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无渊举起了自己刚刚到手的仙术武器—霜冻天弓,这是专门为拥有寒冰神通血脉的人量身定做的对巨人用远程武器。

    冰蓝色的流光在巨大的弩身上流转,总共十二支的寒冰箭如同翅膀一般排列在弩身的前端,等待着持有者的命令。

    取下其中的一支寒冰箭,道无渊将它压进了霜冻天弓的弦上,这个过程比他想象中的更困难,这把一人多高的霜冻天弓并没有任何辅助上弦的机关,每一支箭都需要使用者自己用手来装填进去。

    而且这个过程不仅需要巨大的力量,还需要不断灌输入寒冰血脉之力,只是装填了一只寒冰箭,道无渊就耗费了接近十分之一的力量。

    这种仙术武器凡人根本没有资格使用,只有身具寒冰血脉的神通者才可以使用它。

    将霜冻天弓装填好之后,道无渊第一时间就举起了它,瞄准了那不断下压中的水面。

    一朵灿烂的银光闪过,化为万冰晶散开在寂静无声的世界中,让这片世界变成了雪白一片。

    …………

    “我乃天命所归,谁能阻我!”获得了“睚眦”“饕餮”两种神通力后,孤寒越发的自信,身形也因此变得高大了几分。

    这不是错觉,而是融合了“睚眦”“饕餮”之力后他身体所发生的自然变化。他的肌肤变得更加坚韧,他的神识变得更为敏锐,以及最明显的—他变得更为强大了。

    不止是**,还有意志,说是自恋也好,说是狂妄也好,在孤寒的心中他已经彻底超越了那什么“传说一代”。

    什么小柳,什么轩辕剑英,什么“传说一代”,都只是他的他踏脚石而已。

    “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这形容的可不就是现在的他,在前面那些考试的时候只是他大意了而已,这最终考题才是他一鸣惊人,将那些“传说一代”彻底挫败的地方。

    他,已经遇到了属于自己的“风云”。同时觉醒了“睚眦”“饕餮”血脉神通之力的他,在这次考试中还有谁可敌?

    小柳,轩辕剑英,还是那个什么平民天才梅雪,全部见鬼去吧!

    对着空中落下的那道寂静的水面,孤寒露出了不屑一顾的笑容,然后腾身而起,直接撞了上去。

    已经没有人可以阻止他了!

    …………

    梅雪的手心在轻微的颤抖,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未知的兴奋。

    越来越近的那道水面,带给人的是死一般的致命深寒,越是近距离观察那道水面,梅雪就越能感受到来自青龙的无上伟力。

    他不知道其他考生是用什么心情面对这一道水面的,在施展了金毛玉面九尾狐变的他眼里,这道无声的重压代表的是一种碾压一切的天地重势。

    堂堂正正,不可阻挡,不可回避,这是一种凡人无法想象的境界,这是所有仙术士们都梦寐以求的神通力。

    没有弱点,没有可趁之机,没有丝毫破绽,在这片水压面前,没有任何侥幸。

    也正因为如此,梅雪才更能感受到自己身体中开始沸腾起来的血脉之力,那是来自青墟主宰的百万血珠所孕育出来的气血之力,是支持他战斗下去的最大动力。

    在以前,他以为燃血剑就是这百万血珠最强有力的武器。

    但是,他错了。

    凝聚鲜血化血成剑的燃血剑神通,只是这百万血珠之力真正力量的冰山一角而已,这来自青墟主宰的神秘力量他还远远没有触摸到核心部分。

    此刻,在极限重压的困境中,梅雪感受到了一部分其中的精髓,全身气血充盈的程度更胜往昔,甚至诞生出了新的一发燃血剑。

    “唰!”一道血色的剑气冲天而起,贯穿了那水面的一角,但是和梅雪施展金毛玉面九尾狐变所观察到的一样,这一道水面是不存在任何弱点的—因为这一道水面本来就是一体的。

    即使你能一击贯穿它,也不代表你战胜了它,因为蕴含在这道水面中的是一股天地大势,是青龙分身制造出来的寂静杀机。

    没有取巧的办法,要通过这一轮的攻击,只有一个方法—把这道“势”破坏掉!

