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张角依照天《太平要术》的记载准确的说出此刻被封在大地之中的上古凶物真名后,其余两位方士一起伸出了自己的手腕,割破了自己的动脉。

    大量富含强大精气的鲜血落到封印着上古凶物的四圣封灵阵中,一点一点的蔓延开来。

    身为九幽教派的精英,他们都是拥有着九幽魔种的方士,鲜血中都蕴含着庞大的力量,正适合用来唤醒沉睡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这只上古凶物。

    藏于深渊,长眠之影。

    汝之双翼,遮蔽太阳,燃烧天空。

    三命在身,四方世界,归于汝之影中。

    五毒蚀身,六眼加护,蔑视万物!

    七牙破军,八大罪条为身,铸就九幽之体。

    尊名—九婴!

    梅雪反复回味了几次这只上古凶物的真名,虽然只是张角的片面之词,但是一个极其凶残的怪物形象已经在他脑海中现出了轮廓。

    不行,不能让这次召唤成功!

    该是动手的时候了!隐藏在黑狐长老外表下的英俊面孔满是冷意,梅雪真正的动了杀心。

    “轰!”似乎是闻到了鲜血的味道,被封死在四圣封灵阵中的上古凶物那残破不堪的身躯轻微的颤抖了一下。

    无数细小的石子从洞窟之顶落下,大量的钟乳石纷纷断裂,凶邪之气开始从四圣封灵阵中泄露出来。

    “该你了,郑玄。”张角看着位于朱雀方位的郑玄,脚下四圣封灵阵的起始—青龙位已经出现了崩裂的痕迹。

    整个地下石窟此刻都好像活了过来,开始在挣扎,扭曲,一切都只因为那只还处于封印中的上古凶物—九婴。

    “确实,是时候了。”梅雪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瞬间进入了一种极为空远的状态。

    那是和整个青丘山的群山之力所呼应的状态,是梅雪被青丘山钟爱的证明,是金毛玉面九尾狐在青丘山的专属特权。

    天人合一状态,再现!

    没有丝毫的犹豫,在主动踏入天人合一状态,获得神意阶力量的同时,梅雪就拔出了剑。

    剑名—九幽神雷剑,非神意阶不可使用的无上神兵!

    “唰!”一直被梅雪隐藏起来的两具黑色分身分别化为了两只黑色的蚊型阴影,锁住了位于西方白虎,北方玄武两个位置的方士。

    瞬间,十三发燃血剑同时爆发,贯穿了正把注意力全部放在四圣封灵阵中的这两个方士。

    “郑玄你!”五爪方士瞬间开始变身,那是一只不知名的异虫形象,来自某只下位九幽种的魔种,巨大的镰足和狰狞的甲壳代表了这只九幽种的进化方向,那是疯狂潜行猎杀的类型。

    “找死!”和原本的郑玄同为六爪方士,接下了试炼任务来到此方海域的另外一人身体一下子分裂成两个,两个躯体之间有无数黑色的丝线所连接着,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下位九幽种“刀镰”,中位九幽种“双罗”的姿态显现而出!

