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洛歌回房间的时候,已经快要天亮,进入荒凉没有人气的房间,宁洛歌没有关窗,坐了下来,屋外的冷风偶尔yī zhèn 刮进来,正吹在宁洛歌的门面上。壶里的茶水早已经冰冷,就着冰凉的瓷杯,宁洛歌把冰凉的茶水一饮而尽。

    冷如冰块的茶水入腹,让本就未吃晚饭的宁洛歌身子更加冰冷。

    翻出了莲妃刚刚给她的荷包,荷包是民间很常见的布料所制,然上面绣着一副锦绣山河图为zhè gè 平凡的荷包增添了瑰丽雄浑,旁边四个瑰丽大气的黑字比写上去的笔画还顺,绣荷包之人的绣工可见一斑。

    宁洛歌细细摩挲着这四个字:谦谦下士。是希望佩戴荷包之人能够懂得礼贤下士么?

    宁洛歌缓缓地闭上眼,轻轻的把荷包放在两掌之间,双手手心相对,紧紧地压住荷包。

    一开始映入宁洛歌脑中的景象是一个黢黑的水境,透明温暖,紧接着便是呱呱坠地的胖娃娃,宫人紧张地接生,脸上满是喜悦,小孩子裹着手指,深受大人喜爱。

    随着孩子渐渐长大,孩子的相貌越来越美,越来越惊艳,令人羡慕。然父亲似乎并不喜欢儿子这般容貌,随着容貌越发惊人,父亲看着孩子的眼神越发的没有笑意。

    最后的情景是孩子独自在假山中玩耍。

    满头大汗的宁洛歌猛地睁开眼,心中惊异,原来如此,假山之下定有暗道。

    突然宁洛歌的身子一晃,在耗费心神之后体力不支,让她差点摔倒。她坐在床上打坐调息,暗暗叹息这身子还是太弱了。

    想当初她重生之前,曾在虚空幻梦中见到了一个蓝发男人,那个男人说她本身命属凰格,然而司命星君那日喝多了把人给画错了,连命数都给话错了,把她和另一个叫沈韵诗的人给画反了,是以司命星君有意弥补过错,让她重生,并对给她造成的损失予以赔偿,可以赐她一样知人过去的异能。

    希望她早日得偿所愿。然此能力因并非凡人所有,初始之时使用定会极其耗费精元,要她慎用。而她如果想要运用自如,内功便要登峰造极,现在的她,即使是凤凰门人,也才十四岁而已,内力并不能达到她上一世的登峰造极。

    不过这一点,宁洛歌也知道,前生的她因为一直对以武逞能之人颇为不屑,她一直认为智谋才是决定一个人前途的重中之重,区区武功,没有也无妨。所以她的武功只能算是二流,轻功倒是绝顶,逃命绝对够用了。

    不过这一世,宁洛歌决定要修习武功,好在凤凰山中无奇不有,内力心法更是多得数不胜数,武林人士争抢的头破血流的第一大心法天罡神功和第二大心法九阴幽功都在他们凤凰山当引火纸。

    宁洛歌虽然不会,但是却悉数记得。

    说道练武功,宁洛歌就想要自己扇自己,想当初他被赫连子煜浑厚的天罡神功震断了双腿,而她练就的天罡神功正是她所倾心相授。

    而如今宁洛歌是女子,体质本阴,九阴幽功正是最适合她的一门心法。索性还有一次机会,她不会再犯那些愚蠢的错误。

    缓缓吐气,吸纳,打坐一个时辰,真气也在全身运行一周天之后,她的头疼之状才有所缓解。

    天将破晓,朝阳染红了半边天,宁洛歌盘膝坐在床上运功打坐。耳朵微动,有人来了!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