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啪!啪!”

    还没等宁洛歌走进,三声清脆的巴掌声响彻湖心亭。伴随着巴掌声还有女子的惨叫声,这声音让宁洛歌身形一滞,常香?

    “再打!打到她招为止!”李安茹愤怒地拍着石案,尖声怒叫。

    婢女玲儿点点头,左手揪着常香的衣领,右手举得高高的,“你说不说?”

    “不说!”

    “啪!”

    常香被扇了一个趔趄,趴在了地上,吐了一口血水,语气坚定,“我没什么好说的,耳坠不是我偷的。”

    常香抬起头,宁洛歌这才看清楚她的脸,肿地和个西瓜似的,嘴角挂着丝丝的血迹,脸颊红肿,本来大而有神的双眼此刻因为脸肿眯成一条缝。

    “不说?找打!”婢女玲儿再一次高高的扬起手,运足了lì qì 挥下去。

    正在这时宁洛歌不再犹豫,脚步微动,稍运内力冲了出去,一把把常香抱离远处,躲开了那一巴掌。

    玲儿没来得及停住,扑了个空四仰八叉地摔在了坚硬的石地上,脸先着地,一声惨叫。

    李安茹fǎn yīng 最快,作势就想要叫人,然宁洛歌比她更快,闪身到她地扼住了她的咽喉。

    “你……咳咳你要干什么!”

    宁洛歌侧过头看向李安茹,嘴角噙着一抹不该出现在一个小宫女脸上的冷笑,李安茹看着她诡异的笑容,惊恐慌张,双目圆睁。

    宁洛歌扭过头另一只手抚摸着玲儿白嫩的脸蛋,声音轻快,“我想教教你们,怎么……扇巴掌。”

    宁洛歌手速飞快点了她的哑穴和周身穴道让她动弹不得。

    看见那一边玲儿已经晃晃悠悠地站起来了,宁洛歌朝着她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打量着玲儿,上一世她帮着李安茹做了太多伤天害理的事,这一世终于让她宁洛歌有机会把这些蝼蚁都处理掉了。

    宁洛歌满意地点了点头,一边走向玲儿一边说道,“嗯,很好。”

    “你…啊!”玲儿猝不及防,宁洛歌已经一脚踹在了玲儿的腹部,声音温柔,“首先要气沉丹田,这样你的巴掌才能更有lì qì ,丹田在哪儿?就在你现在疼的地方。”

    “啊!”

    宁洛歌抬腿jiù shì 一记窝心脚,声音更加的温柔,“运气通过这里。”

    “咯吱”一声,再次传来玲儿一声惨叫。宁洛歌干脆利落地卸了她一支胳膊。

    “记得把气劲运到这支胳膊上。然后……”

    “啪!啪!啪!啪!”清脆的巴掌声响彻八角湖心亭。

    “这样的力度打上来,感觉不错吧?”

    四巴掌打完,玲儿连吐几口血水,晕了过去。

    常香已经看傻了,宁洛歌看着她呆滞的目光,笑着拍了拍她的nǎo dài 让她回神,“喂,她打了你几巴掌加倍打回来。”

    常香擦了擦嘴角的血,惊恐地抬头看了眼李安茹,又期待地看了眼宁洛歌,眼中的神色紧张却又跃跃欲试。她双眼冒光,“真的可以么?”

    宁洛歌拍了拍她的肩膀以示鼓励。

    “啪!”常香鼓起勇气打了玲儿一巴掌,退了几步见宁洛歌和李安茹都没喝止她,她就又跑上前打了两巴掌才回到宁洛歌身边。

    昏过去的玲儿被常香的几巴掌又给打醒了,然而被宁洛歌jiāo xùn 完她就站不起来了,此时被宁洛歌踩着肩膀,连动弹都动弹不得,只得躺在地上踢蹬腿。

    宁洛歌神色清冷,蹲下靠近玲儿,玲儿越发惊恐地瞪大了双眼,好像下一秒宁洛歌会生吞了她。

    然而宁洛歌只是哂笑一声,轻声说道,“好了,你的使命完成了。”

    下一秒,宁洛歌单手勾住她的后脖领,一记利落的手刀落在了玲儿的脖子上。

    常香和李安茹都对宁洛歌的手法惊讶不已,只有当事人biǎo xiàn 的漠然无常。突然没了玲儿的聒噪,周围一下子就安静了。

    安静地连宁洛歌走向李安茹的脚步声都清晰可闻。

    “李安茹,huí qù 告诉赫连子煜,他的‘朋友’回来了,他的死期,快要到了!至于我是谁,你们,很快就会知道了。”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