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连子煜一把掀开红绸,红绸在空中翻飞辗转成花,最后落入一双骨节修长的大手中。

    而衣襟上栩栩如生的金龙则更为壮观,最为让人惊讶的是那条龙的眼睛,那双眼睛是用黑色玛瑙所制成,它的出现是整件衣服画龙点睛之处。

    “这是儿臣为父皇做的一件衣服。这件衣服的衣面是由父皇曾经赏赐给儿臣的千华云锦所制成,而这上面的宝石也是父皇历年赏赐给儿臣的。”

    见众人眼中现出赞赏,赫连子煜还未满足,他长袖翻飞,瞬间便把衣服的里外调换了个,jì xù 道,“这内里则是儿臣这些年在刑部所处理的冤案中得以shì fàng 的无辜bǎi xìng 的签名,父皇母后请看!”

    只见衣服的内里是一层纯白色的云锦,上面密密麻麻地写着人的名字,笔迹不同,大小各异,就连颜色也有深有浅,看得出这并非一日做成的。众人在感慨这礼物别出心裁的同时,也感慨三皇子是个有心之人。

    “好!老三如此孝顺,赏!今日老老三生辰,朕就赐你西域宝马一匹,权当嘉奖你一片孝心了!”皇帝今日看来颇为gāo xìng,就连说话的尾音都略略上扬,皇后见到父慈子孝的场面自然也gāo xìng。

    赫连子煜jì xù 道,“父皇,儿臣想把今日所得贺礼全部上交以充盈国库,各位大人所赠之礼实在是厚重,儿臣受之有愧。且近日皇兄在边关平叛定然需要花费,这礼物便上缴国库,也算是儿臣的一份微薄心意。”

    皇帝正襟危坐,听到赫连子煜的话眼中闪过一抹激赏,他满意地点了点头,沉声道,“煜儿有心,准了。”

    皇帝赏赐过了,接下来众位贵妃纷纷给三皇子送上寿礼,珊瑚珠宝,玉雕石器,样样价值连城。

    这些礼物样样别出心裁,巧夺天工,赫连子煜感激地向众位嫔妃回礼,远处的宁洛歌看着这幅其乐融融的场景,心生冷笑。

    过一会他就不一定笑得出来了。

    “三皇子如此有孝心,臣妾真是替陛下姐姐开心啊。”说完,王贵妃立刻掩唇而笑,只是那双眼睛太过晴朗,“不知道三皇子给姐姐的礼物又是什么呢?”

    “是啊,朕也有些好奇了,不知老三给皇后的礼物又是什么呢?”

    “父皇母后请看。”赫连子煜嘴角微扬,仿佛心中十分què dìng 这份礼物定然会让母后极为喜欢。

    侍婢立刻适时地递上托盘,众人这才注意到原本的衣服下面还有一个黑墨玉长盒,因其颜色与托盘相近,众人刚刚都没注意。

    皎洁的月光映在玉盒上,华光潋滟,赫连子煜把白皙的手指搭在上面,莹白如玉的手指和光滑如墨的玉盒形成了强烈的反差,令人觉得美得有些不真实。

    盒子轻轻打开,一副画轴赫然出现在眼前,赫连子煜缓缓展开画卷,一位栩栩如生的美人赫然出现在画卷中,画中的美人立在夏荷上,水袖翻飞,身轻如燕,彩带轻飞,眼眸中满是缱绻爱意,就连那一颦一笑都透露着优雅高贵。

    尤其是那一对酒窝,似深非深,甜美迷人。这美人不是别人,正是年轻时候的皇后娘娘。

    然你若是再深看去,竟会觉得这女子面相有些像观音菩萨。眼神中带着慈悲与包容。

    有人反映地快,立刻抽气了一声,这画竟然是双面画!

    双面话从不同的角度看过去能有不同的面貌呈现。这手笔,当世之中,恐怕除了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空觉大师之外再无人能够绘制。

    果然,赫连子煜眼神中闪过一丝得意,随后被他隐藏,他恭敬地说道,“儿臣有幸得见空觉大师,此画乃空觉大师亲笔,并得大师开光七七四十九天,今日特以此画献给母后,祝母后健康长寿。”

    皇后看见这幅画一开始也颇为喜欢,然随着看的更加仔细,那女子眉边的黑痣刺痛了皇后的眼,随即扬起的嘴角慢慢地垂下,竟然颇为不悦。再一扭头看皇帝的表情,果然皇帝对这幅画也露出了深思的表情。

    皇后心中更是憋了一口气,指甲狠狠地掐进掌心,怨恨的目光射向了赫连子煜,冰冷刺骨。

    赫连子煜等了半晌也没等到该有的赞扬,心中颇为奇怪,微微抬头竟然看见母后目光中隐藏的愤怒,心中顿觉不好。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