    “十,九,八,七……”梅雪开始倒数计时,掌心的部分浮现出一道似金似白的琉璃宝光,那正是佛门无上神通显现的征兆。

    寂静的水面越来近,眼看着就要落下,将整个大殿和梅雪一起碾压。

    “四,三,二,一!”梅雪掌心展开一道不可思议的光华,那是佛门无量之光,一沙一世界的奥妙。

    “哗!”以不可阻挡之势压下的寂静水面正中央,出现了一个奇异的空洞,一个看上去什么都没有,但是却源源不断将万水波吸收进去的“洞”。

    那是梅雪掌心世界所打开的入口,将青龙分身招来的水波全部吞噬进去的坐标。

    梅雪可以清楚的看见,自己掌心本来贫瘠无比的小世界中,迅速的被灌入了无数蕴含天地灵气的水流。

    这些水流以不可阻挡之势将整个小世界淹没,梅雪移动到这个掌心小世界中的那些植物,石头连一片浪花都没有激起就被无边的水波所席卷了,短短几分钟的时间整个小世界都进入了大洪水的末日。

    “轰隆隆!”如同瀑布一般磅礴有力的轰鸣声中,梅雪一口气将所有落下的水波全部吸收进去了自己的掌心小世界中。

    以梅雪的计划,是想要将这万水波全部吸收进自己五指天涯神通所创造的小世界中的。

    但是他很快发现自己错了,大错特错,因为青龙分身所制造出来的水波的量远远超越了他掌心世界容纳的极限。

    但是诡异无比的是,明明吞噬进入的水波早就已经到达了极限,但是掌心世界却并没有被撑爆,而是继续吸收着这些拥有海量天地灵气的水流。

    咦?梅雪仔细的感受了一下自己掌心世界的状况,这才发现了真相。

    每次掌心世界容量达到极限的时候,世界的一角就会自动打开一个口子,将容纳不下的水流导入另外一个世界中去,而这个口子的坐标上,赫然就是**着双足在水波唱着歌的黄泉和她肩膀上的萌萌。

    至于那些消失的水流去了哪,自然也就有了答案—由萌萌所掌管的山海经世界。

    “轰隆!”足足吸收了约十倍梅雪掌心世界容量的水流后,萌萌和黄泉才心满意足的关闭了两界的通道,然后消失在梅雪的掌心世界中。

    而本来杂乱无章,可以说是混沌一片的掌心世界中,却是多了一波荡漾的碧水。几棵透明的水草和几朵浮在水面上的睡莲正点缀着这一汪碧水,而碧水的周围也在慢慢诞生着全新的生机。

    那无数涌入的水流赋予这个初诞不久世界的是全新的生机,并且是再纯粹不过的天地灵气所演化出的生机。

    原本荒凉无比的掌心世界,至此才有了一丝灵地的影子,并且那一波碧水梅雪怎么看都和萌萌山海经世界中的那个小湖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简直就像是各自为正反面的镜子一般。

    不用想,这一定是萌萌和黄泉的杰作。

    不过,也多亏她们出手,否则梅雪不成熟的掌心世界可受不了如此多水流的入侵,最终甚至有可能分崩离析。

    而得到了萌萌和黄泉帮助的掌心世界则是开始了第一次的成长,从方圆十公里的范围扩大到了十二公里左右。

    更重要的是,这个小世界开始和萌萌山海经的世界一般,形成了完整的循环体系。虽然这个体系似乎是从萌萌山海经世界那边的规则延伸过来的,但是却也有着自己独特的地方。

    如果说萌萌山海经的世界是一棵成长中的小树的话,那么这个由佛门无上神通所孕育出来的小世界就是挂在萌萌山海经世界所形成的小树上的一颗果实,和萌萌山海经世界一起成长的奥秘之果。

