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赫连子煜双手成掌,生生握住了宁洛歌成爪的双手,竟靠着强劲的内力把宁洛歌已经成形的招式给按了下去!

    “天罡神功!”宁洛歌不可置信地瞪抬起头!“凤凰门的天罡神功!你怎么会!”而且竟然功力如此深厚!?!

    这怎么可能!明明上一世宁洛歌遇见赫连子煜的时候他只能算是武功平平,可现在怎么会这样,这么精纯深厚的内力,没有二十年根本不可能练就!

    还未等宁洛歌抵抗,身上三处大穴已经被赫连子煜点住,顿时就动弹不得。

    只剩下一双嘴还能说话,宁洛歌警惕地看着赫连子煜,“你想干什么?”

    赫连子煜阴阴地笑了,他连上几步,几乎贴在了宁洛歌的身上,一只手顺着宁洛歌的肩膀一路抚摸到宁洛歌的翘臀,另一只手的大拇指暧昧地揉搓着宁洛歌的红唇,缓缓低头,唇瓣擦着宁洛歌的耳垂,缓缓地道,“我想干什么么?我想生米煮成熟饭。这样,你还跑得了么?”

    说完,赫连子煜的唇就凑了上来……

    突然,一道微不可查的破风声从赫连子煜身后传来,赫连子煜迷醉的眼眸豁然清亮,暗器已到后心,现在转身绝对不可能接住,那么就只有一个方法!

    赫连子煜毫不迟疑地侧身躲开了暗器,而暗器就直冲着赫连子煜抱着的宁洛歌的nǎo dài 而去,若是被击中,她必死无疑!

    宁洛歌闭上了双眼,来这世上再走一遭无怨无悔,只是没有想到这一世竟会死得这般屈枉,还是被赫连子煜害死的!

    下一秒一股熟悉的珈蓝香气若有似无地飘来,宁洛歌感觉到她跌入了一个坚硬温热的胸膛里。

    死了么?被人救了?嗯?

    “睁眼!吓傻了?”突然头顶传来的低沉略带沙哑的嗓音,带着些调侃。这声音奇迹般地让宁洛歌感觉很踏实。

    “果然是宽厚仁善的三皇子,有刀子从来都是要别人来挡的!”男人带着银色面具,拥着宁洛歌,声音中带着些许的揶揄。

    “你是谁?”

    “我是谁你早晚会知道,只是现在你为什么还不走?想打一场?”男子有些不耐烦地挑眉。

    赫连子煜看着突然出现的陌生男子,这男子武功奇高,从始至终他都没有听到zhè gè 男子的气息。

    若是zhè gè 人的气息连他都捕捉不到,那就说明他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赫连子煜心里盘算一圈,最后仍旧“大度”地说道,“本皇子放你一马。你且去吧。若有下次,本皇子定不饶你!”

    说罢赫连子煜飞身离开。

    “你一直在这儿是不是?你听见了我和莲妃的对话。”被解了穴道的宁洛歌没有露出劫后余生的喜悦,反而目光更加冷冽。

    赫连子谦没有回答,他目光幽幽地zhù shì 着宁洛歌,过了良久才忽而说道,“你很聪明。”

    “谢谢你!我叫宁洛歌,你叫什么名字?”为人所救,宁洛歌理当感激,她报上姓名以示诚意。虽然身负血海深仇,但是她并非对每个人都看不惯,对她好的她不会忘记。

    “……”

    “没事不方便就算了。还是要谢谢你,如果以后你有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

    “……”

    “丫的!这人什么时候走的!”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