晚了,他没办法停下来,也没有资格停下来,当他发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是七星北斗剑第五剑玉衡剑落下的瞬间。

    梅雪抬头看着天空中那七颗耀眼的星辰,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有些眼熟。

    在诸海群山的世界里,除了太阳和月亮是看不到其他星辰的,因为早在那太古洪荒的年代,星河就已经彻底破碎,不复存在。

    但是梅雪却看过那片曾经密布星辰的美丽星空,那是衔烛之龙和他神魂交融的时候进入他神魂中的记忆,那片美丽的太古洪荒世界的记忆。

    在那名为“洪荒”的世界中,天空是有着无数灿烂的星辰的,每一颗都具有独特的力量,它们是组成三十三天的基础,是洪荒世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其中甚至有不少星辰已经演化出神格,成为了太古神灵。

    其中就有此刻悬挂在天空中的那七颗星星,名为北斗七星的特殊星辰。

    北斗主死,南斗主生,这是太古星辰中也极其特殊的一对星辰组合。

    北斗第一星,天枢。

    北斗第二星,天璇。

    北斗第三星,天玑。

    北斗第四星,天权。

    北斗第五星,玉衡。

    北斗第六星,开阳。

    北斗第七星,摇光。

    梅雪一一认出了这七颗星辰的真名,不是从任何籍中,而是从那同样古老,甚至更位于周天星辰之上的伟大生命的记忆中,看到了它们的名字,以及它们真正的姿态。

    然后,梅雪一眼就看穿了此刻悬挂在天空中的北斗七星的可笑之处,这七颗星星不仅神不似,连形也不似,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拙劣模仿而已。

    那七道落下的星光看上去蕴含万大道之力,可实际上错得一塌糊涂,根本不具备真正的北斗七星之力的神魂。

    于是,当第五剑玉衡落下的瞬间,梅雪出手了。

    同样是剑,虽然梅雪的手中无剑,但是他的身体中有剑,那是蕴含着青墟主宰之力的大神通力,是真正属于梅雪的剑。

    此刻梅雪和鬼皇融合为一,他的血脉中沸腾着的百万血珠之力也自然进入了鬼皇的身体中,脱离了梅雪的身体极限限制后,这夺取自青墟主宰小相身上的百万血珠之力才算真正有了用武之地。

    那一剑,血光冲天。

    那一剑,让星辰坠落,让天地变色。

    七星北斗剑的第五剑所蕴含的星光被硬生生的斩裂,连同天空中北斗七星中的那一颗天衡星也摇摇欲坠,整个七星北斗剑的连接被彻底破坏,再不复那毁天灭地,诛杀万物的杀伐之力。

    “咳!”施展七星北斗剑的饮血猛然吐出一口血来,眼神中满是自嘲。

    果然,被打断了。

    果然,他失败了。

    并不是因为对方太强,那道冲天而起的血色剑气确实强得可怕,但是真正的七星北斗剑不会输给这道剑气。

    如果,是真正的七星北斗剑的话。

    不是七星北斗剑输了,而是他输了,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完成真正的七星北斗剑。

    在踏出那七七四十九步的时候,在他按照自己推演过无数次的道路在神魂出构筑出那主杀的北斗七星的时候,他以为自己成功了,将自己家族传承了无数年的这门秘剑复苏在自己手上。

    他的家族正是起源自那位创造了这门七星北斗剑的仙术士,那位先祖创造出这一门威力惊天动地的仙剑术后甚至改了自己的名字,号“北斗”,是那个时代诸海群山最耀眼的天才之一。

    然而,在那个时代出现了一个神话,一个剑中的不败神话,以手中天剑败尽天下所有神通秘法,镇压九幽,登上仙台的剑中神话。

    无上天剑,轩辕泓。

    那个时代对于所有习剑者来说,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在那个时代,剑修成为了诸海群山最强的流派,一剑破万法再不是传说,而成为了现实,无数剑派应运而生,成就了百家争鸣的剑之时代。

