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金碧辉煌的皇宫素来给人以雄奇宏伟之感,殊不知在皇宫的某一个角落,有那么一间院落,却温暖如邻家小院,平和朴实。

    那个地方便是西凉冷宫中的幽莲宫。

    宁洛歌悄声无息地站在院落里,毫无人烟的院落清冷地恐怕连花瓣落地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宁洛歌负手进殿,冷宫的空气一如往昔的生冷,夹杂着尘土的腥气和湿气。

    当宁洛歌站在了莲妃面前时,正在低头绣着锦绣山河图的美人连一个眼神都没舍得施舍给她。

    莲妃,西凉第一美人,幼时生活在美人如云的南燕。十六岁时巧遇微服出巡的皇帝,二人一见钟情,再见定终身。

    “他叫你来杀我了是吗?”莲妃不慌不忙地放下绣线银针,轻抬臻首,那一刻,连宁洛歌这样的美人都不由得为其绝代姿容而惊艳,怪不得,怪不得冷悠莲被称为西凉第一美女,果然名不虚传!

    即使是打入冷宫二十载,容貌也不减当年,还是倾国倾城。

    而这一举手一投足的高贵气质,便是怎样的大家闺秀也学不来的。

    “不是。”宁洛歌挑了挑眉,“他”是谁?

    “那你请便吧,不论你想说什么,我都没有兴趣。”莲妃手中生花,飞针走线,认真地绣着那飘渺的云雾。

    “哦?都没有兴趣么?”宁洛歌玩味的笑了,摩挲着一副已经绣好很久的童子图,轻飘飘地开口,“儿子,你还想不想要?”

    莲妃豁地站起来,带动了身下的椅子“咣当”一声翻到在地,她却恍若未觉。一改面无表情,她的眼中突然迸发出希望的光芒,“你知道我儿子在哪儿?”

    “二十年前,四岁的令郎突然失踪,不知去向。娘娘您bsp;bsp;是被皇上秘密处死,原因是当时有传言说这孩子是您和靖安王所生。而您一怒之下自请搬入冷宫,二十年不见陛下,直到今日。”宁洛歌缓缓道来当年的宫闱秘辛。

    莲妃突入冷宫的原因,当今世上除了两个当事人知道,恐怕就只有宁洛歌知道了。

    说起来这还要归功于前世的赫连子煜,赫连子煜不知为何很是忌惮莲妃,于是在还是王爷的时候就命人彻查当年莲妃失宠之事,而经办之人正是宁洛歌。

    宁洛歌颇为敬佩莲妃才情胸襟,所以最后并未真正杀她,反而是放她lí qù ,找了人替死。

    是以,虽然故人已不识她,她却仍旧记得故人。

    再jiàn miàn ,已经是沧海桑田,几经变化,连宁洛歌这样的木头人都忍不住唏嘘一句,世事无常。

    “你真的知道他在哪?”听这女子不疾不徐地说出这般机密的话,莲妃心中已经有几分信服了。

    “那是自然!素闻莲妃为人光明磊落,在下便有话直说。附耳过来。”宁洛歌在她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话,只见莲妃脸色变了又变。

    宁洛歌只是在一旁看着,并不出声,等她自己决定。半盏茶之后,莲妃神色严肃,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她点了点头,“我答应你。”

    “好,剩下的交给我来办,莲妃娘娘您只需要等着圣旨下达就好。”

    宁洛歌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瓷瓶扔给了莲妃,“每日一次,下在陛下的茶里即可。”

    “好。”莲妃握着瓷瓶,点了点头。

    “不知娘娘可有皇子当年用过的物事?烦请借用一下。”宁洛歌本已迈出门开,突又折回。

    “好。”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