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莲妃看了眼身侧熟睡的帝王,他的面容还是如二十年前一般俊逸,只是多了皱纹苍老了很多,然她与他的相处,却仿佛时间仿佛并未流过二十载,一切都那般熟悉。

    莲妃披衣而起,缓步走到院中。

    忽然yī zhèn 清风吹过,宁洛歌忽然而至,她一身宫女常服,若是低眉垂眼,敛去锋芒则看上去平凡娇小,可若是抬起头,那双清澈的眼中便散发出不可阻挡的利芒,那双凌厉通透地仿佛可以看透一切的深邃眼睛便会让人心颤,忍不住去膜拜,若非莲妃在这世上良久,她恐怕也会控制不住要去膜拜。

    “你来了?那祥瑞之兆是你做的?”

    宁洛歌声音清冷,她轻扯了扯嘴角,“雕虫小技而已。”

    的确,凤凰门门人精通奇门遁甲之数,催熟几朵花和一条小鱼还是能够办到的。

    “仙乐,我按着你说的做了,我儿在哪儿?”莲妃声音轻柔,可以压低的声音却仍旧听得出急促。

    “你做的很好,二皇子当初是消失在了假山之中,御花园假山之下有个密道,直通前门十八巷。三月之内,我还你一个儿子。你不需要找我,我会来找你。这件衣服给你,暂解思念幼子之苦。”

    院中的梨树微微晃动,宁洛歌若有所思地看了眼满树繁花。

    她从衣襟中拿出一件金色小衣服,扔给了莲妃,这件衣服是二皇子赫连子谦消失时身上穿的衣物,宁洛歌前日进入假山,在出口处便看见了这件衣服,想来劫持皇子之人定是给他改头换面,把他隐藏起来了。

    莲妃捧着那件小衣服,泪流满面,“谢谢!谢谢!”

    宁洛歌从莲妃那里宫走出来,却总感觉有人看着她,从刚才朝梧宫院中的梨花微动的时候,她就感觉到了不对劲。

    “月色正好,阁下不出来聊聊么?”宁洛歌声音不大,却掷地有声。

    “你是谁?”突然自前方树后传出一个熟悉的声音,令宁洛歌身子一紧,赫连子煜?是他么?

    赫连子煜听闻近日皇宫中的祥瑞,便心生怀疑,对莲妃更是多加监视,本来他只是躲在暗处并不敢què dìng 这宫女有问题,但这宫女竟然能够听到他的气息,那便说明这宫女并非常人了。

    见宁洛歌没有回答,赫连子煜jì xù 道,“姑娘好本事,只靠一人之力便可以将一个打入冷宫的废妃救出,果真是好本事啊!”

    “不敢,皇子夸奖。”宁洛歌暗暗观察着赫连子煜的表情,赫连子煜jiù shì 一条毒蛇,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窜上来咬你致命的一口。

    宁洛歌这般冷淡,赫连子煜也不急也不恼,悠然地很,反而更加客气道,“宁姑娘你貌美如花,又才高八斗,本皇子深为敬佩!”

    宁洛歌微微仰头,目光平淡地看着赫连子煜,他仍旧是上一世那般俊美邪魅,只是那时为何她没发现他竟然这么卑鄙无耻?

    宁洛歌攥紧了袖子里的手,控制着自己现在想要一掌拍死他的冲动,柔声道,“哪里哪里,三皇子才是真正的经世之才。”

    四两拨千斤,宁洛歌面上也是一派崇敬,她很想看看,赫连子煜葫芦里卖得是什么药。若是正常人,在找到了操纵这一系列事件的主谋,便应当立刻捉拿归案,然后令莲妃再进一次冷宫,要知道莲妃从冷宫出来最接受不了的人便是眼前之人的养母,皇后娘娘。

    然而……

    “在皇宫中行事总归多有不便,不知姑娘可否愿意来我府上?本皇子早就倾心姑娘,且你我又十分有缘,且若是姑娘有想要做的事情,我也可以帮你,你看……”

    赫连子煜声音越来越温柔,更是把称呼换成了“我”,这般屈尊迁就的态度若是普通的花痴姑娘,恐怕早就感恩戴德地同意了,只是宁洛歌早就看清楚了眼前之人的真正面目!

    这人竟然真的这么厚颜无耻,竟然连自己的皮相也可以拿来利用。宁洛歌愤然而起,掌下暗暗运劲,脚步微移,便向着赫连子煜猛地冲击过去。

    只是没有想到的是,赫连子煜竟然比她更快!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