    然而,在那个时代,所有剑修都要面对那个不可逾越的高山—无上天剑轩辕泓。

    无上天剑之下,多少天才黯然失色,其中也包含饮血的祖先,那位从太古遗留下来的些许碎片记载中遥想出北斗七星杀伐生死之力的绝世剑修—北斗剑君。

    这位足以成为诸海群山一代传说的北斗剑君,正是陨落在无上天剑的剑光下,为了登仙台夺得大道之机的无数牺牲者的一员。

    从那之后,北斗剑派一蹶不振,再也没有能恢复元气,到最后甚至已经无法维持剑派的基础,只剩下源自北斗剑君的直系血脉依然艰难的传承着这一古老的秘剑,但是却再也没有人能真正领悟这曾经在诸海群山剑修时代拥有辉煌传说的七星北斗剑。

    一代又一代的沉沦,到了饮血继承家族遗产的数百年前,整个家族已经数年再未出现过一位仙术士,七星北斗剑的传说早已经被所有人遗忘。

    家族所有的期望,仅剩的些许遗产全部压在了饮血的身上,为了光复家族的荣光,饮血的记忆中没有任何休息的时间。

    练剑!练剑!练剑!练剑!

    从他有记忆的那一天开始,剑就和他同在,在别人家的孩子在沙滩上玩闹,嬉戏的时候,他独自一人在树下挥舞自己手中的剑。

    在冰天雪地,万物寂灭的冬天,那些孩子都可以躲进火炉边,和家人一起欢聚的时候,他依然在那棵树下练剑。

    在曾经对自己有意的青梅竹马远嫁他方,哭泣着对他告别的时候,他依然在练剑。

    在家族遭遇大变,几乎彻底覆灭的时候,他终于第一次挥剑。

    那一天,血流成河,饮血剑出。

    他成功了吗?这个问题到现在他也未能明白,只记得最后那只抓住他的手,将记载着家族传承“七星北斗剑”交给他的父亲眼中露出的笑容。

    从此,家族已经没有了,只剩下他一人继续孤独的走在剑道之路上。

    因为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失去的东西,他变得更加的冰冷,更加的无情。

    他手中的剑不问是非,只问胜负,只为追求最后的胜利,所以他杀了很多很多的人,手中染上了不知道多少人的鲜血。

    他变强了,变得很强很强,变得几乎在战场上没有对手。

    直到那一天,在战场上杀了个七进七出的他遇到一道光,一道从天空落下的雷光。

    再快的剑,也无法快过雷电,至少凡人的**做不到,所以他死了,死得干干净净,甚至连残骸都没留下。

    那只是在那场战争中很不起眼的一幕,只是仙术士们正式参加的一个序曲而已,甚至召唤雷光的那位仙术士恐怕都不知道杀死了诸海群山最后一位传承了七星北斗剑的剑修,一位在仙术士之门前苦苦徘徊,甚至失去了方向的剑客。

    故事没有就此结束,因为执着,因为死不瞑目的怨恨,他成为了可怕的恶鬼,游荡在战场上的白衣战鬼。

    战斗,战斗,继续战斗,已经想不起自己是谁,但是只要执念一天没有消失,他就会继续战斗。

    然后,终于他踏出了最后的那一步,尽管不是以人类,而是以鬼的身份。

    所有的记忆,所有的过去都回来来,但是那一切却是那么的陌生,那么的遥远,只剩下那七颗星星的记忆依然清晰无比,召唤着他,引导着他。

    那就是他的宿命,他的道路。

    所以当面对无敌的鬼皇时,他想都不想的用出了这曾经推演过无数次的仙剑术,这蕴含周天星辰之力的杀戮秘剑。

    冥冥之中仿佛有一个声音告诉他,必须把这七星北斗剑用出来,这是他的使命,是他必须做的事情。

    那是他童年时就见过的七星北斗的召唤,是他命运之星的声音。

    当踏出那七七四十九步的时候,他以为这是自己胜利的征兆,是自己即将一步踏入大道之路的信号,他一定可以将七星北斗剑完美无缺的使出来,将诸海群山那个剑修最辉煌时代也无比强大的仙剑术重现在这个世界上。

    他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手中的剑,他比谁都更相信自己的剑,忠于自己的剑,至死不悔。

    然而,他发现自己错了。

    因为,他根本施展不出真正的七星北斗剑,甚至连那最初踏出的七七四十九步都不属于他自己的领悟。

    在他脑海里推演,计算过无数次的七星北斗剑不是这个样子,更不是这种姿态。

    他曾经幻想过,自以为领悟出来的七星北斗剑没有这样的威力,没有这样的深奥,更没有这样的奇妙。

    那天空中的七道星光是怎么来的?

