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理会茅坑外面到处都在寻找他们的侍卫,宁洛歌捏着鼻子一脸轻松,“馒头不够硬是么?也好,我给你尝一个更硬的,有句话你听过吧?茅坑里的石头,据说是又臭又硬。臭不用说,zhè gè 硬嘛,我还不大清楚,想让嬷嬷你下去试一试,如何?”

    “我不要,你zhè gè 贱人,啊~~~~”

    “噗通!”没有耐性再看兰嬷嬷唾沫星子满天飞,宁洛歌一脚就给踹下去了。

    “怎么样?我们敬爱的兰嬷嬷,硬么?”宁洛歌捏着鼻子,另一只手不停地挥赶着苍蝇。探出头看茅坑里面的兰嬷嬷。

    啧啧,只看了一眼,宁洛歌就忍不住别过了头。

    一身的屎黄色,果然是很富贵的颜色啊。

    “嬷嬷您在这慢慢享用,奴婢就不陪您了。您如果幸运地从这儿出来,欢迎您再来找我玩,我不介意再让您进来一次的。”

    “你个贱人,小蹄……子,咕嘟,咕噜……”

    看着一边说话一边冒泡泡的兰嬷嬷,宁洛歌轻轻一笑,推门出去了。

    一直走到很远处,空气才清新了起来,她使劲儿地闻着花香草香,拍了怕双手,果然把不爽的人扔进茅坑,这心情一下子就美丽起来了啊。

    兰嬷嬷直到三个时辰之后才被人发现,被拉出来的时候臭气熏天,所有人都不敢上前,折腾了两三个时辰,才算是让她回魂。只是这一次看来受了不少惊吓,这一点从晚上大家照发的晚饭上就可以看出来,而且根据这次发的馒头的软硬程度,宁洛歌觉得兰嬷嬷恐怕已经深刻地意识到了什么才叫做“硬”。

    握着热乎乎的白馒头,御膳房的一众下人都纷纷感谢宁洛歌,甚至有的还跪下给宁洛歌当当当磕了三个响头,宁洛歌倒是没想到,她只是心血来潮整了一个恶嬷嬷,竟然无形之中bāng zhù 了这么多人。

    不知怎么的,她心里觉得有点暖暖的。

    这种人性,前世的她似乎从来都没有过。在她的眼里,人命和畜生命没什么不同,该杀则杀,活也罢死也好,都无所谓。不存在亲情友情同情。

    没人值得怜悯,失败的人是弱者,弱者不配被同情,zhè gè 世界jiù shì 弱肉强食适者生存,仅此而已。

    可是,常香的那一个硬馍馍,陌生人的一次倾心bāng zhù ,再到今天她无意施以援手,竟然得到这样的回馈,她觉得她的生命中有什么东西正在悄无声息地改变着。

    宁洛歌最近过的很惬意,兰嬷嬷不敢给她下绊子,连伙计吩咐地都少了很多。她白天打扫厨房,晚上打坐练功,生活简单平淡。

    这样的生活是她前世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前世的她每一天都在算计别人,心心念念想要bāng zhù 赫连子煜夺得江山,若论起阴谋诡计,前世宁洛歌说排第二,就没有人敢排第一。

    那时候的宁洛歌每一天都活得不开心,而现在,说实话,她真的很踏实很幸福。

    只是,若是zhè gè 世界上没有赫连子煜,她想她会更加幸福。

    宁洛歌正在厨房专心洒扫,突然yī zhèn 跪拜声传来,“郡主吉祥!”

    “起来吧。”骄横跋扈的女声清越地响起。

    宁洛歌耳根一动,李安茹?她来做什么?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