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一小两只金毛玉面九尾狐各自头疼,朱火享受自己少女初恋的幸福时间,一些从诸海群山天南地北聚集到四象诸岛的人们根据某个提示悄悄的来到了某个不起眼的小岛上。

    他们大都数都是来自那些不入流的中小型学院,也就是只比梅雪求学过的天台山初级仙术学院高一级的学院,堪堪达到进入四象之战的最低标准。

    如果说那些有仙门暗地支持的大型学院是每次四象之战陪太子读的绿叶的话,他们就是那没有任何人会关注的杂草,卑微而渺小。

    没有人会去记这些中小型学院的名字,因为他们之中绝大多数人在四象战的第一轮就会被淘汰,能够进入第二轮的都是凤毛麟角。

    他们的学员,大都数都来自就近的凡人国度。

    只有那些没有能力去四大学院参加考试,又对仙术之路有一丝渴望的低级修士,才会选择这样的中小型学院就读。

    这样的学员,别说成为仙术士,就连触摸到那一道天人之障关卡的都寥寥无几。

    自然,这样的生源也不可能创造什么奇迹,一百年里出一个仙术士都已经足以让整个学院大肆庆祝,写入史册。

    虽然那么多届四象之战中也爆过不少冷门,但是那些冷门几乎不会出现在这些乡土型的中小型学院中。

    那些黑马,绝大多数来自各大仙门的主脉,支脉子弟,只是隐藏了身份以自己名下的学院身份出战,这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真正的天才,又怎么可能委屈的待在这些连传承都没有,只会教导一些大众型仙术的的中小型学院里。

    即使偶尔有那么几个血脉神通觉醒的沧海遗珠,一旦在四象之战中扬名立万,那么百分之百会是被四大学院和各大仙门抢走的。

    人往高处走,这是再理所当然不过的事。

    这些没有珍贵传承的中小型仙术学院,可以说就是用来给四大学院和各大仙门提供人才的地方。

    不甘,想要改变?那就得经过十代,甚至更多代人的努力,获得足够的底蕴和积累,把自己学院的级别提高,跻身到大型学院的行列出,这才勉强算是在诸海群山有了一席之地。

    哪怕是对于仙术士来说,这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所以在获得了某些特殊路子得来的情报后,这些常年都苦于无法提升学院等级的院长们全部偷偷摸摸的来到了这个无名小岛上。

    不来还好,一来看看周围,几乎都是熟人啊!

    四象战这么多届下来,这些一轮游的中小型院长们可以说是全部知根知底。

    “哈哈哈,你也来了啊,东苍院长。”

    “好久不见,南冥院长。”

    “嘿嘿,今年又见面了,西兰院长。”

    “北海院长,你怎么也来了,你学院不是已经升级了吗?”

    发现各自都是熟人后,这些为自家学院子弟操碎了心的各大院长一下子活络了起来。

    这其中北海学院的院长是所有人中修为最高,天赋最出色的,还兼任着玄武学院的导师一职,如果不是他本人就是上一代北海学院院长之子,恐怕早就不管北海学院,直接成为玄武学院的一员了。

    也正因为他的这个半官方身份,北海学院向来被认为是玄武学院的预备军。

    上一届玄武学院的水镜登上四象战王者之位后,没有考上玄武学院的那些天才几乎都去了北海学院,硬生生把一个中型学院拉到了大型学院的水准。

    这位北海院长的名声也水涨船高,早就不是他们这些整天为学院生源发愁的中小型院长的层次了。

    “唉,你们也知道,我根本就没有准备好升级,结果水镜这么一来,我的学院什么人都进来了,我这学院长根本就管不好这些人,哪像个大型学院的样子啰。”

    今年刚刚一百岁,已经是法身阶中层的北海院长算是这群人中的翘楚,不管是自身修为还是所掌管学院的级别都如同鹤立鸡群。

    “你这算什么烦恼,呸!”

    “你这小子,当初我怎么就没看出来,这么嘚瑟。”

    “唉,我要是有这奢侈的烦恼就好了。”

    一群上百岁的老头子对着保持着中年样子的北海院长吹胡子瞪眼睛,上一代北海院长在任时,他们可都是一起抱怨各大学院抢走了他们生源,发誓要提升自己学院级别的老朋友。

    结果,那老头不动声色的就生了这么一个天才,五十岁的时候修为就超过了老子,老家伙一看着可好干脆直接把院长之位传给了自己儿子,自己整天出海钓鱼去了,让他们这群曾经一起打拼的老头羡慕得不得了。

    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算了,还勉强在他们忍受的范围内,反正他们这些中小型院长就没一个到过神意阶的,每隔几十年总会有人换人。

    可是,他们老朋友的这个儿子简直不是人啊!