    不过梅雪显然没有注意到这件事情,好不容易用五指天涯撑过了第七轮的冲击后,他马上开始闭目打坐,全力恢复自己消耗的心神。

    身为佛门无上神通的五指天涯威力确实惊天动地,哪怕梅雪现在只能运用其中一小部分也具有改天换地的力量,但是相对的是消耗的心神和体力也大得惊人。

    从打开五指天涯的掌心世界到关闭只不过短短数分钟的时间而已,但是梅雪的脸色已经变得惨白无比,简直就像几天几夜没睡一般。

    以这样的状态是绝对无法渡过第八关的,所以第七轮的寂静重压崩溃后,梅雪第一时间就进入了物我两忘的冥想状态,尽可能的恢复哪怕多一点点的力量。

    还好,和第七关那丧心病狂级别的难度一样,冲破这一关的奖励也是惊人的,散逸在大殿里的天地灵气的量足足是前六关总和的一倍,让太初吃了个不亦乐乎。

    施展了金毛玉面九尾狐变的梅雪也同样受益匪浅,在他都没注意到的时候,他身后的三条金色狐尾自动伸展开来,以仅次于太初的速度贪婪的吸收着周围的天地灵气。

    这正是金毛玉面九尾狐第三种天赋神通—大杀生术的能力。

    …………

    小柳所在的大殿里弥漫着让人心悸的血色波动,地面上六个泉眼中不断的涌出沸腾的鲜血,如同一口口鲜血的魔井,宣告着这方区域已经归属于一人。

    不止是那些水波,甚至连作为奖励的天地灵气都被排斥了出去。

    和其他人不一样,小柳并不需要这些天地灵气,她的血海神通所制造出来的血波在质量上可是更胜于这些水之灵气。

    以三相之印开启了这六口鲜血之泉后,青龙分身施展的寂静重压对于她来说只是挥手一击的小事。

    恐怕连青龙本人自己也预料不到,会有某一天一位九层秘境之主会来到这里参加他分身所主持的最终考题。

    这就和金榜状元去参加秀才们的乡试一样—太欺负人了!

    只是现在小柳的表情有些奇怪,那是混合着惊喜,兴奋,激动的表情,她紧紧的握住自己手中的一枚残缺不全的水晶发饰。

    只剩下三个头的水晶发饰此刻正散发出温柔的光芒,里面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个和小柳类似的轮廓,在她的背后是一条只剩下三个巨头的古蛇身影。

    那是小柳最重要的亲人,和她一体双生的双胞胎姐妹—小相的身影。

    “姐姐,你醒了?”小柳万万没想到,在她出手击碎那来自青龙分身的水波的时候,脑海中到了久违的声音。

    那是来自青墟真正的主宰,具有无上威能的九头巨蛇化身—小相的声音。

    “嗯,过了多少年了?”刚刚醒来的小相声音中带着说不出的疲惫,她可是为了召唤天翔种献祭了自己的六个头和大部分气血,按照常理没有个上百年是绝对不可能清醒过来的。

    这可不是被外敌所伤,而是她自己的献祭,区区一百年能恢复一下精神就已经是最好的打算了。至于恢复另外失去的六个头,那是连她都想象不出的漫长时间,恐怕要用“万”年来计算。

    所以她在醒来的时候就有了心理准备,诸海群山的时间应该已经过去了上百年,小柳肯定找到了梅雪,或许还和他谈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完成了与子偕老,比翼双飞的幸福成就。