    不过在梅雪的眼中,这两只九幽种的力量却都充满缺陷,不但远远不如张角的“黑”,甚至连不久前被他击败的郑玄的“败血”似乎也是远远不及。

    当然,这不是说九幽种的力量太弱,而是身为九幽种载体的这两个方士缺陷太大了。

    他们本身的修为,几乎就完全是靠九幽种残骸的力量提升上来的,九幽种的气息看上去已经彻底腐蚀了他们的身心,以至于梅雪眼中的这两个方士看上去根本就不似人类。

    他们的力量,太过借助于九幽种的魔种了,最好的结果,恐怕也就是和“郑玄”一样,被自己身体中的九幽种残骸彻底吞噬掉。

    十三发燃血剑,有七发在最后时刻被这两人闪了过去,但是还有五发命中了,其中四发都是贯穿了被刀镰寄宿的五爪方士,而只有一发命中了被“双罗”寄宿的六爪方士。

    “啊啊啊啊啊啊!”从没见识过来自青墟主宰血脉之力的攻杀大神通的五爪方士马上尝到了什么叫生不如死的滋味。

    他那膨胀到三米大小的异虫之躯根本无法阻挡燃血剑之力的渗透,节肢,腹部,头部的缝隙处大量的鲜血被蒸发,点燃,整个躯体都因为这疯狂的诅咒而抽搐起来。

    而另外一位分裂成双子姿态的六爪方士却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射入他身体中的燃血剑就如同泥牛入海,消失得无影无踪。

    “第一个!”梅雪很冷静的分析出了这两人之间谁是软柿子。

    看样子方士之间的阶级还真是一目了然,六爪的级别显然天然就凌驾于五爪之上,即使是借助九幽种魔种的力量达到的神意阶境界,那也是货真价实的神意阶。

    青白色的雷光在洞窟中一闪而过,梅雪锁定了抽搐中的五爪方士,毫不留情的一闪而过。

    被燃血剑命中的“刀镰”挣扎着施展出自身的天赋神通,在周围瞬间制造出了无数刀刃的地狱。

    每一发刀刃都具备撕裂神意阶强者身躯的力量,这绞杀万物的神通,正是九幽种“刀镰”特有的天赋,全盛时期的刀镰施展出这招来,足以覆盖方圆里的领域,瞬间让百万大军灰飞烟灭。