    就这么几十年的时间,他一步步的把北海学院拉了起来,都没干什么事,别人一说这里有一位在玄武学院兼职导师的学院长,那些所谓的天才就一个个投奔来了。

    四年前水镜横空出世,玄武学院成为四大学院的无冕之王后,北海学院更是鲤鱼跳龙门,直接晋升成了大型学院,这可是他们这群老头一辈子的梦想。

    什么叫别人家的孩子,这就是别人家的孩子!人比人,那是真的要气死啊!

    四象之战,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大学院是红花,有仙门暗地支持的大型学院是绿叶,他们这些中小型学院是杂草。

    四圣兽守护的四大学院地位不可能动摇,从杂草变绿叶,这就是所有中小型学院院长毕生追求的梦想了。

    他们这些人中,有人已经是继承了前人十代,数十代的期望。

    否则,他们也不会因为那么一个消息,就全部聚集在这个地方。

    即使是杂草,也是想要改变的,哪怕只有一点点,所以每一届四象战,只要是够资格的学院一定会来。

    无关胜负,因为这里是诸海群山顶尖天才的舞台,是诸海群山各大学院的战场。

    一轮!他们中大多数人也只想通过四象之战的第一轮而已,因为只要通过了第一轮,那么这个学院接下来四年的生源都不会愁了。

    然而,这谈何容易,来参加四象战的学院总数每年都在增加中,但是第一轮之后能够剩下的只有六十四家而已。

    对于四象之战的参加权,四大学院和各大仙门向来是宽容无比的,只要你的学院有三百人以上,有一位仙术士主持,那么就可以自然获得参加四象之战的资格。

    同时,四象之战的规则也是残酷的,不管有多少学院参加,最终第一轮过后,都只会剩下六十四家学院。

    这六十四家学院,四大学院当仁不让的拿走四席,有各大仙门支持的那些大型学院也会抢走剩下大半名额。

    最后留给这些中小型学院的只有十几个席位,这还是因为四象之战潜规则是一家仙门不能同时支持两个学院,否则所有名额都会被那些仙门子弟抢走。

    这十几个席位,就是诸海群山所有中小型学院的最终目标,而历史也证明,只有能够出现在这六十四席名单的学院,才有资格最终晋升成大型学院。

    上一届四象战,北海学院正是因为出现在了六十四席的名单上,最终才借着玄武天女水镜的势头一口气晋升到了大型学院。

    这其中,水镜的横空出世自然是最大的助力,但是根本还是上一任和这一任北海院长打好的底子。

    这种机遇,他们羡慕不来,谁叫这一任的北海院长是别人家的孩子。

    到了他们这把年纪,知道自己在仙术之路上已经无路可走,但是离真正入土又还有好长一阵子,剩余的乐趣也就是传道授业,教导弟子。

    什么时候,他们的弟子或者后代中也出一个北海院长的话,那么就是真正的含笑九泉,一辈子都没遗憾了。

    “啪!”一朵妖异的火莲在半空中亮起,随后一道妖魅的身影从莲花中走出。

    绝世的容颜,诡异的妖气,以及让所有中小型院长感到深不可测的修为,一出场就让整个会场鸦雀无声。

    “神意阶……不……不止……”身为这群人中修为最高,见识最广的领袖,北海院长在这个身影出现的瞬间全身都战栗起来。

    正因为他的修为最高,就越能感受到眼前这个身影有多恐怖,那是一种不可抵御的“势”,远远超越法身阶,甚至在神意阶之上的力量。

    “一,二,三……四十一……一百三十一”

    “很好,都到齐了。”

    “你们,应该体验过了吧。”

    平均年龄超过一百岁的中小型院长们互相看了看,露出了一种尽在不言中的表情。

    不是体验过“那个”的神奇力量,他们这群半截身子都快入土的老头,怎么可能在这深更半夜聚集在这不起眼的小岛上。

    “那么,开始吧。”弹指之间,来自九幽的不可名状大恐怖,本代九幽魔教的神子—天魔嫣然一笑。

    那是大自在天魔妙舞,那是让佛祖也心动的妙法。

    “疯狂的狐狸!”

    “疯狂的狐狸!”

    “疯狂的狐狸!”

    “疯狂的狐狸!”

    “疯狂的狐狸!”

章节目录

萌萌山海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肥面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肥面包并收藏萌萌山海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