    这样就好,这样她也会感到幸福的,她并没打算和小柳争夺什么,所以她愿意自己去做出牺牲,以打开那道束缚了无数秘境种族的锁。

    因为,她喜欢小柳,也喜欢梅雪,无可救药的喜欢,不可挽回的喜欢,所以哪怕只是百年以后知道两人在一起渡过一生的消息,已经足够让她也一起幸福。

    她把一切都让给小柳,那是她身为姐姐的责任,是她守护着小柳无数时光中所诞生出来的心愿。

    “多少年?”小柳呆了一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自己的姐姐才好。

    “真是漫长的时间啊……”在小相的感知中,自己似乎已经睡了很久很久,一百年只是最少的估计而已,两百年,三百年也不是没有可能。

    在那无边无际的黑暗中,时间的概念是相当模糊的,她只有通过感受小柳血脉之力高涨的次数来计算时间。

    按照过去的经验,这种血脉之力沸腾的迹象代表着小柳的力量在变得强大起来,当血脉之力沸腾的次数达到了临界点的时候—也就是她自然醒过来的时候。

    九个头中的六个已经成为了祭品被永久的献祭给了九幽之海中的天翔种,想要再次孕育出来需要花费的是万年的时间。

    但是只要青墟还在,她的力量之源还在,她就不会陷入永久的沉睡中,所以当小柳的血脉沸腾次数达到了让她觉醒的最低标准后,她的意识就自然的恢复了过来。

    无尽血海已经崩溃了,剩下的血海之力自动收缩,变成了一片血湖,断掉的六个头彻底消失,剩下的三个头也有缺损,这就是小相醒来后所看到的自己。

    但是不要紧,只要小柳在就好,而且小柳的声音,她沉睡的这几百年时间里她一定过得很幸福,很快乐,否则声音绝对不会如此的轻快,明朗。

    而整个诸海群山乃至所有的世界中,能让小柳这么幸福,快乐的人只有那一个。

    即使那时候的他转身而去,即使那时候的他只剩下一个背影,但是对于小柳来说,那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她最最喜欢的人。

    而这一点,对于她来说也是一样的。

    所以为了完成小柳的愿望,为了让小柳幸福,她做出了那个决定。

    她要让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挡小柳的恋爱。

    任何人,哪怕是诸海群山的“规则”也不行。

    为了小柳,她没有什么东西是不可以牺牲的,没有什么是不可以舍弃的,哪怕是她自己的生命也是一样。

    小柳的幸福,就是她最大的幸福。

    小柳喜欢梅雪,希望去梅雪的世界,那么她的愿望就一定会实现,这是她身为姐姐,身为青墟主宰对小柳愿望的回应。

    “小柳,现在的你,幸福吗?”恢复了意识后,小相透过水晶发饰看到了现在所在的地方。

    这是一个古老的大殿,大殿墙壁上的图案让她有些亲切,但是似乎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风格,在大殿的深处有一个拥有强大力量的非人存在,想必是秘境中的某个生灵。

    原来小柳回到了秘境世界吗?那么说来梅雪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不过小柳这么幸福,想必两人在一起的时间一定非常的快乐。

    这样,就好。

    “嗯,我很幸福,姐姐。”对于小柳来说,现在的生活何止是幸福,简直就像是在梦中一般。

    她走出了一成不变的秘境世界,她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和他一起参加考试,和他一起血脉共鸣。

    在这片充满阳光的世界下,和自己喜欢的人一起渡过相同的时间,她一定就是世界最幸福的那个人。

    所以,她也希望小相和自己一样的幸福,快乐。

    她比谁都清楚的知道,为了让她,让所有的秘境种族都能摆脱那万年不变的宿命,小相做出了多大的牺牲,失去了多么重要的东西。

    “那样就好。”小相微笑着,只是在小柳看不到的地方,她的心有一点点痛。

    最后,还是没有再见到梅雪一面。

    在这充满阳光的诸海群山天空下,她所喜欢的那个少年,已经永远的不在了。

    人类的生命实在是太过短暂,她只是一次恢复沉睡的时光,就已经和他天人永隔,再也没有相见的机会。

    还好,小柳没有错过。

    她一定和他一起渡过了最快乐的时光,所以现在才会笑得这么的幸福,这么的快乐。

    因为,她得到了属于梅雪的一切,也得到了属于她自己的幸福。

    而她终究还是和他有缘无分,错过了那如同夏花一般短暂而璀璨的美好时光。

    …………

    “咳!”正在冥想恢复中的梅雪突然感觉背后凉飕飕的,似乎有谁站在自己后面一样。

    “太初?”梅雪转过身去,还以为是淘气的太初在和他开玩笑。

    “呀?”在天空中飞来飞去追逐着散逸灵气的太初无辜的落到梅雪的面前,身子一阵翻腾,变成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咦,不是你吗?”梅雪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那刚才背后突然发冷是怎么回事。

章节目录

萌萌山海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肥面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肥面包并收藏萌萌山海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