    可惜,这太迟了,被“刀镰”寄宿的方士的身躯根本无法容纳“刀镰”的真正力量。

    五爪已经是他的极限,即使在最后时刻燃烧生命潜力施展出了六爪级别的力量,在拿出九幽神雷剑的梅雪面前,也只是徒劳的垂死挣扎而已。

    带着雷光的剑痕只是一击,就将“刀镰”的残骸彻底解体,鲜血飞溅之中,在诸海群山也堪称踏入了强者之林中的五爪方士连惨叫声都没能发出来就被梅雪斩杀。

    这一次斩杀没能让梅雪吸取到属于九幽种的特殊力量,因为这只下位九幽种“刀镰”连最基础的觉醒都没能完成,根本没有被吸取的资格。

    “你要背叛吗,郑玄。”另外一位六爪方士,分裂成了双子姿态的中年人指尖闪烁起黑色的雾气,满脸杀意的看着梅雪。

    “还有两个。”梅雪踩在刀镰的残骸上,手中九幽神雷剑再次扬起。

    “轰隆!”青白色的雷光在地底二度爆发,以分身为坐标锁定了对手的梅雪化成一道以肉眼几乎无法捕捉到的光流,朝着另外一位六爪方士发动了强袭。

    “好,我就看看你到底有什么底气,居然向魔种排名比你更高的我—东临,挑战。”和半调子的刀镰不一样,名为东临的六爪方士是和郑玄同辈,并且实力还更强的方士。

    他的九幽种魔种,在九幽教派中的战斗力排名,远在郑玄的“败血”之上。

    这一点,从他呈现出的九幽种姿态就可以看出来,这双子化身的姿态,比起蚊型的败血,天然就具备更高位阶的雏形。

    庞大的黑色雾气聚集在东临的指尖,然后化为大量的黑色菱形尖刺,以铺天盖地的气势射向了向自己杀过来的梅雪。

    无数的雷光瞬间爆发,梅雪挥出足以粉碎山峰的一剑,轰中了那万的黑色菱体。

    两股强大的力量在狭窄的空间中爆发,瞬间无数巨大的钟乳石断裂,整个洞窟都被这可怕的冲击力轰塌了一半。

    “菱印,四方降临!”和梅雪交手了一次的东临指尖按住自己的额头,瞬间四道黑色菱柱落下,分别守护在他的四周。

    随手,他的两只右手分别握住了其中的一只菱柱,冷冷的看着尘土飞扬中的废墟。

    大意了,梅雪踩着太初的身躯悬浮在离地面约三米的空中,以无比凝重的表情看着手持两只巨大菱柱的六爪方士东临。

    果然,任何神意阶强者都是能小看的。

    尽管这来自海外的方士身体中寄宿的九幽种力量和他充满不协调的感觉,远远没有张角身上那种完美的融合感,甚至还比不过最终被九幽种力量吞噬的郑玄。

    但是,他依然很强,尽管身躯已经被九幽种的力量所侵蚀,逐步的朝着某个极其恶劣的方向演变,但是他和郑玄是不一样的。

    他身体的那种缺陷感,看上去不是因为被九幽种吞噬,倒是他自身刻意制造出来的一种现象。

    他,在试图和九幽种共存,并且已经找到了部分头绪。

    和那个在生死关头一下子就原形毕露,最后被自身九幽种残骸“刀镰”吞噬的五爪方士不一样,这名为“东临”的六爪方士,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完整神意阶。

    最好的证明就是,这些黑色的菱柱并不完全都是来自九幽种的神通之力,上面铭刻的诸多古老符文是人类文明的结晶,来自太古时代的图腾标记。

    这个方士,比郑玄强得多,这就是梅雪观察后得到的答案。

    “郑玄,你坏了我的大事!”完成武装化的东临一脸的暴虐,这些凝聚了上古之力的菱柱可是他的杀手锏,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绝不可动用的底牌。

    这关系到他是否真的能和自己身体中的九幽种魔种“双罗”最终融合,是至关重要的媒介。

    他可不是张角那种天赋异禀,居然直接被上位九幽种“黑”所选中的种子,并不具备超常天赋的他,想要获得真正的九幽种之力可谓是付出了可以付出的一切代价。

    为了铸造这四根菱柱,他耗尽了自己的所有,甚至连未来数百年的效忠人选都被提前选定了,这才拥有了这四根勘称法宝级别的菱柱。

    这是他最强的武器,也是最重要的媒介,不到生死关头绝不可使用的法宝。

    但是,不用不行,因为梅雪手中的那把九幽神雷剑给他带来的是致命的死亡预感。

    他甚至能够肯定,如果自己不拿出压箱底的这四根宝贝,一定会步刚才同仁的后尘,死无葬身之地。

    梅雪没有时间和对手废话,因为地面下的四圣封灵阵似乎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下子进入了蠢蠢欲动的状态中。

    怎么会让你解封!梅雪竖起自己手中的九幽神雷剑,从太初上踏出一步。

    这是什么!面对着梅雪的东临全身一冷,在梅雪那漠然的眼神中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末日。

    不可能,这不可能,他可是凭借着自己的力量进入了神意阶的强者,他是以融合自身九幽种之力,最终踏上无上大道境界为目标的强者。

    为了这一步,他付出了多少惨重的代价,签下了多少屈辱的条约,这才从九幽教派中一步爬到了现在的位置。

    现在,他离自己的最后那一步,也只有一层膜的距离,而解封这只上古凶物,就是教派给他的关键任务。

    只要这个任务完成,他就能让自己的菱柱再刻上一环铭文,冲击最后那一关的境界也更多了一分把握。

    他不会倒在这里,倒在这个教派的叛徒手中!

    凭什么,这本来还在他之下的郑玄能拥有那种神兵!

    他,不是早就走错了路,注定要失败的败犬吗!

    六,五,四……梅雪的脚步无比的轻盈,一举一动之间都和天地之力融合在一起。

    这就是九幽神雷剑,这就是七星北斗剑演化出来的潇洒姿态。

    北斗降临,七星零落!梅雪每踏出一步,带给东临的压力就更大一分,那是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疑问。

    郑玄,什么时候有了如此恐怖的剑术修为?

