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宁无双”暴毙,宁洛歌却并未离开。原因无二,还是有钱能使鬼推磨。想她堂堂凤凰门人,想要几个婢女身份还不是轻而易举。

    但这一次,这么多的行宫,宁洛歌选择了御膳房。

    问她为什么么?

    因为她宁洛歌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吃不上软乎的冒热气的饭。上辈子实在是怕了,饥一顿饱一顿,顿顿都是石头一样硬的饭食,如今再吃到,还是会让她忍不住想到上一世的凄惨。

    是以要说在皇宫呆了这么多天,最让宁洛歌忍无可忍的不是经常见到赫连子煜,也不是李安茹或者皇后,而是那个掌事嬷嬷!

    那么硬的馒头也敢给她吃?她就要让她尝尝比馒头还硬的东西!

    御膳房分给宁洛歌的住处是八**通铺,宁洛歌回到房间,另外七个女子都在呼呼大睡,宁洛歌出去的时候为了保险起见,还是给众人撒了些迷迭香。

    她扒拉开自己那个酷似人形的被子,自己躺了进去,睁着大眼睛望着房顶,思忖今晚的遭遇。

    赫连子煜显然是对莲妃之事起了疑心,而今日碰上,本来宁洛歌大有把握可以拿得下赫连子煜,可是赫连子煜那一身诡异的天罡神功却大出她意料。前世的他在zhè gè 时间武功不过jiù shì 个三流水平,怎么会突然变成了绝顶高手?

    难道因为她的重生很多人的命数都发生变化了么?

    况且“宁无双”的尸体一出,恐怕以赫连子煜舌灿莲花的本事,那个陷害冤枉他的帽子就要扣在宁无双的头上了,而他距离官复原职恐怕不远了。

    而与此同时,今晚突然出现的那个神出鬼没的高手,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何宁洛歌从未见过?

    宁洛歌叹了口气,看来要duì fù 赫连子煜,并没有心中想象的那般简单啊。

    京郊,千绝峰。

    低调奢华的大宅赫然屹立在山脚,以金为瓦,以银为泥,白玉为柱,乌金为饰,偏偏这价值连城的装饰都以泥灰掩盖,在外人眼中,这不过是一间普通的民宅,若说特点,无非jiù shì 大了那么一点。

    此时此刻,金碧辉煌宽敞恢弘的正殿中,一个黑衣女子正跪地向殿阶上的男子禀报。

    男子一身黑衣,贴服挺拔,赫然立于高出,便如一座孤绝的高峰,让人只敢远观,不敢近攀。面对着月光,月光照在他的身上,使他身子半明半暗,猛地抬眼望去竟似下一秒就会消失一般。

    “回禀主人,西凉皇宫近日似有异动,皇后与李家信件交往频繁,王贵妃瑶贵妃都较为安分。”

    殿阶上的男子负手而立,背对殿阶,身形挺拔,身上的黑色锦绣云纹长袍贴服地被他穿在身上越发俊逸。

    女子jì xù 禀报,“主人,御花园莲花盛开,金锂突显,夜有仙人指路,目标都指向莲妃娘娘。今日皇帝已经下旨,请莲妃回宫,加封一级。”黑衣女子低眉禀告。

    过了一会,男子低沉好听却不似真切的声音悠悠传来,“保护好母妃。”

    “属下定当竭尽全力!保护好娘娘。”

    见属下久久不动,男子道,“还有事?”

    “有一件事,属下觉得有些蹊跷。近日未央宫中有身份不明的人混入,武功高强,身份十分可疑。属下怀疑此人乃是凤凰门中人。属下曾无意见到过一次那人的玉佩。可这名女子前日暴毙,下落不明。”

    “凤凰门人?凤凰门中弟子多是奇人,且凤凰门与我有些渊源,若是再见,你且多多照应。”

    “是!”

    男子挥了挥手,女子立即退下,不敢怠慢,感觉得出来主人从皇宫回来之后心情便很不好。

    赫连子谦zhù shì 着墙上挂的锦绣山河图,这图是母妃一针一线绣好的,摸着细密的针脚,就好像感受到了母妃当年摸着他脸颊时候柔软的双手。

    男子轻启薄唇,喃喃自语,“母妃,不孝子终于回来了。”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