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秒,她已经站在了门口,若有人看到她如此诡异的轻功,恐怕会惊呼见鬼。

    来人气息粗重,并非高手。

    宁洛歌大喇喇地推开门,打了个哈欠,好像刚醒过来伸了个懒腰。突然被人在身后拍了一巴掌,宁洛歌尖叫转身,那人却从另一侧探出了头。

    “hā hā,吓到你了吧。”常香笑眯眯地看着宁洛歌,十分满意自己的恶作剧起了效果。

    看着常香天真的小脸,宁洛歌也愿意配合,她拍了拍胸脯,状似惊到,“吓死我了。”

    常香和宁洛歌同是未央宫奉茶宫女,这几日相处关系越发熟识。

    常香走到宁洛歌身前,yī zhèn 清淡若无的珈蓝香气扑鼻而来,让她的眼神暗了暗,又是这香,这种wèi dào ,化成灰她也不会忘记。那日大火,这wèi dào 充斥了她的鼻端脑海。永远地烙在了她的心上。

    宁洛歌前几日调查过她,只是却毫无所获。而常香本人更是不知道这香气从何而来,宁洛歌心中虽有怀疑,却因为没有证据只能不了了之。

    看见常香生动的笑脸,宁洛歌暂且抛掉了那些yí huò ,笑了笑问道,“你怎么来了?”

    常香夸张地竖起食指,睁大眼睛“嘘”了一声,“你昨晚守着宴席,宴席散了我又没看见你,你应该没吃东西吧?来,zhè gè 给你!”

    说完常香从怀里掏出一个馍馍。

    宁洛歌顺着常香的手臂把目光落在了她手里的馍馍上。硬如石头的馍馍因为时间有些长已经干裂,尽管常香小心翼翼地从怀里拿出来,还是掉了很多渣渣。

    “快吃!”常香却不觉有异,好像献宝一样,仍旧目光炯炯地看着宁洛歌。

    “这是你的晚饭吧?你没吃?”宁洛歌习武,一顿两顿不吃根本无妨。而常香今夜又守夜一宿,此时应当饿了。

    “我吃了。你快吃!”常香目光坚定,又把手往前递了递。

    “好。”不再推辞,宁洛歌拿过了馍馍,咬了一口。这馍馍硬的估计连狗都不吃,却被掌事嬷嬷拿来给这些宫女下人们当餐食。看见常香把馍馍当bǎo bèi 一样,宁洛歌心里忽然有些不是滋味。

    “咕噜噜~”一道突兀的声音突然打破了bsp;mò 。

    宁洛歌深深地看了一眼略带尴尬的常香,语气不容置疑,“我们一起吃。”

    常香感动地笑笑,“好。”

    午后,阳光炙热,宁洛歌被掌事嬷嬷命令去敬事房拿些茶叶,返回的路上宁洛歌放缓了脚步。

    听说因为昨日赫连子煜被革职的事情,今天一大早三皇子妃也jiù shì 皇后的侄女李安茹就到了皇后宫里求情,这会正在御花园赏荷花。

    前一世的恩怨宁洛歌历历在目,在她被赫连子煜挖去双目废掉武功之后,李安茹掐着她大腿内侧的嫩肉骂她连畜生都不如,在她已经被划花生疮的脸上又添了几道深可见骨的新伤!

    她虽然瞎了,但是还有感觉,彼时的宁洛歌奋力反抗,狠命地用身子撞向李安茹,却被李安茹狠狠地踢了一记窝心脚,那一脚让宁洛歌足足三年直不起胸。

    似乎是觉得宁洛歌的样子实在恶心,李安茹结结实实地往她的脸上吐了几口黏腻的浓痰。最后翩然而去。

    这样的侮辱让今生的宁洛歌怎能不报?!

    宁洛歌环顾四周,正在寻找李安茹的身影,突然一声声尖利的惨叫夹杂着尖利的女声吸引了宁洛歌的注意力。

    宁洛歌眼睛倏地一亮,站定在了原地。这声音如此熟悉,难道是?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