    有如此恐怖的剑术天赋和修为,又怎么会走到被自身的九幽魔种所吞噬的地步?

    只是短短几天不见而已,在郑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如果不是确认对方身上的九幽种气息确实属于“败血”,东临根本无法相信这是他认识的那个郑玄。

    三,二……如同死亡的倒数计时,梅雪的眼神变得无比的空远,隐隐约约有星光在瞳孔的深处浮现。

    “我不信!”东临爆发了,他第一次同时握住四支菱柱,向自己身体中的九幽种“双罗”发出疯狂的呼唤。

    给我力量,给我更强,更多的力量!

    在生死关头之际,一直和东临的同步波动并不高的九幽种魔种“双罗”少有的进入了活跃状态。

    两只一模一样的黑色眼睛在东临的额头上睁开,凝视着将要踏出最后一步的梅雪。

    “败血?”

    “不是它。”

    只是一眼,从东临身体中醒过来的九幽种“双罗”就否认了梅雪的身份。

    败血,没可能掌握这个领域的力量,此刻在梅雪身体周围缠绕的本源之力,远比败血的本源之力强大,神秘。

    那是“上位”才该有的气息,是来自某种恒远之物的力量,仿佛穿过了万年的时光之河,翩翩降临于这片天底下。

    败血,那只喜欢吞噬血液,擅长的是集团战的九幽种没有资格拥有这个层次的力量。

    它要是有这等的智慧和本源之力,早就成为了“上位”。

    “借你身体一用。”

    “不要有其他的想法。”

    这是东临第一次到自己身体中九幽种的声音,感受到那来自不可名状大恐怖的力量。

    强,远远比他想象中的更强,强到超乎他的想象!

    “我们,距离太近。”

    “所以,为了取得平衡,必须付出牺牲。”

    两只黑色的魔眼覆盖了东临的脸,然后大量的黑色丝线缠绕上东临手中的菱柱,瞬间就取得了这四根法宝的控制权。

    “咦?”踏入第七步的梅雪感觉对手有哪里不一样了。

    在那黑色眼睛覆盖面孔的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对手突然换人了。

    取代了原本的方士,短暂苏醒过来的九幽种“双罗”四只手各自握住一根菱柱,然后形成了一个奇异的方型。

    无数黑色的丝线从四根菱柱中蔓延而出,在四根柱子的中间布置出了以道深不见底的网。

    那道网仿佛通往无尽的黑色深渊中,越是凝视,心神就越发的被吸引过去。

    然后,万星光落下了,那是梅雪的七星北斗剑。

    “轰!轰!轰!轰!”来自北斗七星的星光和剑光交错在一起,在梅雪金毛玉面九尾狐之躯得天独厚的支援下,爆发出了足以粉碎群山的力量。

    大地崩裂,整个洞窟彻底坍塌,连带着地面上的四圣封灵阵也一起被掩埋,晴朗的天空再度出现,柔和的阳光落下,照亮了梅雪的脸庞。

    而在梅雪身前约两百米左右的距离,四根破损的菱柱斜斜的插在地面上,两个黑色的身影站在菱柱的中央,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对面的梅雪。

    “你,是谁?”

    “你,是哪位?”

    一模一样的身影,连接着无法分开的身体,梅雪感觉对面的黑影完全看不穿,看不透。

    “啪!啪!啪!”清脆的鼓掌声在空气中响起,梅雪抬起头来,看到了那个露出愉快微笑的熟悉身影。

    “精彩,实在是太精彩了。”

    “实在没想到,在大戏开始之前,还有如此的余兴节目。”

    张角心满意足的看着地面上的两人,背后的巨大黑爪划出神秘的轨迹,无数的污点开始飞快的聚集,变化,最后形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裂痕。

    裂痕的缝隙之中,某个巨大的身影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章节目录

萌萌山海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肥面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肥面包并收藏萌萌山海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