    他那蕴含天地之妙的七七四十九步是怎么踏出来的?

    甚至他可以感觉到,这些同样不是七星北斗剑的真正姿态,他真正完成的其实只有最初的那几步而已,后面全部是七星北斗剑自动推动着他施展出来的。

    那七道星光并不是真正的七星北斗剑,而只是他的身体和神魂可以推导演化出来的极限而已,离真正的七星北斗剑遥不可及,甚至可以说是画虎不成反类犬,只有一个不管是神还是形都拙劣不堪的架子。

    可即使是这样的七星北斗剑,依然让他沉醉,让他向往,让他甚至连一丝一毫中断的想法都没有。

    因为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会使出这样的七星北斗剑,为什么会可以超出自己极限的踏出那七七四十九步。

    那是因为,他所传承而来的七星北斗剑想要他这么做,想要让他完成这最后的一步。

    原来,从父亲那里得到的传承从没消失过,一直在他的身体里等待着一个人,一个可以将真正的七星北斗剑传承下去的人。

    但是,那个人并不是他,他并不是被七星北斗剑选中的人。

    “缘来……如此……”七星北斗剑被打断的饮血哈哈大笑起来,为自己的一生而笑,为家族的传承终于找到了继承者而笑。

    然后,他出剑了,天空中已经溃散开来的星光最后一次落下,化成了饮血最后的一剑。

    与此同时,苍拳和王霸将军也似乎预感到了什么,一起施展出了最后的惊天一击。

    一只如同小山般的拳头携带着无上重势狠狠砸在鬼皇的深渊壁垒上,那是苍拳的最后一击,如同流星坠地一般的猛烈一击。

    血色的长枪化成一道游龙,先是冲天而起,然后化为一道炽热的血光刺在深渊壁垒之上,势如破竹的连续贯穿了十几层破碎开来的波纹。

    最后,是饮血的一剑,蕴含着他全部剑道意志,以及他被七星北斗剑所赋予的使命的一剑。

    “轰!”梅雪出拳了,第一拳就将王霸将军化成的血龙轰碎,化成血色游龙的王霸将军躯体在鬼皇那伤痕累累的拳头面前就如同玻璃一般被粉碎。

    第二拳,苍拳所化身而成的巨大拳头也遇到了一个拳头,一个泛着深紫色光芒的拳头,无数深渊壁垒破碎的碎片中,苍拳所化成的巨拳轰然碎开,在苍拳的哈哈大笑声中,血煞之气构成的仙环变成了一道血雾,消失在天地之间。

    这就是鬼皇全力出手的力量,曾经震撼诸海群山的绝对破坏力。

    最后,是饮血的那一剑,无数的星光闪耀中,这一剑在鬼皇身体前一米左右的地方诡异的停了下来。

    “这样……就好了……再见,七星北斗剑。”饮血的身影孤独的站在鬼皇的身前,然后一点点的溃散开了。

    饮血死了,甚至死得比苍拳,王霸将军更早。在他踏出那七七四十九步,施展出主死的七星北斗剑就已经宣告了他的命运。

    他的一生,似乎就是为了这一次的七星北斗剑而生的,当七星北斗剑出现的那一瞬间,他的使命就已经完成。

    “奇怪……发生了什么?”梅雪有些困惑的看着饮血消散的地方,在那个位置只剩下了一把血色的长剑,一把铭刻着七星图案的饮血剑。

    梅雪伸出手来,将这把剑从地面上拔了出来,他有些好奇这把剑上的北斗七星图案,因为和刚才那天空中拙劣的七颗星星影像相比,这把剑上的北斗七星图案就漂亮太多了,几乎和梅雪从衔烛之龙记忆中看到的北斗七星一模一样,甚至连某个不起眼的细节也描绘了出来。

    真正的北斗七星是有一个秘密的,那就是北斗第六星,开阳隐藏着另外一颗伴星,所以它其实是特殊的双子星,而刚才天空中的北斗七星根本就没有这个细节。

    在梅雪拔剑的瞬间,饮血剑剑身上的北斗七星图案突然一闪,然后彻底消失在饮血剑的剑身上。

    “咦?”梅雪吃了一惊,再次看手中的饮血剑时,这把透明的血剑已经缓缓消散在鬼皇的巨手中,回归了天地之间。

章节目录

萌萌山海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肥面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肥面包并收藏萌萌山海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